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78|回复: 0

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复制链接]
风云52243999 发表于 2011-9-26 14: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序 言

我本来是不准备写下去的。可是我突然有觉得我的情感经历,可以让很多人引以为鉴。所以,我决定写下去。倘若这能算小说,那么我就给它取个题目,叫《情感那边是海》,因为,我切身地感到,情感的另一面,与海一样,是未知,是莫测。

我该怎么办?

双休,每天早晨,夫妻照例都要缠绵一番。今早例外,宝宝要返幼儿园有活动,妻早早起床,把孩子弄醒,为宝宝准备早餐,穿好衣服后,送孩子参加联欢。

我在家,打印一些资料,完事后准备给鱼缸换水,班上来电话,是XX部的柳,她说去办公室取东西。说她自己办公室的钥匙不见了,突然想起是昨晚临下班时,尽顾着和我聊天,把钥匙落在我的办公室沙发上。她问我:你能不能来班上一趟?我要进办公室要取东西,明天准备和朋友出去玩。

20分钟我赶到了。和她玩笑:你不是向来称自己的记性好么?怎么也丢三落四呀?

她笑:完全是例外。

进了办公室,钥匙果然在我的沙发上。柳说:你这家伙,双休下班怎么忘了关空调啦?平时还尽要别人节能呢?

我说,你怕着凉,就关了吧。

柳平常穿工作服,漂亮不显,可今天换上了低胸紧身上衣,蓝色薄短群,乳沟半露,直直的披肩发一丝不乱,显得特别的妩媚。我玩笑赞美:今天这是怎么啦?焕然一新,判若两人,是男人看着都想亲亲的。

柳给了我一个十分妩媚的眼神,嗔道:你敢嘛?

昨日周末,下班前我就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我打量着柳,我是怎么啦?一时冲动?我把门碰上,捧起她的脸,就吻起了他的额头,进而是脸,进而是唇,进而是胸。

柳脸微红,用手撑开我,我以为她是拒绝,想不到柳深情地看着我,轻声说:胆子果真这么大啊?说着,她仅仅楼我的腰,把头埋在我的胸口上。

我把她整个抱起来,掀开薄薄的上衣,吸吮,当我放下她的时候,他殷勤地帮我解开腰带,把玩着东东。

我轻声说:我矛盾极了。她问:怎么啦?怕你LP?我默然无语。

从内心说,我想起我LP,LP对我太好了,我们有过很多约定,我对她有过很多信誓旦旦的诺言。

柳笑:这事还回家向你LP汇报啊?

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了,把她抱进里间的值班床上。

她是那样的白皙,那样的性感,皮肤是那样的柔软。

我从上到下地亲吻,说,这水水怎么都出来啦?柳捶我,说:你讨厌。快点儿,求你了,行吗?

从上午8点多到下午3点,三起三落,柳女人味十足,昏迷和清醒中都说过不少感激我的话。她还说:早就想和你有像今天这样,你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

我说:我一直矛盾,所以一直约束自己循规蹈矩。

我问:你老公对你好么?

她:平时还行,脾气太差劲儿,爱说大话。出差去了。

我问:今天是你有意安排的吗?

她:不是、不是。我没想到是今天,我想你有一天会这样的,只要你先提出来,我会答应你的。原来想有一天有约定,我们一起去外面玩几天,没想到你敢在班上...

她翻身伏在我的身上,把樱桃塞进我的嘴里,笑:平时不是吹嘘你威武嘛,还来呀?并调皮地轻拍下面东东,说:怎么休眠啦?她抿嘴笑。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是调度室的老周,老周一面敲门,一面嘟囔:上午看到小柳来啦,怎么回去啦?

柳示意我不要出声,她赶紧为我找衣裳,然后赶紧自己穿衣裳,然后把床单团起来塞进床下。

其实,周敲几下就走了,柳伸着舌头:做贼心虚。

她对着镜子弄这自己的头发。然后又转身来搂我,问:好吗?还心疼地问:累吧?

柳说:我怎么感到比新婚还幸福。我真想整天这样,和你像一个人一样。

我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把眼闭上。柳骑在我的腿上,问:是不是后悔啦?

你呢?我以问代答。柳说:敢作敢当,又能怎么啦?

我帮她捋了捋头发,说,都三点了,还没吃饭呢,先回去吧。她说:其实我平时就想来你办公室待着,就是怕人闲话。她又说:以后你想,告诉我,由我来安排,我爸有一套房子在开发区,原来是准备给我妹妹的,我妹妹出国了,开车40分钟就到,咱两可以去那儿。

我吻吻她的额头,拍拍她的脸,说:先回去吧?下次两人一直到死。你不怕你老公打断腿?她笑了,说,他现在在三亚呢,还不知道干什么呢。谁为谁守节啊?


回到家,麻烦来了。

问LP:孩子呢?

