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青花

聊斋志异阅读理解

[复制链接]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5 12: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异史氏说:“秀才考试,有七种类似的情况:刚入场时,光着脚提着篮子,像乞丐一样。点名时,官员呵斥随从责骂,像是对待囚犯。等回到号舍,每个洞口都探出个脑袋,每个房间都露出一双脚,好像秋后的冷蜂。到考完后出场,神情恍惚,感到天地也变了颜色,好像出笼的病鸟。等到期盼捷报时,草木皆惊,梦想幻出,一会儿作一个得志的梦想,顷刻间楼阁都建成了,一会儿作一个失志的假想,瞬息间自己的骸骨都已经腐烂了。这种时候坐立不安,真好像被拴起来的猴子。忽然间有人骑着快马来报信,可是名单中没有我,此时神色突然大变,木然的像死人一样,就像是吃了毒药的苍蝇,拨弄他也没有感觉。初次失志时心灰意冷,大骂主考官没长眼睛,笔下没有灵气,在这种情势下就一定会把桌上的文具书籍都用火烧掉;烧了文具书籍还不停下来,还要用脚细碎地踩踏灰烬;踩了还不停下来,还要把它们扔到浑浊的水流中。从此后披散着头发跑进山里,面向石壁(发誓再也不参加科举了),今后再有拿‘且夫’、‘尝谓’这样的文章给我看的人,我一定抄起家伙把他赶跑。可是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怒气也渐渐消了,手又渐渐发痒了,于是又像破壳的鸟,只好衔木营巢,从头开始。像这种情况,当局者痛哭欲死,可是从旁观者来看这件事,难道可笑的有比这个更厉害吗?王子安的心中,顷刻间千头万绪,想来鬼狐早就偷着笑了,所以乘着他喝醉酒时戏弄他。王子安一旦从床上醒过来,怎能不苦涩地哑然失笑呢?不过科场得志的滋味,也只是一会儿的事情,即使考中了翰林的老先生们,一生也不过经历两三次短暂的快乐罢了。王子安在一天之内都尝到了,如此看来,狐狸的恩德和推荐他的老师是一样的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5 12: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氏子 阅读答案翻译

胶州柳西川,法内史之主计仆也。年四十余,生一子,溺爱甚至。纵任之,惟恐拂。既长,荡侈逾检,翁囊积为空。无何,子病,翁故蓄善骡,子曰:“骡肥可啖,杀啖我,我病可愈。”柳谋杀蹇劣者。子闻之,大怒骂,疾益甚。柳惧,杀骡以进,子乃喜。然尝一脔,便弃去。病卒不减,寻死,柳悼叹欲绝。

    后三四年,村人以香社登岱。至山半,见一人乘骡驶行而来,怪似柳子。比至,果是。下骡遍揖,各道寒暄。村人共骇,亦不敢诘其死。但问:“在此何作?”答云:“亦无甚事,东西奔驰而已。”便问逆旅主人姓名,众具告之。柳子拱手曰:“适有小故,不暇叙间阔,明日当相谒。”上骡遂去。众既归寓,亦谓其未必即来。厌旦俟之,子果至,系骡厩柱,趋进笑言。众曰:“尊大人日切思慕,何不一归省侍?”子讶问:“言者何人?”众以柳对。子神色俱变,久之曰:“彼既见思,请归传语:我于四月七日,在此相候。”言讫,别去。

    众归,以情致翁。翁大哭,如期而往,自以其故告主人。主人止之,曰:“曩见公子,情神冷落,似未必有嘉意。以我卜之,殆不可见。”柳啼泣不信。主人曰:“我非阻君,神鬼无常,恐遭不善。如必欲见,请伏椟中,察其词色,可见则出。”柳如其言。既而子来,问曰:“柳某来否?”主人曰:“无。”子盛气骂曰:“老畜产那便不来!”主人惊曰:“何骂父?”答曰:“彼是我何父!初与义为客侣,不意包藏祸心,隐我血资,悍不还。今愿得而甘心,何父之有!”言已出门,曰:“便宜他!”柳在椟中,历历闻之,汗流接踵,不敢出气。主人呼之出,狼狈而归。

异史氏曰:“暴得多金,何如其乐?所难堪者偿耳。荡费殆尽,尚不忘于夜台,怨毒之于人甚矣!”

