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5|回复: 7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复制链接]
青花 发表于 2017-2-19 20:5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每个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下茁壮成长,而这一切与我无关,残酷的现实,总是让我面临着爱的缺失。
    在我的童年印象中,爸爸妈妈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忙得找不到自己,也忽略了我。有时,我居然一两个月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在我两岁半的时候,他们便不管不顾地将我丢进了托管班,尽管那时蹒跚学步的我多么渴望爸妈的宠爱,尽管那时牙牙学语的我需求着爸妈的鼓励,但是,他们只是忙着工作,忙着挣钱。
    十三年过去了,爸妈从来没有给我应有的关爱。——那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不理不睬,视而不见。我常常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栋房子悄无声息,没有人气,在外面看就像是鬼屋似的。因此,我宁愿待在外面,也不想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
    从小到大,我从未尝过妈妈烧的饭菜,穿过爸爸洗的衣服。——一切,都是保姆来做的。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我的家长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每次看着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拨响了父母的电话,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永远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多少次我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哭泣,心里在无声地呐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何时才能来陪陪我们?”
    就算偶尔他们回了家吗,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我还没起床,他们就出门了,晚上我睡到半夜三更,他们才疲惫不堪地回来。每次我想汇报我的成绩,说我在全年级得了多少名,拿了什么奖状时,还没开口,他们就打岔说:“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于我来讲,真的如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我的是世界没有梦境,只有眼前这灰暗的现实,只有那一声声对爱的无言的呼唤!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2-26 11: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的第一次独立      徐明慧
    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爸爸妈妈把我送到学校就要走了,我傻傻地站在那里,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知不觉中,上课的铃声响起了。
    可是,我看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许多比我大许多的学生从我身边走过,我感觉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好像被抛弃了一样。我不知道是哪个班的,也不知道我应该去哪里,只是无助地站在门口大哭起来,泪水如雨点般簌簌直落。
    老师看见了我,便用一场温柔的语言问我为什么哭,然后说:“那还不简单,来我班上。”
     于是,老师牵着我的手进了教室。里面非常安静,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下课了,我们回到寝室,茫茫然中,听到有人叫我去洗澡。我那好了衣服,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我不知道浴室在哪里。
    这时,一个亲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跟我一起去吧!”
    她就是我的好朋友,李茵。
    晚上,我一个人默默地哭了,整晚睡不着,早上起来老师看我眼睛又红又肿,便去小卖铺买了一根冰棍,敷在眼睛上,肿也就消了。
    如今的我,已经有一颗独立自主的心,因为我在那一段不确定的人生中经历了磨炼。正所谓:不经历了风雨,怎能见彩虹。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 08: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每个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下茁壮成长,而这一切与小羽无关,残酷的现实,总是让我面临着爱的缺失。
    在小羽的童年印象中,爸爸妈妈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忙得找不到自己,也忽略了她。有时,我居然一两个月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在我两岁半的时候,他们便不管不顾地将她丢进了托管班,尽管那时蹒跚学步的她多么渴望爸妈的宠爱,尽管那时牙牙学语的她需求着爸妈的鼓励,但是,他们只是忙着工作,忙着挣钱。
    十三年过去了,爸妈从来没有给她应有的关爱。——那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不理不睬,视而不见。小羽常常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栋房子悄无声息,没有人气,在外面看就像是鬼屋似的。因此,小羽宁愿待在外面,也不想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
    从小到大,小羽从未尝过妈妈烧的饭菜,穿过爸爸洗的衣服。——一切,都是保姆来做的。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小羽的家长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每次看着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小羽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拨响了父母的电话,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永远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多少次小羽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哭泣,心里在无声地呐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何时才能来陪陪我们?”
    就算偶尔他们回了家吗,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我还没起床,他们就出门了,晚上小羽睡到半夜三更,他们才疲惫不堪地回来。每次小羽想汇报我的成绩,说她在全年级得了多少名,拿了什么奖状时,还没开口,他们就打岔说:“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于她来讲,真的如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小羽的是世界没有梦境,只有眼前这灰暗的现实,只有那一声声对爱的无言的呼唤!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 08: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每个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下茁壮成长,而这一切与小羽无关,残酷的现实如黑暗的小屋,被囚禁其中的她置身于爱的荒原,心泉深处一遍遍回荡着爱的呼唤。
    在小羽的童年印象中,爸爸妈妈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忙得找不到自己,也忽略了她。本应是掌上明珠的她,居然一两个月看不到爸妈的身影。    在她两岁半的时候,他们便不管不顾地将她丢进了托管班,尽管那时蹒跚学步的她多么渴望爸妈的宠爱,尽管那时牙牙学语的她需求着爸妈的交流,但是,他们只是忙着工作,忙着挣钱。
    十三年过去了,爸妈从来没有给她应有的关爱。——那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不理不睬,视而不见。小羽常常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栋房子悄无声息,没有人气,在外面看就像是鬼屋似的。因此,小羽宁愿待在外面,也不想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
    从小到大,小羽从未尝过妈妈烧的饭菜,穿过爸爸洗的衣服。——一切,都是保姆来做的。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小羽的家长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每次看着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小羽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拨响了父母的电话,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永远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多少次小羽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哭泣,心里在无声地呐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何时才能来陪陪我们?”
