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青花

精彩的描写

[复制链接]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3 编辑

他们在这个马厩里看到了一只山羊,旧时的迷信说法以为必须在马匹中间养一只山羊,看来山羊能够同马和睦相处,它可以象在自己家里一样在马肚子下边散步。后来诺兹德廖夫领客人去看了一只拴着的狼崽。他说:"瞧这小狼崽!我故意用生肉喂它。我想让它长成一只地道的野兽!"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3 编辑

一进院,就看到了各种狗,有全身长着长毛的,有只在尾巴和大腿上长着长毛的;狗的毛色也无所不有:有黑色带黄斑的,有黑褐色的,有黄色带黑斑的,有白色带黄斑的,有红色带花斑的,有黑耳朵的,有灰耳朵的......狗的名字五花八门,几乎全是命令式:开枪,骂去,飞过去,着火,骂见鬼,好汉,挑眼儿,急性鬼,找碴儿,美人儿,女监督,奖赏。诺兹德廖夫走到它们中间真象父亲到了儿女中间一样:它们马上翘起尾巴迎着客人奔过来,向他们打招呼。有十来条狗把爪子放到诺兹德廖夫的肩上。"骂去"也向奇奇科夫表示了这样的友情,它用后腿站起来,伸出舌尖舔了舔奇奇科夫的嘴唇,奇奇科夫马上嚼了一口。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4 编辑

 "那就买几条狗吧。我卖给你的这两条狗,会叫人吓得浑身颤抖的!嘴上长着胡子,身上的毛都竖着,象猪鬃似的。肋骨粗得象小水桶,简直不可思议,爪子缩成一个团儿,跑起来都不沾土!"

  女眷中一位是老太婆,另一位是年龄在二八的妙龄女郎,一头金黄色的秀发梳得精巧而可爱。椭圆的脸蛋儿红中透白,鲜艳娇嫩......就象一个新下的鲜蛋拿在管家婆黢黑的手里对着太阳看的时候阳光透射过来的那种颜色。她那两只小巧玲珑的耳朵好像被明亮的阳光照射得通明透亮。这时她吃惊地张着嘴唇,眼里含着眼泪......这一切在她身上显得那样可爱,以致我们的主人公足足呆看了她好几分钟,丝毫没有理会两家的马匹和车夫之间发生的纠缠。

  米纳伊大叔膀阔腰圆,胡子漆黑,象墨一样,肚子大得就象一只足够供全集市冻得发抖的人喝热蜜水用的大茶炊。他高高兴兴地骑上了辕马,辕马被压得差不多要趴到地上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4 编辑

不管我们生活中充满着怎样的悲哀烦恼,都可能有一丝灿烂的喜悦快活地一闪而过,正象一个偏远穷苦的村庄有时也突然会有一辆漂亮的马车驶过一样,那金碧辉煌的挽具。膘肥体壮的骏马和闪闪发光的车窗玻璃,使得除了农家大车以外再无所见的乡下人张着嘴,拿着帽子,久久地呆立在那里,尽管那辆奇异的马车已经飞驶而去,早就渺无踪迹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4 编辑

眼前的景象杂乱得使他感到震惊。看样子这家人好象是准备刷地板,暂时把全部家具都扔到这里来了。一张桌子上竟然放了一把破椅子,破椅子旁边放了一架座钟,钟摆早已停止摆动,蜘蛛已在上边结了网。桌旁,侧面靠墙倚着一个柜橱,里面摆着古式银器,几只长颈玻璃瓶和中国瓷器。一张老式螺钿写字台有些地方贝壳薄片已经脱落,只留下一些露着黄色胶渍的小槽。那写字台上摆的东西五花八门:一摞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上面压着一个已经发绿了的。卵形把手的大理石镇纸,一本红裁口皮封面的古书,一个从圈椅上掉下来的扶手,一个已经干枯了的榛子大小的柠檬,一只装着什么液体。里面浮着三只苍蝇。上面盖着个信封的高脚杯,一片不知从哪儿拾来的破布,一块封蜡,两支满是墨水斑渍。干得象得了肺病似的鹅毛笔,一根已完全霉黄了的牙签......或许是这家主人曾在法国人一八一二年入侵莫斯科以前用它剔过牙。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只小眼睛还没有丢掉光泽,在浓密的眉毛下边滴溜溜直转,那样子很象一只老鼠从黑糊糊的洞口探出头来,摆动着胡须,警惕地竖着耳朵,留神察看着,是否在什么地方藏着一只猫或者一个淘气的孩子,并且闻着空气,看有没有可疑的味道。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5 编辑