(《聊斋志异·柳氏子》)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5 12: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言译文:

    胶州的柳西川,是法内史的管家,(年纪已经)四十多岁了,(才)生了一个儿子。柳西川溺爱儿子到了极点,什么事都由着儿子的性子,唯恐违背了儿子的意思。儿子长大后,浪荡奢侈不守规矩,柳西川一生的积蓄被挥霍殆尽。后来,儿子生了病,柳西川本来养着一个好骡子,儿子说:“肥骡子肉好吃,把骡子杀了给我吃,病就好了!”柳西川便想杀匹跛骡子,儿子听说后,愤怒地咒骂起来,病势也更加沉重,柳西川很害怕,忙杀了好骡子给他吃,儿子才高兴起来。但只吃一片骡肉,便扔在一边不吃。病情终于没有好转,不久就死了。柳西川心情悲痛得直想死去。

    过了三四年,柳西川村里的人结香社去泰山祭拜。走到半山腰,见一个人骑着匹骡子迎面奔跑过来,奇怪的是那人模样非常像柳西川死去的儿子。等他来到眼前一看,果然是。那人下骡来给每个人作揖行礼,相互问候了下。村人都很惊骇,也不敢提他已经死了的事,只是问他:“在这里干什么?”柳子回答说:“也没什么事,四处跑跑罢了。”便打听众人所住旅店主人的姓名,众人告诉了他。柳子拱拱手说:“我正好还有件小事,来不及叙谈了,明天去拜访你们。”说完,骑上骡子走了。村人回到旅店,以为柳子未必真来。第二天一早等着他,他果然来了。把骡子拴在走廊的柱子上,走进屋子说笑起来。众人说:“你父亲天天想念着你,你怎么不回去探望探望他呢?”柳子惊讶地问:“你们说的是谁呀?”众人回答说就是柳西川。柳子一听,神色大变,过了好久,才说:“他既然思念着我,请你们回去捎话(给他):我于四月七日,在这里等他!”说完,告辞走了。

    村人回去后,把当时的情景讲给柳西川。柳大哭,按约定的时间赶到那家旅店(去见儿子),他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店主人。店主人劝阻他说:“那天我见你的公子神情很冷酷,像是没安好心。依我看来,还是不见为好!”柳西川哭泣着,不相信店主人的话。主人说:“我不是故意阻止你,鬼神的事情不能以常理来度量,我是怕你遭到伤害。如果你一定要见,请你预先藏在柜子里,等他来后,看看他的言语和神色,如可以见你再出来。”柳西川按他说的藏在了柜子里。一会儿,柳子果然来了,问店主人:“姓柳的来了吗?”主人回答说:“没有!”柳子气愤地骂道:“老畜牲干什么不来!”主人惊讶地说:“你怎么骂父亲?”柳子又骂道:“他是我什么父亲!当初我讲义气和他合作经商,没想到他包藏祸心,暗中吞了我的血本,蛮横无理赖帐不还!这次我一定杀了他才甘心,他哪里是我什么父亲!”说完,径直出门,边走还边骂:“便宜了他!”柳西川在柜子里听得清清楚楚,冷汗从头一直流到脚跟,大气也不敢出。直到店主人叫他,他才钻出柜子,狼狈地逃回了老家。
    异史氏说:“(像柳西川这样)突然得到巨额财富,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他还钱的时候多难堪。(柳子)把家业糟蹋浪费的一干二净之后,死了犹不忘报仇,人的怨毒之心也太可怕啦!”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5 12: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柳秀才
明季,蝗生青兖间,渐集于沂,沂令忧之。退卧暑幕,梦一秀才来谒,峨冠绿衣,状貌修伟,自言御蝗有策。询之,答云:“明日西南道上有妇跨硕腹牝驴子,蝗神也。哀之,可免。”令异之。治具出邑南。伺良久,果有妇高髻褐帔,独控老苍卫,缓蹇①北度。即蒸香,捧卮酒,迎拜道左,捉驴不令去。妇问:“大夫将何为?”令便哀求:“区区小治,幸悯脱蝗口。”妇曰:“可恨柳秀才饶舌,泄我密机!当即以其身受,不损禾稼可耳。”乃尽三卮,瞥不复见。
后蝗来,飞蔽天日,竟不落禾田,尽集杨柳,过处柳叶都尽。方悟秀才柳神也。或云:“是宰官忧民所感。”诚然哉!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5 12: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清僧
  长清僧,道行高洁。年八十余犹健。一日,颠仆不起,寺僧奔救,已圆寂矣。僧不自知死,魂飘去,至河南界。河南有故绅子,率十余骑,按鹰猎兔。马逸,堕毙。魂适相值,翕然而合,遂渐苏。厮仆还问之。张目曰:“胡至此!”众扶归。入门,则粉白黛绿者,纷集顾问。大骇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为妄,共提耳悟之。僧亦不自申解,但闭目不复有言。饷以脱粟则食,酒肉则拒。夜独宿,不受妻妾奉。
   数日后,忽思少步。众皆喜。既出,少定,即有诸仆纷来,钱簿谷籍,杂请会计。公子托以病倦,悉卸绝之。惟问:“山东长清县,知之否?”共答:“知之。”曰:“我郁无聊赖,欲往游瞩,宜即治任。”众谓新瘳,未应远涉。不听,翼日遂发。抵长清,视风物如昨。无烦问途,竟至兰若。弟子数人见贵客至,伏谒甚恭。乃问:“老僧焉往?”答云:“吾师曩已物化。”问墓所。群导以往,则三尺孤坟,荒草犹未合也。众僧不知何意。既而戒马欲归,属曰:“汝师戒行之僧,所遗手泽,宜恪守,勿俾损坏。”众唯唯。乃行。既归,灰心木坐,了不勾当家务。
   居数月,出门自遁,直抵旧寺,谓弟子:“我即汝师。”众疑其谬,相视而笑。乃述返魂之由,又言生平所为,悉符,众乃信。居以故榻,事之如平日。后公子家屡以舆马来,哀请之,略不顾瞻。又年余,夫人遣纪纲至,多所馈遗。金帛皆却之,惟受布袍一袭而已。友人或至其乡,敬造之。见其人默然诚笃;年仅而立,而辄道其八十余年事。异史氏曰:“人死则魂散,其千里而不散者,性定故耳。余于僧,不异之乎其再生,而异之乎其入纷华靡丽之乡,而能绝人以逃世也。若眼睛一闪,而兰麝熏心,有求死而不得者矣,况僧乎哉!”                  【兰若】即寺庙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2 13: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农人 ----选自蒲松龄《聊斋志异》

