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9|回复: 10

秋野写实:远去的外公外婆 李艳

[复制链接]
青花 发表于 2016-11-21 08: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野写实:远去的外公外婆 李艳
  外婆去世好多年了,我早已忘记了外婆的面相,直到外公去世的这一天。
  那时,在外婆的老屋里,到处充满着香火和油漆的味道,人声鼎沸,哭声凄哀。我胳膊缠着黑纱,直直盯着香案上面跟外公的画像摆在一起的那副——那是外婆的像吗?那是一张带着笑容的慈祥的面孔,感觉跟大姨二姨的样子好像。
  我仿佛又回到了我孩提的童真时代,那是外婆去世时的场景,我妈妈、大姨、二姨坐在外婆的床边哭着,而我和舅舅的孙子在一旁玩得正欢,还笑她们的哭声......其他的一些场景就不记得了。
  哦,对了,我恍惚记得外婆是个很热情的人,外婆家门口有两棵大枣树,成熟了,外婆就会带好多枣子到我们家。外婆养了很多鸡,会叫外公带些鸡蛋到我们家来。其他的跟外婆相关的记忆就没有了,我哥哥应当比我更清楚,因为他比我大得多。
  如今,外公走了,今年八十岁。去年国庆节我去了趟外婆家,外公还拿出好吃的给我吃,他说,所有的人,就我的名字记得最清楚。
  可是,这个星期我又去了外婆家,但是在路上,我就有一种预感,这次的事情不是好事。因为,之前几天,我就听到外公不舒服......没过几天,外公就走了,今年真是不顺,上半年是奶奶,这次又是外公,真是祸不单行呀!
  外婆家以前很热闹,每次过节,那些亲戚都会会来,孩子们屋里屋外地跑来跑去,屋子里笑声不断,其乐融融。现在,外婆家变得很阴暗冷清,悄无人息。
  外婆家的房子很旧,门前没打上水泥地,房子也没有粉刷,估计现在那屋子的大门已经用锁锁上了吧!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去那里,即使去了,是否会进去!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6-11-21 08: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亲爱的版友们,你们都去哪儿了呀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6-12-11 23: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鹰潭浮桥,风景怡人。
    那里是一个古老的码头,走下码头,便见几个铜人,有渔翁挑担,担子上架着几只鱼鹰。有码头工人驮运货物,他们光着上身,弓着腰,肩上是沉甸甸的麻袋。
     江上是一座浮桥,桥上人来人往,异常热闹,浮桥上有凉亭茶阁,供人休憩。
     每到晚上,这里灯火辉映,五彩缤纷,最壮观的是北极阁,挺拔矗立,飞檐高挑,高可摘星。
     北极阁下有望江楼茶馆,内可品茶听乐,环境雅致。
     沿江一线,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弯弯曲曲的小径,多为鹅卵石铺就,行人如织。空旷处,便有舞蹈的方阵,在音乐中翩翩起舞。
      过道旁,有摆地摊的,有下象棋的,那次,我看到一位老奶奶跟一个年轻的叔叔激战正酣,旁边许多人围观,指指点点的,很是热闹。
                                                                                      ——吴伟涛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2 15: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03-15 发表 | 2014-03-30 修改  195
献给爱丽丝

  酷热的天气,紧张的心情交织在青柠身上。再过一会,她就要考级了。青柠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一起。虽然练很久,虽然琴谱背很熟练,但她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停地在候场区走动着,37度的高温依然让她手脚冰凉。“你感觉怎么样?”青柠一惊,扭头看见长椅上还坐着一个女孩,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啊……我吗?有点紧张吧。”事实上,与女孩说话中,她的不安情绪已经减了大半。青柠刚想再说几句话,女孩已经进考场了。青柠摇摇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忽地,青柠从座椅上看到一个字条,或许是那个女孩的,上面详细写着姓名与联系方式。青柠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同时不觉得奇怪:女孩的名字为什么要写成Alice?“下一个!”老师喊道。她连忙整整衣服,理理思绪,深吸一口气坐到琴前,行云流水地弹起来。
  通过!青柠既兴奋,有很感激考场外的那个女孩。她拿出纸条,拨打了上面的电话,但是空号。青柠取张信纸,写道:“亲爱的Alice……”
  那封信始终没有回复,在时光的流逝中,青柠也长大了,成为了一名职业演奏家。扫去一到十级考级证书上的灰尘,回想起那个叫Alice的女孩。她还好吗?……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2 15: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03-11 发表 | 2014-03-28 修改  7
曾经