    就算偶尔他们回了家,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小羽还没起床,他们就出门了,晚上小羽睡到半夜三更,他们才疲惫不堪地回来。每次小羽想汇报学校里的成绩,说她在全年级得了多少名,拿了什么奖状时,还没开口,他们就打岔说:“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于她来讲,真的如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小羽的是世界没有梦境,只有眼前这灰暗的现实,只有那一声声对爱的无言的呼唤!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 08: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鹰潭快乐作文秋野写实班   周西媛
    每个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下茁壮成长,而这一切与小羽无关,残酷的现实如黑暗的小屋,被囚禁其中的她置身于爱的荒原,心泉深处一遍遍回荡着爱的呼唤。
    在小羽的童年印象中,爸爸妈妈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忙得找不到自己,也忽略了她。本应是掌上明珠的她,居然一两个月看不到爸妈的身影。    在她两岁半的时候,他们便不管不顾地将她丢进了托管班,尽管那时蹒跚学步的她多么渴望爸妈的宠爱,尽管那时牙牙学语的她需求着爸妈的交流,但是,他们只是忙着工作,忙着挣钱。
    十三年过去了,爸妈从来没有给她应有的关爱。——那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不理不睬,视而不见。小羽常常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栋房子悄无声息,没有人气,在外面看就像是鬼屋似的。因此,小羽宁愿待在外面,也不想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
    从小到大,小羽从未尝过妈妈烧的饭菜,穿过爸爸洗的衣服。——一切,都是保姆来做的。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小羽的家长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每次看着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小羽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拨响了父母的电话,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永远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多少次小羽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哭泣,心里在无声地呐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何时才能来陪陪我们?”
    就算偶尔他们回了家,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小羽还没起床,他们就出门了,晚上小羽睡到半夜三更,他们才疲惫不堪地回来。每次小羽想汇报学校里的成绩,说她在全年级得了多少名,拿了什么奖状时,还没开口,他们就打岔说:“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于她来讲,真的如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小羽的是世界没有梦境,只有眼前这灰暗的现实,只有那一声声对爱的无言的呼唤!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 08: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鹰潭快乐作文秋野写实班   周西媛
    每个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下茁壮成长,而这一切与小羽无关,残酷的现实如黑暗的小屋,被囚禁其中的她置身于爱的荒原,心泉深处一遍遍回荡着爱的呼唤。
    在小羽的童年印象中,爸爸妈妈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忙得找不到自己,也忽略了她。本应是掌上明珠的她,居然一两个月看不到爸妈的身影。    在她两岁半的时候,他们便不管不顾地将她丢进了托管班,尽管那时蹒跚学步的她多么渴望爸妈的宠爱,尽管那时牙牙学语的她需求着爸妈的交流,但是,他们只是忙着工作,忙着挣钱。
    十三年过去了,爸妈从来没有给她应有的关爱。——那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不理不睬,视而不见。小羽常常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栋房子悄无声息,没有人气,在外面看就像是鬼屋似的。因此,小羽宁愿待在外面,也不想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
    从小到大,小羽从未尝过妈妈烧的饭菜,穿过爸爸洗的衣服。——一切,都是保姆来做的。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小羽的家长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每次看着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小羽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拨响了父母的电话,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永远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多少次小羽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哭泣,心里在无声地呐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何时才能来陪陪我们?”
    就算偶尔他们回了家,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小羽还没起床,他们就出门了,晚上小羽睡到半夜三更,他们才疲惫不堪地回来。每次小羽想汇报学校里的成绩,说她在全年级得了多少名,拿了什么奖状时,还没开口,他们就打岔说:“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于她来讲,真的如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小羽的世界没有梦境,只有眼前这灰暗的现实,只有那一声声对爱的无言的呼唤!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5 13: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野写实:爱的呼唤     
    每个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下茁壮成长,而这一切与我无关,残酷的现实,总是让我面临着爱的缺失。
    在我的童年印象中,爸爸妈妈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忙得找不到自己,也忽略了我。有时,我居然一两个月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在我两岁半的时候,他们便不管不顾地将我丢进了托管班,尽管那时蹒跚学步的我多么渴望爸妈的宠爱,尽管那时牙牙学语的我需求着爸妈的鼓励,但是,他们只是忙着工作,忙着挣钱。
    十三年过去了,爸妈从来没有给我应有的关爱。——那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不理不睬,视而不见。我常常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那栋房子悄无声息,没有人气,在外面看就像是鬼屋似的。因此,我宁愿待在外面,也不想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
    从小到大,我从未尝过妈妈烧的饭菜,穿过爸爸洗的衣服。——一切,都是保姆来做的。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我的家长会,一次也没有参加过。每次看着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大街上有说有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拨响了父母的电话,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永远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多少次我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哭泣,心里在无声地呐喊:“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何时才能来陪陪我们?”
    就算偶尔他们回了家吗,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我还没起床,他们就出门了,晚上我睡到半夜三更,他们才疲惫不堪地回来。每次我想汇报我的成绩,说我在全年级得了多少名,拿了什么奖状时,还没开口,他们就打岔说:“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于我来讲,真的如晴天霹雳。
   我的是世界没有梦境,只有眼前这灰暗的现实,只有那一声声对爱的无言的呼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7-14 06: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