有农人耕于山下,妇以陶器为饷,食已置器垄畔,向暮视之,器中余粥尽空。如是者屡。心疑之,因睨注以觇之。有狐来,探首器中。农人荷锄潜往,力击之,狐惊窜走。器囊头,苦不得脱,狐颠蹶触器碎落,出首,见农人,窜益急,越山而去。

后数年,山南有贵家女,苦狐缠祟,敕勒无灵。狐谓女曰:“纸上符咒,能奈我何!”女给之曰:“汝道术良深,可幸永好。顾不知生平亦有所畏者否?”狐曰:“我罔所怖。但十年前在北山时,尝窃食田畔,被一人戴阔笠,持曲项兵,几为所戮,至今犹悸。”女告父。父思投其所畏,但不知姓名、居里,无从问讯。会仆以故至山村,向人偶道。旁一人惊曰:“此与予曩年事适相符,将无向所逐狐,今能为怪耶?”仆异之,归告主人。主人喜,即命仆持马招农人来,敬白所求。农人笑曰:“曩所遇诚有之,顾未必即为此物。且既能怪变,岂复畏一农人?”贵家固强之,使披戴如尔日状,入室以锄卓地:咤曰:“我日觅汝不可得,汝乃逃匿在此耶!今相值,决杀不宥!”言已,即闻狐鸣于室。农人益作威怒,狐即哀告乞命,农人叱曰:“速去,释汝。”女见狐捧头鼠窜而去。自是遂安。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30 12: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邑有王生,行七,故家子。少慕道,闻劳山多仙人,负笈往游。登一顶,有观宇,甚幽。一道士坐蒲团上,素发垂领而神观爽迈。叩而与语,理甚玄妙。请师之,道士曰:“恐娇惰不能作苦。”答言“能之。”其门人甚众,薄暮毕集,王俱与稽首,遂留观中。
  凌晨,道士呼王去,授以斧,使随众采樵。王谨受教。过月余,手足重茧,不堪其苦,阴有归志。
  一夕归,见二人与师共酌。日已暮,尚无灯烛。师乃剪纸如镜黏壁间,俄顷,月明辉室,光鉴毫芒。诸门人环听奔走。一客曰:“良宵胜乐,不可不同。”乃于案上取壶酒,分赉诸徒,且嘱尽醉。王自思:七八人,壶酒何能遍给?遂各觅盎盂,竞饮先釂,惟恐樽尽,而往复挹注,竟不少减。心奇之。俄一客曰:“蒙赐月明之照,乃尔寂饮!何不呼嫦娥来?”乃以箸掷月中。见一美人自光中出,初不盈尺,至地,遂与人等。纤腰秀项,翩翩作霓裳舞。已而歌曰:“仙仙乎,而还乎?而幽我于广寒乎!”其声清越,烈如箫管。歌毕,盘旋而起,跃登几上,惊顾之间,已复为箸。三人大笑。又一客曰:“今宵最乐,然不胜酒力矣。其饯我于月宫可乎?”三人移席,渐入月中。众视三人坐月中饮,须眉毕见,如影之在镜中。移时,月渐暗,门人然烛来,则道士独坐而客杳矣。几上肴核尚存,壁上月,纸圆如镜而已。道士问众:“饮足乎?”曰:“足矣。”“足,宜早寝,勿误樵苏。”众诺而退。王窃忻慕,归念遂息。
  又一月,苦不可忍,而道士并不传教一术。心不能待,辞曰:“弟子数百里受业仙师,纵不能得长生术,或小有传习,亦可慰求教之心。今阅两三月,不过早樵而暮归。弟子在家,未谙此苦。”道士笑曰:“吾固谓不能作苦,今果然。明早当遣汝行。”王曰:“弟子操作多日,师略授小技,此来为不负也。”道士问:“何术之求?”王曰:“每见师行处,墙壁所不能隔,但得此法足矣。”道士笑而允之。乃传以诀,令自咒,毕,呼曰:“入之!”王面墙不敢入。又曰:“试入之。”王果从容入,及墙而阻。道士曰:“俯首骤入,勿逡巡!”王果去墙数步,奔而入。虚若无物,回视果在墙外矣。大喜,入谢。道士曰:“归宜洁持,否则不验。”遂助资斧,遣之归。
  抵家,自诩遇仙,坚壁所不能阻。妻不信。王效其作为,去墙数尺,奔而入,头触硬壁,蓦然而踣。妻扶视之,额上坟起,如巨卵焉。妻揶揄之。王渐忿,骂老道士之无良而已。
(语文教材节选至此)
 