  曾经,你在教学楼台阶上,抱着膝懒懒地晒太阳,直到上课铃响;   曾经,你在课下嘈杂教室里,握笔苦思冥想做题,直到露出胜利的微笑;   曾经,你在寂静的夜里,目光呆呆地看着窗外一片灯火,直到睡意袭来;   曾经,你在漆黑的钢琴前,手指快速地飞舞,直到兴尽之后;   曾经,你在盛夏荷花池边静静而立,仿佛成了花中一员,直到家人催促的声音;   曾经,你在书柜前容色沉敛,细心地拭去书上每一颗微小的尘,直到干净清爽;   这就是你,倔强,安静,又享受生活。   今年,你十二岁了。再一次对你,深深地回忆,回忆你的,点点滴滴。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2 15: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03-09 发表 | 2014-03-29 修改  72
秘密的庭院

  孤岛上的一个房子里传出轻缓的琴声,这是恩贤新写的谱子。很难想象,她一个人十五岁在这个岛上生活了三年。十二岁那年的暑假,她与父母外出游玩,回来是乘坐的飞机失事,坠入海中。母亲在最后一刻把降落伞掷到恩贤的怀里,于是她便降落到岛上。似乎是命中注定,岛是一个曾经被人居住过的地方,有足够的食物来源,甚至有一架古老的钢琴。恩贤一边生活,一边等待被人发现。
  岛很大,恩贤常常转来转去,却不曾迷路。她用笔把这一切都写进了琴谱里,音乐便充满了灵性,每天,它就像恩贤的父母那样静静地倾听孩子发生的一切故事。同时她也感到奇怪,这座岛似乎没有边缘,如没有出口的巨大迷宫。偶尔有一次,恩贤在地板下发现了一张地图,上面明确地标注了岛的出口!但恩贤既想回到原来的家,又不想离开岛屿。如果回去,就意味着又回到了那个充满竞争的快节奏的社会上,如果不回去,那自己将永远被困在这里,直至死亡。去还是不去?她犹豫着。忽然,调皮的风把地图吹进了火炉里,她笑了,上天已经给了自己最好的答案。
  蔚蓝海中一座孤岛,琴声回荡在秘密的庭院里,散入天边。
60668806 发表于 2017-3-13 18: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3 19: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外婆家在一座山上,山上有一条通向山下的水泥路,这条路不大也不小,刚好可以让一辆小车通过,如果迎面有两条车, 那一辆车必须倒回去。所以,每次想要上山,都要花很多时间。但是,总有几次走了狗屎运,一路上没有遇到别的车。
    我从来没见过外公,因为他早早地就去世了,外婆家前面是一片竹林,竹林边上有一栋老房子,里面装满了木头,外婆烧柴的木头都是从那里拿的,那柴垛堆得很高,够外婆烧几个月的。
    老房子前面有一口井,水面上漂着七八片竹叶子,我们喝的水都是从那里取的。
    外婆家没有菜市场,我们吃的菜都是外婆自己种的,生活品则需要去黄金铺去买。
外婆的房子有三层,外婆说我小时候,从二楼摔了下来,离外婆家不远有一家游戏厅,我天天都去那儿看大人们打游戏。
    外婆做饭炒菜的时候,我就在边上帮外婆添柴火,有一次,我一个劲地放,把锅给烧破了。                    
                                                                                             ——鲁诤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3 20: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归老家        吴任贤
    虽说我在城市里生活,可是一天天过得十分无趣,整天望着喧闹的街市,来来往往的汽车,熙熙攘攘的人群,灯红酒绿的楼房,感觉自己被这一切包裹着,被缠的透不过起来,于是,渺小的我总是向往着童年的老家。每当爸妈说要回老家,我变高兴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老家是个小山村,群山绵延,车上,能看到鸡鸭在庄户人家的院子里来回走着,农田里生气勃勃,山峦耸着背脊往车后奔去。
      一下车,一股芳草清香扑鼻而来,使人心旷神怡。
     爷爷奶奶,你们的小可爱回来啦!我冲着大门喊着,巴不得全村的人都出来迎接我似的。接着,出来的是爷爷奶奶满是笑容的脸。他们忙着去后备箱提东西。
      趁着爷爷奶奶去张罗丰盛的午餐,我便去老家村后的一条小溪去玩了。那儿,绿树成荫,溪水澄净,哗哗的水声沁人心脾。我脱掉鞋子,用脚丫拍打出水花,甚是有趣。
      回到家,饭桌上菜肴飘香,让人直流口水,爷爷奶奶不住地往我碗里夹菜。
      吃完了饭,我我们也要离开了,坐在车上,隔着车窗,看着爷爷奶奶,我的泪水在眼眶中直转。
      “宝贝儿,下次再回来,爷爷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
      现在,回老家的时间更少了,我早已习惯城市里的喧嚣。只是,在宁静的时候,我会想起老家的景象,想起我的爷爷奶奶!
 楼主| 青花 发表于 2017-3-13 20: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3-13 20:45 编辑

