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80|回复: 12

南方写实作文:故土难离 江国庆

[复制链接]
青花 发表于 2017-1-7 20: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方写实作文:故土难离       江国庆
那栋房子现在很落寞了,院子里荒草萋萋,由于年久失修,黄泥土墙淋了雨,有一面已经塌了,门常年开着的,走进去,一股潮湿的霉味,桌子上满是灰尘,侧室满是蜘蛛网,那张床还在,但是木板少了几块。
房子在流逝的时光中塌败了,但是,房子的主人,却依旧栩栩如生地留驻在我心中。
他姓刘,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脸上总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我记得那年我爸妈不在家,老人叫我去他家吃饭,那时,他老伴还在,两个老人一个劲嘱咐我吃饱,饭不够再盛。
那时候,这栋房子很洁净的,里面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而已。他很喜欢待在家里看戏剧,或是去村上的活动室下象棋。
他是我们村子最受尊重的老人,哪家有喜事,或儿女结婚,或做房子,都会请老人吃饭。他很喜欢帮助别人,听爷爷讲,从他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人要做房子,他去帮工,给墙壁粉刷,他年青的时候干过这行的。做了事,他分文不收,只是留在那家喝个酒而已。划拳时,他很高兴,伸展着手指头,声如洪钟,红红的脸膛活泛着一股生气。
可是,有一天,他老伴去了,老人很伤心,在之后的日子中,他慢慢老了,呆坐在门口的时间也多了,只当有人经过时,才会笑着跟他打招呼。没事的时候,就逗逗小孩玩,或者买些米糖跟他们吃。
那时,他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儿子和女儿很久以前就到外地谋生计去了。而村上的老人也少了,有的老去了,有的被他们的儿女接到县城里去了。刘爷爷的儿女也要接他去他们打工的地方,他们在那边买了房子,有一次,还开了车来接他。但是,老人却坚持不去,他说城里车多,上下楼梯不方便,也不认识什么人,什么都要买,吃个菜都要花钱…….
哎,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故土难离吧,况且,他老伴的坟墓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留下,也许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
老人越发孤单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养了一只狗,一只猫,他说,狗可以帮他看门,猫可以帮他捉老鼠。
    过了几个月,不知怎么了,他家的猫不见了,老人就与他的狗相伴着。
   又过了半年,他家的狗又死了,是被狗贩子毒死的。他一点也没觉得意外,没有过多的伤心,只是,他的腰常常痛了起来。
    过了一年,老人似乎知道死神将要来临似的,他打了电话,叫儿子回来,最后,老人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
出殡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在凄哀的唢呐声中,我也对着刘爷爷的灵柩作揖,爷爷在旁边告诉我,刘爷爷是个好人,他帮过我们村子很多的人!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7 20: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写实作文:故土难离       江国庆
那栋房子现在很落寞了,院子里荒草萋萋,由于年久失修,黄泥土墙淋了雨,有一面已经塌了,门常年开着的,走进去,一股潮湿的霉味,桌子上满是灰尘,侧室满是蜘蛛网,那张床还在,但是木板少了几块。
房子在流逝的时光中塌败了,但是,房子的主人,却依旧栩栩如生地留驻在我心中。
他姓刘,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脸上总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我记得那年我爸妈不在家,老人叫我去他家吃饭,那时,他老伴还在,两个老人一个劲嘱咐我吃饱,饭不够再盛。
那时候,这栋房子很洁净的,里面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而已。他很喜欢待在家里看戏剧,或是去村上的活动室下象棋。
他是我们村子最受尊重的老人,哪家有喜事,或儿女结婚,或做房子,都会请老人吃饭。他很喜欢帮助别人,听爷爷讲,从他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人要做房子,他去帮工,给墙壁粉刷,他年青的时候干过这行的。做了事,他分文不收,只是留在那家喝个酒而已。划拳时,他很高兴,伸展着手指头,声如洪钟,红红的脸膛活泛着一股生气。
可是,有一天,他老伴去了,老人很伤心,在之后的日子中,他慢慢老了,呆坐在门口的时间也多了,只当有人经过时,才会笑着跟他打招呼。没事的时候,就逗逗小孩玩,或者买些米糖跟他们吃。
那么大的一个房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儿子和女儿很久以前就到外地谋生计去了。而村上的老人也少了,有的老去了,有的被他们的儿女接到县城里去了。刘爷爷的儿女也要接他去他们打工的地方,他们在那边买了房子,有一次,还开了车来接他。但是,老人却坚持不去,他说城里车多,上下楼梯不方便,也不认识什么人,什么都要买,吃个菜都要花钱…….