 异史氏曰:“闻此事,未有不大笑者;而不知世之为王生者,正复不少。今有伧父,喜疢毒而畏药石,遂有舐痈吮痔者,进宣威逞暴之术,以迎其旨,诒之曰:‘执此术也以往,可以横行而无碍。’初试未尝不小效,遂谓天下之大,举可以如是行矣,势不至触硬壁而颠蹶不止也。” 译文(白话文版)  本县有个王姓的读书人,(在家里)排行第七,是一个世代做官的人家的后代。他从小爱慕学习道术。听说崂山有许多仙人,他就背着书箱出门访道。(他)登上山顶,看见一座道士祀神的庙宇,十分幽静。一个道士坐在蒲草编的圆垫上,白头发垂到衣领上,神情相貌清爽高超。(王生)恭敬地问而道士回答他,(道士的回答)深远高妙不易领会。(王生)请求拜道士为师。道士说:“只怕你娇贵懒惰不能作艰苦的劳动。”(王生)回答说:“我可以(吃苦)。”道士的徒弟十分多,在天色临近昏暗的时候就全都到齐了,王生和他们全都向道士叩头。(王生)就留在观中(学道)。
  将近天亮的时候,道士把王生叫去,给他一把斧子,让他随徒弟们一起上山砍柴。王生恭敬地接受(师父)命令。过了一个多月,王生的手脚磨出了很厚的硬皮,(他实在)不能承受这种苦楚,暗自有了回家的念头。
  一天傍晚回来,(王生)看见两个人和师父一起喝酒。天色已经昏暗,还没点灯烛,师父就剪了像镜子一般的纸贴在墙壁上。不一会儿,如同明亮的月亮照耀屋内,光亮能照出极细微的东西。各个徒弟环绕着道士听他差使,为他办事。一个客人说:“这样美好的夜晚,这么大的乐趣,不可以不和大家一同享受。”于是拿在桌上的一壶酒,分别赏赐给各个徒弟,并且嘱咐徒弟们尽情痛饮,一醉方休。王生心想:七八个人,一壶酒怎么能都供给到呢?(各个徒弟)就各自找来盛酒的器具,(王生)争着喝酒,只怕酒器中的酒喝完。但是来回从这个器具中酌取酒注入另一个器具,(酒)竟然不减少。(王生)对此感到奇怪。一会儿,另一位客人说:“承蒙主人赏赐明亮的月亮的照耀,(我们)却这样寂寞的喝酒(也未免太无趣了),为什么不把嫦娥请来(助兴)呢?”(师父)就把筷子向月亮中抛去。看见一位美人从月光中走出,最开始不满一尺,到了地上,就与常人一般高了。她腰肢纤细,面容秀美,轻盈地跳起霓裳羽衣的舞蹈。不久又歌唱道:“仙哪,仙哪!会回来吗?为什么把我禁闭在广寒宫呢?”她的声音清脆悠扬,如同洞箫中吹出的音响。歌唱完了,(嫦娥)轻盈旋转而上,一跃登上了桌子,大家惊奇地注视着时已经又成为了一支筷子。三个人大笑起来。又一位客人说:“今天晚上真快乐,可是我不能再喝酒了,希望你们到月宫为我饯行好吗?”于是三个人移动酒席,渐渐进入月中。众徒弟看三人坐在月光中喝酒,胡子眉毛全都看得很清楚,像在镜子里的人影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月亮渐渐变暗。一个徒弟来点蜡烛,却只见道士一个人坐在桌旁而客人不见踪影,桌上残羹剩菜还在,墙壁上的月亮,只是一张像镜子一样圆的纸罢了。道士问众徒弟:“喝够了吗?”(众徒弟)回答:“足够了。”(道士说:)“(既然)喝够了,就早早睡觉,不要耽误(明天)砍柴割草。”众徒弟答应并且退了出去。王生私下里欣喜羡慕(师父的道术),回家的念头就打消了。
  又过了一个月,(王生)实在吃不了这个苦忍受不了了,可是道士却仍然不传授(给他)一点点法术。(他)心急不愿意再等待了,(向师父)辞别说:“弟子从几百里外来受业于老师,即使不可以得到长生不老的法术,有小的法术传授教习(给我),也可以安慰我这颗求教的心。现在已过了两三个月,(我)每天不过是早早的上山砍柴到天色昏暗才回来,弟子在家时,没受过这种苦楚。”道士笑着说:“我本来就说你吃不了这个苦,现在果然(证明了)。明天早上就打发你动身回家吧。”王生说:“弟子(在这里)劳动几个月了,请师父传授点小法术给我,也不辜负此行了。”道士问:“你想求教什么法术?”王生说:“(我)每次看见师父走到的地方,坚硬的墙壁也不能阻隔,只要学到这一法术就足够了。”道士笑着答应了他的要求。就传授给他咒语,让他自己念咒语,念完,喊了声:“进去!”王生脸对着墙不敢进去。(道士)又说:“(你)试着进去。”王生果然不慌不忙地进去(墙里),到墙根边却受到了阻碍。道士说:“低着头猛然朝里进,不要徘徊犹豫不进!”王生照着师傅说的话做,离开墙几步,奔向墙壁并且进去了。到了墙边,就像什么东西也没有似的,回头一看果然已经站在墙外了。(他)心中十分高兴,进去谢过师父。道士说:“回家之后,应当洁身自守,不然(咒语)不灵验。”于是送给他路费,打发他回家。
  (王生)到家,自夸遇见了仙人,(学到法术)就是坚硬的墙壁也不能阻挡他。(他的)妻子不信(他的话),王生模仿在劳山的作法,离开墙几尺处,向墙奔去,一头碰到了坚硬的墙壁,一下子就倒下了。妻子扶起他一看,额头上鼓起一个大包。妻子嘲弄他。王生又惭愧又不平,骂老道士的不好。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30 12: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4-30 12:33 编辑

