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21|回复: 0

谁的琴声,乱我流年

[复制链接]
81118001 发表于 2014-3-12 16: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华向晚,只待寒月倚窗,伏案,轻抒一抹闲情,于笺上,等待,夜的来临,就像等着宿命里的女子。青春渐逝,岁月的脉络里,依然深藏着不老的柔情,我依然在等待,等待那个倚在时光里的女子。

  谁的琴声,凌乱了宣纸上,我墨染流年的思绪。灵动的旋律,像是素描的莲花,开出了粉红的心事,划破了指尖上我的宿命,在血染的琴弦上弹奏出,夜阑下,眉间心上的一声轻叹。

  凭窗顾时,西风起,一手拈花,一手扶琴,琴声醉了轩窗,花醉了红颜。一剪相思,洇一笔绕指的缠绵,你我隔岸,却是,生生的两端。花开为谁艳,花落惹谁怜,你为谁续一生青丝不断,许谁一世长发不剪,又为谁弹那一曲绝世的梵音。

  你,便是那个倚在时光里的女子,一袭轻纱,一指素琴,任一缕西风撩起那霓裳轻舞的薄纱,任那三千青丝拂过脸颊,留下一抹沁人心扉的女儿香,仿佛是画中走出的仙子,在这纷扰的凡尘美丽成画。我愿执三千痴缠,在这繁花堤上撑伞为你等,哪怕三千年。

  我是水岸伤逝的落花,在天涯尽处,守望流水,又是谁在飘飞的花瓣上写下你的名字?从此,不求一世留名,但愿与伊人,霜染青丝换白发,今生不离,来世不弃。

  一身素衣,凭栏观景,携几缕清风,伴皓月入梦,尽把相思染,掬一捧雪飘,淡守寂寞流年。此生,何时,你做我的归人?

  暮雪凄凄,冷了谁苦守的心,你的柔情融化在我的眸里。是思念染白了雪,是清风冰冷了月,断桥上,谁在抚琴弹唱着悲曲,指尖触碰扬起的雪花,冷了千行清泪?

  你便是那倚在时光里的女子,袭一身长裙随风,独坐曲水边,沐浴一城月光,回眸,浅笑,笑成风景。我就是那等在水岸的男子,等一场相思成梦,倚窗凭栏处,遥望漫天星子,转身,低眉,暗弹一行清泪。若,爱要刻骨,才能铭心。我愿化身石桥,经五百年风吹,历五百年日晒,哪怕无缘修得与你共枕,请问同船,可否?

  你早已长发及腰,待我青丝绾正,娶你,可好?

  若,我青丝绾正,待我铺十里红妆,再来曲水边,执你之手,共填一词花红倚栏,歌一场,盛世里,流水落花,两两相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6-2 06: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