哎,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故土难离吧,况且,他老伴的坟墓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留下,也许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
老人越发孤单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养了一只狗,一只猫,他说,狗可以帮他看门,猫可以帮他捉老鼠。
    过了几个月,不知怎么了,他家的猫不见了,老人就与他的狗相伴着。
   又过了半年,他家的狗又死了,是被狗贩子毒死的。他一点也没觉得意外,没有过多的伤心,只是,他的腰常常痛了起来。
    过了一年,老人似乎知道死神将要来临似的,他打了电话,叫儿子回来,最后,老人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
出殡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在凄哀的唢呐声中,我也对着刘爷爷的灵柩作揖,爷爷在旁边告诉我,刘爷爷是个好人,他帮过我们村子很多的人!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7 20: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写实作文:故土难离       江国庆
    那栋房子现在很落寞了,院子里荒草萋萋,由于年久失修,黄泥土墙淋了雨,有一面已经塌了,门常年开着,跨进门槛,一股潮湿的霉味,桌子上满是灰尘,侧室满是蜘蛛网,那张床还在,但是木板少了几块。
    房子在流逝的时光中塌败了,但是,房子的主人,却依旧栩栩如生地留驻在我心中。
    他姓刘,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脸上总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我记得那年我爸妈不在家,老人叫我去他家吃饭,那时,他老伴还在,两个老人一个劲嘱咐我吃饱,饭不够再盛。
    那时候,这栋房子很洁净的,里面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而已。老人很喜欢看戏剧,白日里总是扛着锄头去田里干活,空闲时,就去村上的活动室下象棋。
    他是我们村子最受尊重的老人,哪家有喜事,或儿女结婚,或做房子,都会请老人吃饭。他很喜欢帮助别人,听爷爷讲,从他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人要做房子,他去帮工,给墙壁粉刷,他年青的时候干过这行的。做了事,他分文不收,只是留在那家喝个酒而已。划拳时,他很高兴,伸展着手指头,声如洪钟,红红的脸膛活泛着一股生气。
     可是,有一天,他老伴去了,老人很伤心,在之后的日子中,他慢慢老了,呆坐在门口的时间也多了,只当有人经过时,才会笑着跟他打招呼。没事的时候,就逗逗小孩玩,或者买些米糖跟他们吃。
     这一栋房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的儿子很久以前就到外地谋生计去了。而村上的老人也少了,有的老去了,有的被他们的儿女接到县城里去了。刘爷爷的儿女也要接他去他们打工的地方,他们在那边买了房子,有一次,还开了车来接他。但是,老人却坚持不去,他说城里车多,上下楼梯不方便,也不认识什么人,什么都要买,吃个菜都要花钱…….
    哎,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故土难离吧,况且,他老伴的坟墓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留下,也许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
    老人越发孤单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养了一只狗,一只猫,他说,狗可以帮他看门,猫可以帮他捉老鼠。
    过了几个月,不知怎么了,他家的猫不见了,老人就与他的狗相伴着。
   又过了半年,他家的狗又死了,是被狗贩子毒死的。他一点也没觉得意外,没有过多的伤心,只是,他的腰常常痛了起来。
    过了一年,老人似乎知道死神将要来临似的,他打了电话,叫儿子回来,最后,老人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
    出殡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在凄哀的唢呐声中,我也对着刘爷爷的灵柩作揖,爷爷在旁边告诉我,刘爷爷是个好人,他帮过我们村子很多的人!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7 20: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写实作文:故土难离       江国庆
    那栋房子现在很落寞了,院子里荒草萋萋,由于年久失修,黄泥土墙淋了雨,有一面已经塌了,门常年开着,跨进门槛,一股潮湿的霉味,桌子上满是灰尘,侧室满是蜘蛛网,那张床还在,但是木板少了几块。
    房子在流逝的时光中塌败了,但是,房子的主人,却依旧栩栩如生地留驻在我心中。
    他姓刘,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脸上总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我记得那年我爸妈不在家,老人叫我去他家吃饭,那时,他老伴还在,两个老人一个劲嘱咐我吃饱,饭不够再盛。
    那时候,这栋房子很洁净的,里面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而已。老人很喜欢看戏剧,白日里总是扛着锄头去田里干活,空闲时,就去村上的活动室下象棋。
    他是我们村子最受尊重的老人,哪家有喜事,或儿女结婚,或做房子,都会请老人吃饭。他很喜欢帮助别人,听爷爷讲,从他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人要做房子,他去帮工,给墙壁粉刷,他年青的时候干过这行的。做了事,他分文不收,只是留在那家喝个酒而已。划拳时,他很高兴,伸展着手指头,声如洪钟,红红的脸膛活泛着一股生气。
     可是,有一天,他老伴去了,老人很伤心,在之后的日子中,他慢慢老了,呆坐在门口的时间也多了,只当有人经过时,才会笑着跟他打招呼。没事的时候,就逗逗小孩玩,或者买些米糖跟他们吃。
     这一栋房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的儿子很久以前就到外地谋生计去了。而村上的老人也少了,有的老去了,有的被他们的儿女接到县城里去了。刘爷爷的儿女也要接他去他们打工的地方,他们在那边买了房子,有一次,还开了车来接他。但是,老人却坚持不去,他说城里车多,上下楼梯不方便,也不认识什么人,什么都要买,吃个菜都要花钱…….