文言文《王六郎》选自聊斋志异,其原文如下:
  【原文】
  许姓,家淄之北郭[1],业渔。每夜,携酒何上,饮且渔。饮则酹地[2], 祝云[3]:“河中溺鬼得饮。”以为常。他人渔,迄无所获,而许独满筐。一 夕,方独酌,有少年来,徘徊其侧。让之饮,慨与同酌。既而终夜不获一鱼, 意颇失。少年起曰:“请于下流为君驱之[4]。”遂飘然去。少间,复返,曰:“鱼大至矣。”果闻唼呷有声[5]。举网而得数头,皆盈尺。喜极,申谢[6]。 欲归,赠以鱼,不受,曰:“屡叨佳酝[7],区区何足云报。如不弃,要当以 为长耳[8]。”许曰:“方共一夕,何言屡也?如肯永顾,诚所甚愿;但愧无 以为情。”询其姓字,曰:“姓王,无字[9],相见可呼王六郎。”遂别。明 日,许货鱼,益沽酒[10]。晚至河干[11],少年已先在,遂与欢饮。饮数杯, 辄为许驱鱼。
  如是半载。忽告许曰:“拜识清扬[12],情逾骨肉。然相别有日矣。” 语甚凄楚。惊问之。欲言而止者再,乃曰:“情好如吾两人,言之或勿讶耶? 今将别,无妨明告:我实鬼也。素嗜酒,沉醉溺死,数年于此矣。前君之获 鱼,独胜于他人者,皆仆之暗驱,以报酹奠耳。明日业满[13],当有代者, 将往投生。相聚只今夕,故不能无感。”许初闻甚骇;然亲狎既久,不复恐 怖。因亦欷歔,酌而言曰:“六郎饮此,勿戚也。相见遽违,良足悲侧,然 业满劫脱[14],正宜相贺,悲乃不伦[15]。”遂与畅饮。因问:“代者何人?” 曰:“兄于河畔视之,亭午[16],有女子渡河而溺者,是也。”听村鸡既唱, 洒涕而别。明日,敬伺河边,以觇其异。果有妇人抱婴儿来,及河而堕。儿 抛岸上[17],扬手掷足而啼。妇沉浮者屡矣,忽淋淋攀岸以出,藉地少息, 抱儿径去。当妇溺时,意良不忍,思欲奔救,转念是所以代六郎者,故WWW.SLKj.orG止不 救。及妇自出,疑其言不验。抵暮,渔旧处。少年复至,曰:“今又聚首, 且不言别矣。”问其故。曰:“女子已相代矣;仆怜其抱中儿,代弟一人, 遂残二命,故舍之。更代不知何期。或吾两人之缘未尽耶?”许感叹曰:“此 仁人之心,可以通上帝矣。”由此相聚如初。数日,又来告别。许疑其复有 代者。曰:“非也。前一念恻隐[18],果达帝天。今授为招远县邬镇土地[19], 来日赴任。倘不忘故交,当一往探,勿惮修阻[20]。”许贺曰:“君正直为 神,甚慰人心。但人神路隔,即不惮修阻,将复如何?”少年曰:“但往, 勿虑。”再三叮咛而去。
  许归,即欲冶装东下。妻笑曰:“此去数百里,即有其地,恐土偶不可 以共语[21]。”许不听,竟抵招远。问之居人,果有邬镇。寻至其处,息肩 逆旅[22],问祠所在。主人惊曰:“得无客姓为许?”许曰:“然。何见知?” 又曰:“得勿客邑为淄?”曰:“然。何见知?”主人不答,遽出。俄而丈 夫抱子,媳女窥门,杂沓而来,环如墙堵。许益惊。众乃告曰:“数夜前, 梦神言:淄川许友当即来,可助以资斧[23]。祗候已久[24]。”许亦异之, 乃往祭于祠而祝曰:“别君后,寤寐不去心[25],远践曩约。又蒙梦示居人, 感篆中怀[26]。愧无腆物[27],仅有卮酒[28];如不弃,当如河上之饮。” 祝毕,焚钱纸。俄见风起座后,旋转移时,始散。夜梦少年来,衣冠楚楚, 大异平时。谢曰:“远劳顾问[29],喜泪交并。但任微职,不便会面,咫尺 河山[30],甚怆于怀。居人薄有所赠,聊酬夙好[31]。归如有期,尚当走送。” 居数日,许欲归。众留殷勤,朝请暮邀,日更数主。许坚辞欲行。众乃折柬 抱襆[32],争来致赆[33],不终朝[34],馈遗盈橐。苍头稚子毕集[35],祖送出村[36]。歘有羊角风起[37],随行十余里。