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青花

童年精彩描写

[复制链接]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5-10 09: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房间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箱子,还有许多用非教会的世俗字体写成的书,一个字我

    也不认识。

    还有许多盛着各种颜色的液体的瓶子、铜块、铁块和铅条。

    每天他都在小屋子里忙来忙去,身上沾满各种各条的颜色,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不停地熔化着什么,在小天平上称着什么,有时候烫着了手指头,他就会像牛似地低

    吼着去吹,摇摇晃晃地走到挂图前,擦擦眼镜。

    有时候,他会在窗口或随便屋子中的什么地方站住,长时间地呆立着,闭着眼抬头头,

    一动不动,像一根木头。

    我爬到房顶上,隔着院子从窗口观察着他。

    桌子上酒精灯的表色火势映出他黑黑的影子,他在破本子上写着什么。

    他的两片眼镜像两块冰片,放射着寒冷的青光,他干什么?这太让我着迷了。

    有时候他背着手站在窗口,对着我这边发呆,却好像根本就没看见我似的,这很让我生

    气。

    他会突然三步两步地跳回桌子前,弯下腰像是在急着找什么东西。

    如果他是个有钱人,穿得好的话,也许我会望而生畏,可他穷,破衣烂衫的,这使我放

    了心。

    穷人不可怕,也不会有什么威胁,姥姥对他们的怜悯以及姥爷对他们的蔑视,都潜移默

    化地让我认识到了这一点。

    大家都不大喜欢“好事情”,谈起他都是一副嘲笑的口吻。

    那个成天高高兴兴的军人妻子,叫他“石灰鼻子”,彼德大伯叫他“药剂师”、“巫

    师”,姥爷则叫他“巫术师”、“危险分子”。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5-10 10: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的傍晚,五彩缤纷的草木瑟瑟地在凉风中抖动;明净的天空中,有寒鸦驰过。

    寂静充斥了整个空间,郁郁的心中也无声地凉了下来,人也变得有气无力。只剩下思想

    在飘荡。

    飘荡的思绪裹着忧伤的衣裳,在无垠的天际行走,翻山越岭,越海跨江……我倚着他温

    暖的身子,透过苹果树的黑树枝仰望泛着红光的天空,注视着在空中飞翔的朱顶雀。

    我看见几只金翅雀撕碎了干枯的牛蒡花的果实,在里面找花籽吃,看见蓝色的去彩下,

    老鸦正姗姗地向坟地里的巢飞去……多么美好的自然啊……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5-10 10: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此以后,母亲变得坚强起来,理直气壮在家里走来走去。而姥爷好像萎缩了,成天心

    事重重,不言不语的,与平常迥异。

    他几乎不再出门去了,一个人呆在顶楼上读书。

    他读的是一本神秘的书:《我父亲的笔记》。

    这本书藏在一个上了锁的箱子里,每次取出来以前,姥爷都要先洗手。

    这本书很厚,封面是棕黄色的,扉页上有一行花体题词:

    献给尊敬的华西里·卡什林衷心地感激您下面的签名字体非常奇怪,最后一个字母像一

    只飞鸟。

    姥爷小心翼翼地打开书,戴上眼镜,端说着题词。

    我问过他好几次:

    “这是什么书?”

    他总是严肃地说:

    “你不需要知道!”

    “等我死了,会赠给你的,还有我的貉绒皮衣。”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5-10 10: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数个风雪之夜,忧郁的风声吹得烟囱呜呜咽咽,乌鸦长呜,半夜狼嚎,在这种音乐的

    伴奏下,我的身心都在成长。

    胆怯的春天,小心翼翼地从窗外来到了我身边,猫儿开始歌唱,冰柱断裂,融雪成水,

    嘀嗒有声,马车铃声也比冬天多了。

    姥姥还是常常来,越到后来她身上的酒味儿越重,再到后来她总是带一只大白壶来藏到

    我的床底下。

    “亲爱的,别告诉你姥爷那个老家伙!”

    “你,为什么喝酒?”

    “这个你不用多问,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8-15 02: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