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95|回复: 0

夏夜如花,醉里生香

[复制链接]
81118001 发表于 2014-4-28 23: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傍晚时分,夜幕渐渐下沉,随父亲坐在老家门前的石凳上,任时间随夕阳浸染的漫天红霞掩映着斑驳的记忆。直视眼前陈旧的瓦房,沉甸甸的往事又涌上了心头。
       这里是我人生的出发地,和父亲幽黑的额头上毫无条理的皱纹一样,见证着我的成长与经历,又如同父亲手上粗重的老茧,坚守着自己的那份孤独。
       晚饭间,父亲拿出他贯用的白花瓷杯,撇下白天的稼穑劳累,沉闷的躲进了乡村的老烧酒里。过去,总是厌烦父亲睡梦里有些贪婪的鼾声。如今,在屈指可数的夜晚里,却又享受着这份此起彼伏的甜美。是啊,当年“不谱人事的孩童”终于也在尝试着聆听“乡村老翁”因经岁月蹉跎幻化的风蜡残年,顺着这忽高忽低的鼻音品味人生的甘苦。
       午夜的喧闹早已归回平静,淡淡的月光覆盖着村庄的美梦,夏虫的沉默不只因为徐志摩的别离,也是在平复着乡村贯有的沉寂和宁静,以独到的方式无言地拴释着乡村生灵的栖息;“回乡小住为省亲,匆匆难表寸草心”这次若非工作的原故,可能还要到年底才能回乡小住,也无法领略这村庄夏夜特有的美感与温情。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悄悄起身,看着院外随风摇摆的树枝,绕过父延绵的美梦,在沉思中寻找那份冰封的亲情和消失的关爱。多少时候在夜梦中期盼与回味。然而,夜梦无痕“长恨此身非我有”。故土之思、骨肉之念,有时也是身不由己。
       黎明之际,鸡叫三遍后,一望无际的田野穿插着稀疏的身影和零星的烟火,那是老人们在给稻田灌水和按奈不住收成的心。我紧紧跟在父亲的身后,看着他铲开田边的水沟,然后一屁股坐在田边的大石块上语重心长:“唉,也怪你妈,老早没给你找门亲事”,“在咱老家,你娃儿都上学喽,你看李家二小子,都怀二胎了哩”。
       看着父亲脸上随风掠过的无奈,面对那份苍老而坚毅的责任与关怀,我鼻子一酸,几乎落泪。八年前,我远离这片土地,声嘶力竭咬牙切齿要在城市里成家立室开疆拓土,然而八年后,不管是那份城市情怀的落差还是父亲眼前浮过的自责,我愧疚难奈。
       不远处忽明忽暗的星火慢慢的靠了过来,眼前二叔渐渐清楚的嘴巴里叼着自制的土烟。看见父亲又摸了摸干瘪的烟袋:“来一口”?父亲摆摆头:“刚抽”。接着几个零星的“烟火”也跟着靠拢过来,望着眼前随风摇摆的禾苗聊起了今年庄稼的长势和将要迎来的收成。
       天边的阳光升起,当热烈的暖风迎来,摇头晃脑的禾苗在滚滚的热浪里宣扬着苦涩的离别。多年来,走过城市宽阔的马路,看过城市的冷暖人情,唯独没曾去领略这份田间夏夜的恬静和醉美,也不曾用心去体会过那份故乡的根系延伸的关爱。如今,沿着蜿蜓曲折的田间小道恬谧而归,如同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7-9 10: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