许再拜曰:“六郎珍重!勿 劳远涉。君心仁爱,自能造福一方,无庸故人嘱也。”风盘旋久之,乃去。 村人亦嗟讶而返。许归,家稍裕,遂不复渔。后见招远人问之,其灵应如响 云[38]。或言:即章丘石坑庄。未知孰是。异史氏曰:“置身青云[39],无 忘贫贱,此其所以神也。今日车中贵介[40],宁复识戴笠人哉[41]?余乡有 林下者[42],家綦贫[43]。有童稚交[44],任肥秩[45]。计投之必相周顾。 竭力办装,奔涉千里,殊失所望;泻囊货骑[46],始得归。其族弟甚谐,作 月令嘲之云:‘是月也,哥哥至,貂帽解,伞盖不张,马化为驴,靴始收声[47]。’念此可为一笑。”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30 12: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1] 淄之北郭:指淄川县城北郊。淄,淄川县,今属山东省淄博市。郭, 外城,这里指城郊。下文“河”,当指流经淄川的孝妇河。
  [2] 酹(lèi 泪)地:浇酒于地以祭鬼神。下文所说“酹奠”,义同。
  [3]祝:祷告。
  [4]下流:河的下游。
  [5]唼呷(zàxiā匝虾):鱼吞吸食物的声音。
  [6]申谢:道谢。申,陈述,表示。
  [7]叨(tāo 涛):表示承受的谦词。
  [8]要当以为长:意思是将经常为他驱鱼。要当,将要。长,通“常”。
  [9]字:表字。古时男子幼时起名,二十岁左右行冠礼,据本名相应之义 另起别名,称“字”。《礼记·檀弓上》:“幼名,冠字,??周道也。”
  [10]益沽酒:多买些酒。益,增加。沽,买。
  [11]河干:河岸。《诗·魏风·伐檀》:“置之河之干兮。”干,涯岸。
  [12]清扬:对人容颜的颂称,犹言丰采。《诗·鄘风·君子偕老》:“子之 清扬,扬且之颜也。”朱熹注:“清,视清明也;扬,眉上广也;颜,额角 丰满也。”
  [13]业满:佛家语,谓业报已满。业,业报,谓所行善恶,必将得到相 应的报应。此指恶业,受苦、为善与之相抵,即是业满。
  [14] 劫脱:劫难得 以脱免。劫,梵语音译“劫波”的略语。佛教对“劫”解释不一;世人多借 指命定的难以逃脱的灾难。
  [15] 不伦:谓当喜而悲,不合情理。
  [16] 亭午,正午,中午。
  [17] 儿抛岸上:此据二十四卷抄本,原无“上”字。
  [18] 一念恻隐:一点同情之心。恻隐,同情,怜悯。《孟子·公孙丑上》:“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
  [19] 招远县邬镇土地:招远县,今属山东省。邬镇,村镇名。土地,土 地神,古称“社神”。《通俗编·神鬼》:“今凡社神,俱呼土地。”旧俗 村民祭祀土地神,祈求年丰岁熟。
  [20]勿惮(dān 担)修阻:不要怕路远难往。惮,怕。修阻,路远难行。
  [21]土偶:泥塑神像。
  [22]息肩逆旅,住在旅馆里。息肩,放下肩上担子,指止息。逆旅,迎 止宾客之处,即旅店。逆,迎。
  [23]资斧:路费。《易·旅》:“旅于处,得其资斧。”
  [24]祗候:恭侯。
  [25]寤寐不去心:犹言日夜思念。寤,醒来时;寐,睡着时。《诗·周 南·关雎》:“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26]感篆中怀:感激之情,铭记于心。篆,刻。中,心。
  [27]腆(tiān 填)物:丰厚的礼物。腆,丰厚。
  [28]卮酒:酒一卮。卮,酒器,容量四升。