    哎,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故土难离吧,况且,他老伴的坟墓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留下,也许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
    老人越发孤单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养了一只狗,一只猫,他说,狗可以帮他看门,猫可以帮他捉老鼠。
    过了几个月,不知怎么了,他家的猫不见了,老人就与他的狗相伴着。
   又过了半年,他家的狗又死了,是被狗贩子毒死的。他一点也没觉得意外,没有过多的伤心,只是,他的腰常常痛了起来。
    过了一年,老人似乎知道死神将要来临似的,他打了电话,叫儿子回来,最后,老人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
    出殡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在凄哀的唢呐声中,我也对着刘爷爷的灵柩作揖,爷爷在旁边告诉我,刘爷爷是个好人,他帮过我们村子很多的人!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7 21: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写实作文:故土难离       江国庆
    那栋房子现在很落寞了,院子里荒草萋萋,立着几棵孤零零的老树,黄泥版筑的土墙为风雨侵蚀,有一面坍塌了,门常年开着,跨进门槛,一股潮湿的霉味,桌子上满是灰尘,屋梁下悬着蛛网,那张床还在,但是木板少了几块。
    房子无人照料,是如此容易塌败,我不胜唏嘘,不禁想起了这栋房子的主人......
    他姓刘,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脸上总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我记得那年我爸妈不在家,老人叫我去他家吃饭,那时,他老伴还在,两个老人一个劲嘱咐我吃饱,饭不够再盛。
    那时候,这栋房子很洁净的,里面摆设很简单,侧室里一台电视,放着老人喜欢看的戏剧。刘爷爷白日里总是扛着锄头去田里干活,婆婆在家烧火做饭,日子也就是这样的安适。
    刘爷爷是我们村子极受尊重,哪家有喜事,或儿女结婚,或做房子,都会请老人吃饭。他很热心,有人要做房子,他去帮工,粉刷墙壁,忙得不亦乐乎——他年青的时候干过这行的。收工了,他分文不收,只是留在那家喝个酒而已。划拳时,他很高兴,伸展着手指头,声如洪钟,红红的脸膛活泛着一股生气。
     可是,有一天,他老伴去了,老人很伤心,那栋房子也慢慢的沉寂了下来。灶台上没了老伴上下忙活,桌子上没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到了晚上,就更沉寂了,只有老人一个孤独的身影在黑暗中移动。在与孤独为伴的日子中,他慢慢老了,呆坐在门口的时间也多了,只当有人经过时,才会笑着跟那人打招呼。没事的时候,就去村子里转转,或逗逗小孩,买些糖给他们吃。
     刘爷爷的儿子很久以前就到外地谋生计去了,而村上的老人也少了,有的老去了,有的被他们的儿女接到县城里去了。刘爷爷的儿女也要接他去他们打工的地方,他们在那边买了房子,有一次,还开了车来接他。但是,老人却坚持不去,他说城里车多,上下楼梯不方便,也不认识什么人,什么都要买,吃个菜都要花钱…….
    哎,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故土难离吧,况且,他老伴的坟墓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留下,也许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
    老人越发孤单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养了一只狗,一只猫,他说,狗可以帮他看门,猫可以帮他捉老鼠。
    过了几个月,不知怎么了,他家的猫不见了,老人就与他的狗相伴着。
   又过了半年,他家的狗又死了,是被狗贩子毒死的。他一点也没觉得意外,没有过多的伤心,只是,他的腰常常痛了起来。
    过了一年,老人似乎知道死神将要来临似的,他打了电话,叫儿子回来,最后,老人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
    出殡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在凄哀的唢呐声中,我也对着刘爷爷的灵柩作揖,爷爷在旁边告诉我,刘爷爷是个好人,他帮过我们村子很多的人!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1 15: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学期,我收获了友谊和幸福。
    学期将要结束了,我和小伙伴们即将面临着分别。不过回想一下以前的时光,我会感觉时间过得太快,还没来得及说分别和再见,学期就要结束了。
    许多难忘的镜头浮现在脑海里......