但是当年他却只不过是一个俭朴的当家人哪!那时他有妻室儿女,邻居常到他家来好好地吃上一顿饭,向他请教治家之道。一切都生气勃勃。有节奏地运行着:制毡厂。水磨在开动,呢绒厂。纺纱厂。木工房在生产。主人的锐利目光明察秋毫,面面俱到;他象一个勤劳的蜘蛛,忙碌而麻利地在家业这张蛛网上四处奔波。他的脸上从来没有流露过强烈的表情,但是那双眼睛里却闪烁着睿智。客人都很乐于倾听他的高论;他的谈吐深谙人情世故。热情而健谈的主妇好客之名远近皆知。两个可爱的姑娘常常跑出来欢迎客人,她们俩娇艳得象玫瑰花,都是浅黄色头发。他的儿子......一个活泼的孩子......也随着跑出来亲吻客人,不理会客人对此高兴还是不高兴。那时家里的窗户全开着。阁楼上住着法国家庭教师,他枪法很准,脸刮得很光:他经常带回几只乌鸡或野鸭供午饭佐餐,有时也只拿回一些麻雀蛋,嘱咐给自己摊一张雀蛋饼,因为全家人再没有别人吃它了。阁楼上还住着他的一位女同胞,那是两个姑娘的家庭教师。主人到餐厅吃饭时总是穿着常礼服,尽管旧一些,但却整洁,没有什么地方打了补钉。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1 17: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05 编辑

"找不到啦。我本来有一些顶好的蜜酒,准是叫谁给喝啦!这些人哪,简直是些强盗!说不定这瓶就是吧?"奇奇科夫看到他手里拿一个瓶上落满了灰尘的玻璃瓶,象是罩了一层绒套儿似的。"这还是我那去世的妻子酿的哩,"普柳什金继续说。"骗人的管家婆把它乱掷一气,连瓶塞也不塞,这个骗子!里面本来爬进了些小虫子什么的,我都给拿出来了,您瞧,这会儿干干净净的;我给您倒一盅吧。"
奇奇科夫极力推辞地说他可能酒足饭饱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22 08: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22 08:12 编辑

今天爷爷带我去看病,因为我的胃经常痛,爷爷说带我去夏浣找那儿的老医生看看。
    爷爷骑摩托车带着我往锦江那个方向去,然后拐进了一条石子路,那儿颠簸不平,我都差点被甩下去了。再向前行就上了乡间水泥路 ,旁边是一条宽广的河流,一侧是疏疏落落的房屋,田野有几头牛 在呆望. ,还能看到疯长的灌木丛,隐藏着墓地的秘密的树林,不一而足。      
     林子前面现出一个岔口,爷爷犹豫了,自语道好像还有一个岔路。出了林子,远方现出一片广袤无垠的树林,不久果然碰到了一个一样的岔路。
    沿着左边的小路进入了一个村庄,村前是拉成直线的一排新房子,墙面贴着瓷板,油光蹭亮的红屋顶;但是几乎是家家闭户,一片寂静,只是村子侧面的树林生意盎然,鸟儿的鸣叫甚是欢悦。人都出去打工谋生去啦,我这么想。
    车子在村中的巷道扭来扭去,村后老屋明显多了起来,灰色的屋顶,  木质雕花的窗户,走廊上堆着干草  柴垛,但多是紧闭着的,有的干脆就没关,里面乱七八糟地放着打谷机类似的杂物。偶尔,能看到老屋的门口还贴着红对联,院子里晒着衣服,有老人  坐在门口长条凳上打瞌睡,小孩子紧挨着红石过家家,鸡鸭在院子里的柚子树底下刨着泥土。
    最后,到了一家老屋的门口。这里停了好几辆车,里面坐了五六个人,有抱着小孩的,有老人。一张老旧的桌子上放着许多大瓶小瓶的药罐,还有温度计、听诊器。一位老医生  正在给病人看病,他六十来岁,面目慈祥,讲话声音很是温和。
    老医生一个一个地给人看病,我和爷爷只好坐在椅子上等待。我打量了这间老屋,房子里很空旷,没什么东西,墙上贴着毛主席的画像,屋顶是灰瓦,能看到明晃晃的洞。我想,下雨时这里应该会漏雨的,难道屋主就不会修一下吗?不过,这么高,哪里上的去。
    这是,传来了清脆的小鸟的鸣叫声。一只燕子飞进来了,落到了巢里休息,我发现这种巢在这家屋子里不止一个,巢的底下还有挡板,想是细心地主人用来遮挡鸟粪的。屋梁下还吊着一个铁圈,后来,有燕子叽叽喳喳地在房中乱飞,然后落在铁圈上,晃来晃去的。
    过了很长时间,老医生叫我把衣服拉开一层,然后开始按我的肚子的各个地方,问我哪里痛。爷爷嫌我声音小,医生却说他能听到。接着,他问我的名字和年龄,写在方子上,接着,便开始开药方了。
    看得出他不是很确定,在本子上涂了好多又改了好几次。配药的时候配错了,就把一把药给扔了。后来又配药,把配好的药用纸折好,便交代我如何吃药。完了,老医生叫我吃完了药还要再来一趟,因为他不确定是什么胃病,还叫我不要吃太辣的,不能吃冷东西。
    交代好了,付了钱,我和爷爷按原路返回,路上,爷爷嘟囔着,说药太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7-10 16: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