  [29]顾问:亲临看望。
  [30]咫尺河山:近在咫尺,如隔河山。
  [31]夙(sù素)好,旧交;指昔日交好之情。
  [32]折柬抱襆:拿着礼帖,抱着礼品。柬,通“简”。折简,即折半之 简,意为便笺,以之书写礼帖。后指裁纸写信。此指裁纸。襆,包袱,此指 札品包裹。
  [33]致赆(jìn 尽):送行赠礼。《孟子·公孙丑下》:“行者必以赆。” 赆,以财物赠行者。
  [34]不终朝(zhāo 招):不出一个早晨。朝,早晨。
  [35]苍头:这里指老者。
  [36] 祖送:饯行送别。祖,祭名,出行以前祭祀路神。《诗·大雅·韩 奕》:“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壶。”引申为敬酒饯行。
  [37] 羊角风:旋风。《庄子·逍遥游》:“搏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 迷信以为鬼神驾旋风而行,此指六郎在隐形送行。
  [38]灵应如响:意思是十分灵验,有求必应。响,应声、回响。
  [39] 置身青云:此处指王六郎高升为土地之神。《史记·范雎蔡泽列传》:“须贾顿首言死罪,曰:‘贾不意君能自致于青云之上。’”青云,指高空, 喻指高官显位。
  [40] 贵介:地位高贵的大人物。《左传·襄公二十六年》:“王子围寡 君之贵介弟也。”介,大
  [41] 戴笠人:指贫贱时结交的故人。戴笠,指处于贫贱的地位。周处《风 土记》:“越俗性率朴,初与人交,有礼,封土坛,祭以犬鸡,祝曰:卿虽 乘车我戴笠,后日和逢下车揖:我步行,君乘车,他日相逢君当下。
  [42]林下者:指乡居不仕之人。
  [43] 綦(qī其)贫:十分贫穷。綦,甚。
  [44]童稚交:幼年时结交的朋友。
  [45]肥秩:肥缺。秩,旧指官吏的俸禄,也指官位品级。
  [46] 泻囊货骑(jì寄):花空钱袋,卖掉坐骑。囊,指钱袋。
  [47] “作月令”七句:月令,《礼记》篇名,记述每年农历十二个月的 时令、行政及相关事物。这里模拟“月令”的文式,写这位林下者的可笑遭 遇,是诙谐讽世的游戏笔墨。“貂帽解,伞盖不张”,指羞惭丧气,不再摆 排场。“马化为驴”,指盘川不足,只好卖掉马,换头驴骑回来。”靴始收 声”,从此收心,不再着靴外出干求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4-30 12: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言文《宅妖》选自聊斋志异,其原文如下:
  【原文】
  长山李公,大司寇之侄也[1]。宅多妖异。尝见厦有春凳[2] ,肉红色,甚修润。李以故无此物[3] ,近抚按之,随手而曲,殆如肉软,骇而却走。旋回视,则四足移动,渐入壁中。又见壁间倚白梃[4] ,洁泽修长。近按之,腻然而倒,委蛇入壁[5] ,移时始没。
  康熙十七年[6] ,王生浚升设帐其家[7]。日暮灯火初张,生着履卧榻上。忽见小人长三寸许,自外入,略一盘旋,即复去。少顷,荷二小凳来,设堂中,宛如小儿辈用粱菇心所制者[8]。又顷之,二小人舁一棺入,长四寸许,停置凳上。安厝未已[9] ,一女子率厮婢数人来[10],率细小如前状。女子衰衣[11],麻练束腰际,WWW.SLKj.orG布裹首。以袖掩口,嘤嘤而哭,声类巨蝇。生睥睨良久[12],毛发森立,如霜被于体。因大呼,遽走,颠床下,摇战莫能起。馆中人闻声毕集堂中,人物杳然矣。
  【注释】