    那一天,我胃痛,由于自己不爱吃饭,光吃零食,到了自己没有零花钱的时候,还是不肯吃饭,所以,我就会胃痛。
    我坐在医务室的床上,一动也不动。胃痛得像翻江倒海一样,像有人用手在里面撕扯着。
在吊盐水的时候,我的四个伙伴都来了,她们问我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我说,我好饿,但是不想吃东西,也不想吃饭。
    你必须得吃东西,万一把胃饿坏了怎么办。她们异口同声地说。说着就有一个人跑到食堂里端了一碗饭过来。我虽然嘴上说不吃,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
     由于吊盐水扎的是右手,左手拿勺子使不上力气,她们就说:“你别动了,还是让我来喂你吧!”
    顿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她一口一口地把饭喂到我嘴里,我哽咽地说出了一句话:“谢谢你们。”
    “这有什么的,下次我们生病了,你可不许逃走呀。”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1 15: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吃完之后,她们便问我:“好点了吗?还会不会痛?”
    打完针后,她们把我扶回寝室,我躺在床上,说:“你们谁能帮我去装一下水啊?我想吃药。”
说完之后,寥寥便从门口推门而进,说:“你躺在床上别动了,我给你买了面包和你爱吃的零食,水也装好了,你可以吃药了。”
    这个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好多事,直到深夜才睡。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1 15: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我来到了教师,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老师剪了走过来问:“这位同学,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我抽噎着说:“不是,我......我......,我想家,我...要...回家......”
老师对我说:“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男子汉大丈夫,应当四海为家,像你这样懦弱,将来怎么成得了气候?别哭了,要坚强,再说了,你迟早是要离开你的父母的,迟早要学会独立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晚上,我趴在床上,想着老师这些话,心想:“没错,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不应该为这点小事而沮丧,我要坚强,将来成为爸妈的骄傲。”
打那以后,我真的坚强了起来,虽然,有时我还会想家,但是,我不会哭了,老师的话让我坚强,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1 15: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南方学校,我收获了坚强。
那是一个星期的下午,一位中年人来到了我家,打破了我家的宁静。他就是我们的招生老师吴老师。他来是为了把我接去南方学校上课的。一开始,我以为那一一定很好玩,所以,就随着吴老师来到了学校。我一直玩,玩到了傍晚,因为刚开学还没有正式上课,我就去找吴老师,说:“老师,都傍晚了,你送我谁家吧!”
一开始无知的我以为一到傍晚就可以回家的,可是这次不同,要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吴老师对我说:“下个星期送你回家。”我心想好吧,没法子了,只能在这里生活了。
晚上上自习的时候,我还对自己打气:“不就两个星期吗,有什么呢!”
晚自习吗,我还好好的,因为有人陪我玩,可是一到寝室,大家都上床睡觉了,没人陪我聊天了,在这及其安静的寝室里,我真正感受到了寂寞和无助,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幸福生活的一幕幕,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过了好久好久,我才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1-11 15: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一切对于我是那么的陌生,高耸的教学楼,保卫科前花团锦簇,到处洋溢着学生幸福的笑声,可是,这一切都吸引不了我的兴趣,我只想逃离这个束缚我的囚笼。
    我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人,总是把自己束缚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但是,我在这里,还是碰到了我的一个朋友,我们俩兴趣相投,爱玩游戏,听歌,爱看电视,而且,个头也差不多,都145厘米,名字也差不多,总而言之,我们成了好朋友,可我们的相遇是离奇的,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那时,我们同时进的商店,拿起同一包零食,我先发问:“你哪个年级哪个班的?”他也不甘示弱:“你谁呀?拿来。”我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在店里吵了起来,好在店老板拿了跟多的过来,给我们圆了场。
    坐在井栏上,我们撕开了袋子吃着零食,一聊,才知道我们都是七二班的。
我们都是慢热型的,两个慢热型的玩到一起,实属缘分。
   
.....就这样,我有了第一个朋友,慢慢的,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朋友也多了起来,我友谊的袋子装得鼓鼓的,今天,大家就要分别,我有许多的不舍,却什么也说不出,只希望:如果有缘,我们下学期再见。
                                                                                    吴钰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7-14 12: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