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4|回复: 2

旧院

[复制链接]
青花 发表于 2017-3-6 22: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院

心有雾,不见空城、 @城雾

  又是不知道何时,再也找不到当初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找不回记忆中那座充满着泥土香气的旧院,也再也找不回当时肆意欢笑的人们了。
                旧院  
  偶尔发呆,又或者学习感到厌倦了,我都会闭上眼睛,深吸三口气。如果深呼吸完的第一个念头是舒适,我就会继续埋头奋笔疾书;如果第一个念头是无尽的疲惫,我便不会勉强自己,而是换好衣服去楼下散步。   小荷作文网 www.zww.cn
 
  新搬到这个小区不到半年的时间,这是一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环境。起初还有些抗拒父母的选择,认为原来的院子里都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根本舍不得搬走,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  
 
  有时也会十分怀念原来那个偏僻的小院。每到清晨日暮,整个院子都会泛起泥土的芳香,院子坡口的那颗古朽而厚重柳树在春风下抽出一缕缕新芽,鲜嫩诱人。  
  带着浓厚的乡土气息的院子墙壁的窟窿眼里,不时能看见蜷缩着一动不动的猫。它们找准了地方蜷著身子,眯着眼睛享受午后安逸和煦的阳光。若你靠近,它便会警觉的竖起耳朵,眼睛眯得更狠了,弓着身子一动不动的望着你。  
  还有许多的狗,它们和猫和平共处,井水不犯河水,这让小时候的我困惑了好一阵子。  
 
  一般像这样在楼下散步,都已经是十点左右的夜晚了。晚风习习,昏暗的天色下,路灯的光芒显得有些死寂。不禁打了个寒战后,我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哈出一口热气,缓缓地沿着小道开始散步。  
  草坪上插着很多爱护花草的宣传标语,一个个说的委婉而彬彬有礼。  
  头顶的路灯,惨淡无光。  
 
我又开始回忆起,那个旧院的记忆。想起小时候,那个院子的空地上,那群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们聚在一起剪刀石头布,输的人闭着眼睛趴在老院子的墙上大声的数着:“一——二——三——”身后稀稀疏疏的声音再到渐渐安静,悄无声息。  
  孩子转过头,傍晚昏暗的天色像一幕黑壁死死地压向地面,那棵柳树的树枝也像蛰伏于黑暗中的蛭虫诡异的扭曲着。孩子吹着凉风,一次次漫步过这个院子的每个角落。  
在那些漆黑而恐怖的地方,总是能找到躲藏的人。而且每次都是,一被发现,无论是捉的人还是被捉的人都会惊恐的大喊出来,在寂静的院子里又缓缓弥散成压抑心中恐惧的大笑声。  
   
当时的我们也一定想不到,有一天,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连见面打招呼都会尴尬的手足无措的局面。  
   
  上楼的时候乘坐电梯,只能看见一个个陌生的人挤在狭小的电梯内,低着头让气氛变得尴尬无比。而原来那种抬头就是熟人,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微笑着打招呼问好的局面再也不复存在。  
  望着这个略显冰冷与孤独的小区,我深深地将头埋进了衣服里。  
  不知道何时,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花园的长椅上,顶着头上惨淡的灯光闭着眼睛追忆。  
  又是不知道何时,再也找不到当初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找不回记忆中那座充满着泥土香气的旧院,也再也找不回当时肆意欢笑的人们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6 22: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再抱抱我
  你又病了。
  那是晚上七点,三姑打电话说你在医院。搁下手中的饭碗,穿上外套就奔了出去。十六楼,电梯慢吞吞地到了。我抬头看一眼楼层——老年病。走进病房,四处张望却没看见你,都是一些老太太们在聊家常。一扭头,看见了在加床上的你正在打吊针,眼睛半眯着打盹。微微一睁,看见我来了,就兴奋地像个孩子。我拿起床头的药,一行行看着它的包装,上面写着:“……治老年记忆衰退、口齿不清等症状。”心蓦然地颤动了两下,来不及多想,翻找出你的诊断书,医生在上面无情地、冷冷地写着三个大字:“脑梗死”。即使身在恒温病房,心却已掉入冰冷深渊。瞳孔在这三个字上放大,你似乎察觉到了,笑着说没关系,回去吧。我木然地一步步往回走,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忍不住眼泪滑下。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你便牵着我的手一步步长大。你是一个大厨,记忆中最好的味道就是一个鸡蛋饼。普通的鸡蛋饼里被你包了咸菜、豆角、葱花、牛肉,还蘸了酱,当时的我认为这是天下美味。后来长大了,你又变着花样做菜:羊肉馅的春卷、鸡蛋馅的饺子、菠萝炒饭、用紫菜包着土豆条下锅炸……其实我都知道,你想多看看我,让我陪着你。你下厨做的味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因为那里面有一份,叫亲情。依稀记得,小时候怕黑,你便慈爱地把我拉进你的怀抱,唱老家上海咿咿呀呀的童谣,讲那些百听不厌的老故事。我多想永远都是小时候,偎依着你,贪恋你的怀抱。
  深夜,蜷缩在被子里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慌慌乱乱的,心里惦记着你,便以我最快的速度穿戴好跑去医院。果然,家人瞒着我,你进了手术室,急救。我不停地祈祷着,在手术室外转来转去。几个小时后,你出了手术室,却进了ICU。你在那里戴着呼吸面罩虚弱地躺在床上,脸没有一丝血色,你刚刚与死神打了一场架,你赢了,但我立在监控电脑前,低着头,泪水滴到了桌子上。
  我是含泪写完这篇文章的,你小孙女多么希望你快些好起来,再抱抱我。亲爱的,奶奶……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6 22: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夏
  初二那年的夏季,天气异常的热,空气里弥漫着汗水与试卷的气味。他用手支着脑袋,半眯着眼听老师讲欧洲地形。门外忽然出现个白裙棕发的女孩,她的出现,使全班男生都屏住了呼吸,视线从老师一下子转向了她。老师略微抬了抬头,介绍她是新生,就把她安排到了他的身边——他的同桌已经很久没有来了。她笑笑,安静地坐到旁边。不知怎的,他的心,也狂跳起来。
  她的人缘很好。刚下课,就有一大群男生女生围在旁边问这问那,男生们像是殷勤的仆人,不停地帮她。他细细打量着她,可以说是全校数一数二的漂亮女孩:独一无二的棕色头发,清澈的眼眸,白皙的皮肤,瘦的盈盈一握的身材,散发着清秀的气息,令人百看不厌。几天后的月考成绩更加漂亮。此后,便一直雄踞榜首。他看着她,脸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
  初三的上半学期,老师调了全班的座位,好生坐前,差生坐后。她毫无异议地坐到了第一排,他只能排在中间。现在她旁边的,是年级第一的另外一个男孩。他开始天天回味着以前和她在一起学习的日子,感到那是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如今,看到她不是对自己的笑脸,心里五味杂陈。
  体育课,做拔河运动。她涨红着脸,望着中心的铁块,恨不得立马把它拿下来。突然毫无征兆,绳子啪地断了。眼见快要砸向她,他抢先护住了她,头破血流。她早已吓晕过去。满脸的血,他笑了,这一天,是初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8-9 11: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