  [1] 大司寇:指李化熙,字五弦,长山(今山东邹平县)人。明崇祯进士,官四川巡抚,总督三边,统理西征军务。入清,官至刑部尚书
  [2] 春凳:一种长且宽的木凳,比较矮,夏日可用于睡觉乘凉等事。
  [3] 故:原来。
  [4] 白梃:白木棍棒。
  [5] 委蛇(w ēi y í威移):通“逶迤”,曲折而行。
  [6] 康熙十七年:即公元一六七八年。
  [7] 设帐,指设馆授徒,做教书先生。《后汉书·马融传》载,马融“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弟子以次相传,鲜有入其室者。”
  [8] 粱菇心:一种草本植物,中空,比较矮,一株多枝,有点像吸管,。
  [9] 安厝(音错),安措,安置。厝,停柩待葬。
  [10]厮婢:小厮婢女。
  [11]衰(cuī催)衣:,通“缞”,丧服。详见《聊斋志异》手稿本《咬鬼》注。下句“麻练”,是旧时居丧者束于腰际的麻制带子。
  [12]睥睨(pì nì):原意为斜视,形容愤怒的样子或高傲的样子,此处为窥视观察。[1]
  【翻译】
  长山县李公,是李大司寇的侄子,他家里经常有妖异出观,一次,李公见厅上有条长板凳,呈肉红色,非常细润。他因为以前没有见过这东西,所以走近摸了摸。一摸,板凳随手弯曲起来,和肉一样软。李公吓了一跳,拔腿就走。边走边同头看,那东西四腿动了起来,渐渐地隐入墙壁中去了。又有一次,李公见墙壁上竖着一根白色细长的木杖,非常光滑干净。他走近用手一扶,木杖便软绵绵地倒下,像蛇一样弯曲地钻向墙内,一会儿也看不见了。
  康熙十七年,有一个书生王俊升在李公家教书。一日黄昏时候,刚点上灯,王先生穿着鞋躺在床上。忽然看见一个小人,长三寸多,从门外进来,稍微打了个转就又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小人拿了两只小凳来,放在屋正中,像小孩用高梁秸做的玩具小凳一样。又过了一会儿,两个小人抬了一口棺材进来,不过四寸多长,放在两只小凳上。安排还没就绪,又见一女子带领几个丫鬟佣人进来,都像先前小人一样的细小。女子身穿孝服,腰扎麻绳,头裹白布,用袖子捂着嘴,细声细气地啼哭,那声音就象大苍蝇叫一般。王先生偷看了很长时间,吓得毛骨悚然,浑身像霜打了一洋凉。他大叫一声,拔腿就跑,可是没能跑掉反而跌倒在床下,浑身颤抖,站不起来。当馆里的人们听到喊叫声急忙跑来看时,屋里的小人和小物全都不见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6-5 21: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