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1|回复: 0

哪怕天空飘着雨

[复制链接]
81118001 发表于 2014-2-7 22: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只要回头,我便看得到。哪怕天空飘着雨丝,哪怕山体沉重,不动声色,山巅落满层云,浓浓的,像极你低垂的眼神,我依然看得到。就这样,孤孤单单的,走了很久,很久。不知前路通往何处,满眼满眼的荆棘,遮住高低不平的小道。我试探着伸出脚去,裸露的脚踝,血渍斑斑,伤痕累累。我离你那么远,那么遥远,你如何看得见我的眼泪,流成一条隐河,暗夜里汩汩作响。仿佛我心口的伤,只有关起门来,撩起衣襟,我才敢袒露给你看,给你看呀。

这个季节,雨水是摇旗呐喊的小卒,模仿着你冷酷的表情,给我浇下从头至脚的冰凉。我加厚毛衫,再加一件,依然防不住寒气的侵袭。我套上厚厚的羽绒衣,白色的,雪白雪白,抵制冷凝的天光,渴望给漠然的表情,重拳冲击,获取一点阳光的暖,草色的生气,花样的笑意。往往,努力是流水,我依然会冷,冷到骨子里。即使房间开着暖炉,即使窗玻璃合得严严实实,即使太阳偶尔飞过我的窗口,我还是抱着双臂,瑟瑟抖动。

冬天,提起这个词,我就不寒而栗。现在才是嫩嫩的冬呢,我便深冬一般,瑟缩着身子,像枯下去的草叶,委顿不堪。草叶附着于地面,深深的,紧紧的,吸纳着温热的地气,蕴蓄过冬的能量。逢着春天,它便挺直了腰身,鲜活成流动的绿,在太阳的光怀里,奔放诗意的音韵。而我呢?我只能打开一线窗口,给你看我孤单的背影,负着多厚的雨水的印渍,湿透苍痕累累的心。

还要走多久,才能抵达不喜不怒的港湾,看平静的海面,或是不够平静的海面,无半点幽怨。天不老去,苍山亦不老去,只有我,容颜惨淡,独对一盏孤灯,望雨兴叹。在这偌大的尘世间,我也留下过印痕。一如你浮动的眼神,曾留给我眼底的感觉。你看我时,我感觉得到,但我不能迎上去,我怕那一泓软水融化了我冰封的心。待你转过头去,我便悄悄地看。只看一眼,就够余生的回味了。就够了,我再也不祈求重逢,或者更加纵深地切入。喜欢缘来缘去的自然与清淡,就像佛印,在远处,我能闻到一点声息,也就够了。

那个清晨,修自行车的师傅,他站在秋雨的缝隙,踩着厚厚的落叶,揉搓着双手。修理箱还没打开。修理工具还没摆出来。西北风阴森森的,带着尖利的哨音吹过来。枝头残留的落叶,飘零得一点也不斯文,像深沉的醉汉,东倒西歪的,跌落哪里,概不重要。只要触到地面,不再遭受蹂躏就好了。

师傅穿着烟灰色的西装,站在冷飕飕的风中,望着空落落的路面。他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晴日里,也没几个顾客。这样的雨天,会有人来修车么?也许,他不是为修车来的。说不定,家里的温暖抵不上风雨飘零的街道。毕竟,这儿,是学校外墙的一角。看看来来往往的学生,听听校园湿漉漉的铃声,应该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凄凄红尘中,单面的人,总得寻求一种依靠,相互支撑着,走完上苍给你预留的路。修车师傅,他站在秋雨凄厉的大街上,也是在寻求一种依靠吧。学生时代,我去学校,要依着一条长长的河渠走。那条河渠,是我记忆中最长的路。我背着干粮,迈着双腿,怎么也走不到尽头。秋天的河渠,两岸长满玉米,我称之为玉米林。那里,暗藏玄机,有着难以预料的凶险。

那个雨夜,我走得极为惶恐。雨水是显形的杀手,一步步,把我逼向崩溃的边缘。我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路上哪里有得人影?只有灌木,只有齐刷刷的玉米,只有深一脚浅一脚的泥窝子。我想放声大哭,可是,胸口收得紧紧的,哭声怎么也发不出来。啪嗒啪嗒,牵牛人的脚步声响起时,我的魂真的出窍了。站在泥水中,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牵牛人没有停下来。牛也没停下来。他们走得很坦然。于是,我跟了上去。剩下的路,即使衣衫湿透,我也没感到冰凉。

你可知道,孤单是我心灵深处的顽疾。你也孤单么?秋雨淅沥时,我试图把自己融入深层的泥土,躲开透心凉的雨水,祈求一种沉实,一种干爽。可是,多年之后,我发现,这是多么愚蠢可笑的想法。逐年递增的降雨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雨水,打湿了我的防护衣。它像个神奇的侦探,窥视到我内心的秘密。它努力地深入,将我暴露光天化日之下。给了三分钟的阳光,再给了三百分钟的雨水,看我是否能承受这样一种淋漓的雨势,挺身走到生命的尽头,完成神的使命。

可惜,我的身体,早已给霉菌感染,是自外而内的,无法治愈的。靠近的人,受不了这样的菌味,远远离去。只剩下我,孤零零的,像冬日里光秃秃的枝干,斜对着一方残阳,清点残留的暖色记忆,苟延度日。更多时候,记忆是紫色的根须,长出疼疼的枝桠,叶脉有着数不清的毒素,鸟雀不落,乳雁躲过。

我试图跟着卖豆腐脑的三轮车,走出黑暗的巷子。因为那男人,放着手机里的歌曲,反复跟唱一句歌词,唱断肠呀唱断肠。他唱的,不是断肠的意味,有着卖掉豆腐脑的满心酣畅。我不知他唱的是什么歌,是何人所唱。但是,卖豆腐脑的男人,站起来,挺直身子,蹬着脚踏,很专注,很卖力。雨水,就是这时飘起来的。我原本可以骑着车子,走到他的前面,赶快回家。我最终放弃了这样的打算,轻手轻脚地,跟在他车子的后面,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

冬日的巷子,黑且清冷着。因为他,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孤单。宁可雨水飘进衣领,也愿意走在他后面,慢慢地,听他朗声地唱,唱断肠呀唱断肠。走了大约半里路,巷子还没有到尽头,他却拐走了。似乎进了家门。那里,亮着薄薄的灯光。我忽然觉得,前方的黑,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伴生着雨夜无法言说的黑黑的悲凉。

你可曾看见,今夜,只剩下我一个人,就我一个人。窗外的雨,没完没了地下。它是最无情的杀手,用看不见的软刀子,逼我到窄小的角落,对着屏幕,说这些散发霉味的话。我没有办法,阳光总是不能照进来。一个又一个浓黑的夜,把我紧紧地包围。即使开着灯,我依然看得到墨色的夜,张着獠牙的大口,吞噬干枝脱落的秋草,吞噬掉光叶子的枯树,吞噬一切有生命无生命的物质,满足一己贪念。

此刻,世界都沉睡了,我该去哪里寻找说话的人?有谁愿意给我一寸小小的空间,盛放我莫可名状的孤单与疲惫?不见人声。佛说,雨在雨之中,人在人之外。这寒冬的天气,哪怕飘雨,你也可以撑一把伞,站在道旁,自己给自己取暖。就像修自行车的师傅,即使没得车子修,他也愿意站在雨中,看落满脚印的路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9-27 12: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