                                                                       老家的河流      彭无可
      回老家,有四十多分钟的车程,每一次下车,我定要帮爸妈提些东西的,因为去的时间多是正午将要用餐的时候,每每路过厨房,我会习惯性地透过粘着油迹的木窗往里看一眼,便可看到外婆在里面做饭。我便会提高音量向外婆问好,她老人家听到了,就会很高兴。
     外公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或在房间里看着那台用了几十年的老电视,或是带着表妹去了邻居家窜门儿。老人家只要一看见我,便从柜子里翻出一大袋子的饼干糖果什么的,笑嘻嘻地叫我吃,可是我怕蛀牙,怕长胖。
    之后,我边跟着爸爸去洗车,因为河里水位下降,便连着外公家旁边的水渠也干了个透,所以,就要开着车去河边去洗,我爸爸觉得很麻烦,但是我特高兴,因为我又可以看见老家的河了。
     那河叫白塔河,可是,附近没有白塔,只是河堤上连绵不断的青草,茫茫一片的石滩,以及缓缓流动的河水。
     河水清澈,可以看见一些小螺丝粘附在鹅卵石上。河滩尽是鹅卵石,有色泽细腻的黄蜡石,也有黑色带着花纹的不知名的石头,石头缝隙之间,是沙粒。
     河面很是平静,水却是在不停息地奔流着,卷起一个个的漩涡,波光粼粼,河堤上面是天空,天空流淌着棉花团一样的白云。
     记得我小时候,河上没有桥,总是外公撑着一条木船,载着我们一家人来往。有时,天气晴和,橹声咿呀,感觉天地都在身旁浮动着,很是有趣;有时,风雨交加的,木船会漏水,我们一边坐着,一边要往船外舀水。
     唉,以前坐船坐腻了,现在想坐却坐不到!
     现在,河边还长着很高的芦苇,有两个人那么高,我会折一根扔进水里,然后踩着高低不平的河滩,步履艰难地去追,从水里把芦苇杆捞起来。
     记得外公大鱼回来,便会现杀。他一边用那只粗糙而变形的手不大灵活地处理着鱼虾,一边会乐滋滋地向我炫耀:“这是黄鱼角,别看它小,可贵着呢,回去叫你妈给你炸了吃......要多吃些鱼和肉,你在长身体呢!”......
     老家的河,从我童年的回忆里流过,一直在我的心中流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9-19 11: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