LP微笑,答:送姥姥家了。

她问:中午在哪儿吃饭啦?我说,外面。老婆双手勒住我的脖子:LG---,有了宝宝,咱两偷偷摸摸像地下工作者了。说着,就为我脱衣裳。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LP大惊失色:哎--?今早内裤是我给你穿的,现在怎么穿反啦?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怎样编词欺骗老婆,无语回答。而且,我也不能像往常那样,在她做预备动作时就能习惯性地雄起。

LP兴致全无,她靠在床头,半天无语。好久,她以抑制性的冷静口气问我:H,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几天,我家一直没能消停,LP总是流泪。

除了“对不起”三个字,我还能说什么呢?

覆水难收。我像个等待LP判决的犯人,说:我错了,你怎样惩罚我都接受。事情已经发生,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对她说,你提出怎样的要求,我都答应,我错了。

她除了流泪,什么也不说。也不像别的女人,一定要问出那个人是谁?


怎么办?我不知道。我真的舍不得LP,孩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对我来说,对待这件事,比造出宇宙飞船还难。


周日下午柳又来短信:等你。





这一周,我家发生了大地震


周一,柳问我:你这家伙,昨天给你发短信为什么不回应?

我说:我的LP知道了。

她问:怎么回事?你真的回去“汇报”了?

我答:你把我的内裤穿反了。

柳说:你不会编个理由?比如游泳、洗澡了。

我一时编不出来。没有演技。

柳半晌无语。许久,她说:对不起。

我说:是我自己做的,不怨你。

“她哭闹没有?”

“没有。默默流泪,带孩子回娘家了。”

“怎么办?”

“我不知道。”

很久,我问,要是你的LG和我一样,你怎么办?

她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为了孩子,我两都没有选择分手。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我让柳先回办公室。

临走,柳说,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你。真的对不起。



我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


我真的感到对不起妻子,我妻特好。我也特喜欢自己的宝宝。孩子的姥姥老爷也对我特好,我无法面对他们一家。

又是周末,我打电话给妻,说想去看看孩子。妻沉思片刻,说,你别来了,我把孩子带回去。她知道,我们双方都无法向老人们解释。

我知道妻这阵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孩子见到我,特别的快乐,抱起他,他小手楼主我的脖子久久不放。

饭后,孩子睡了。我对妻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可能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不想分手,我好想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你看怎么办?我听你的。


妻说:要是我和你一样,你怎么办?

我无语。


周一早晨,妻很平静地给了我答案:分手吧,财物你看着办,我不计较,孩子给我,行么?


“不能给我一个忏悔的机会?”


她说:你知道,我无法面对。


最不愿发生的事发生了。

我难受极了,说,我会为我的错后悔一辈子的。新房子给你,所有的积蓄归你。

她的泪大颗大颗地掉。

怎么对爸妈说?许久,她问。

就说我去外地搞项目了,以后再和他们直说吧。


我能常看看孩子吗?

还是过一段时间吧,那样孩子更是分不开的。她说。


什么时候办手续?她问?

听你的。我答。


我心乱如麻。




一次错误,就会导致一个幸福的家庭破裂;一纸协议,妻子就会成为前妻。我的心情糟糕极了:对LP有说不尽的歉疚,对儿子有说不出的思念。三天后,我给前妻发了个短信:我好想儿子。唯盼你早日走出阴影,开始新的情感生活。

短信的电波在空中蒸发,杳无音信。而柳,始终关注我,中午,她有来询问我最新状况。我说:“离了。”

柳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她说:“F哥,真的对不起,要不,我找她?承认是我,就说是我勾引了你,任她打任她罚,我要告诉她,你真的是爱她的,只是一时冲动.....”

我说:“柳,我的心情很复杂,你别添乱了,你和她见面,只能更加伤害她。”我对柳说,对不起,这几天我很乱,你让我静静,暂时就别到我办公室来吧。我怎么能怪你呢。我的心里本来就很矛盾,我确实也真的很喜欢你的。

柳嘱咐我别喝酒,需要聊聊就给她打电话。我点头。


我相信柳是个好女子。她平时也并不轻佻。连玩笑也并不轻易主动接近男人,因为漂亮,有的男人和她开带荤的玩笑,她的口头禅就是“太过分了吧?”然后就转移话题。她平时给人的印象是庄重的,文静的,但有时有点儿暗暗的调皮。我相信那天我和她的事纯属偶然,是因为我的大胆才导致了一切的发生。这个城市,夏天女士们穿低胸衫比比皆是,有的女士还穿露脐装,短裤很低很低也见怪不怪。柳那天的装束,我曾在酒店就曾偶遇过,那天她和几个姐妹们在一起喝酒,后来还与我们几人并桌,和其他几位女士比较,她是庄重的。如果说柳和我有什么特别关系,就是我一直对她有好感,也知道她一直对我也有好感。平时,她和她本部的男士们也很少主动来往的。主动到我办公室坐坐聊天是例外,但也确不频繁。

记得我和柳最为亲近的一次是一个周六相约在一起修改一个文稿,她主持一个联欢晚会,让我给主持词加一些煽情的话。那天她很腼腆,称呼我老师。文稿修改完毕,我给了她一两句赞美,他照例笑:“H老师,太过分了吧”,然后就转移了话题。直到后来她发现全楼道的人都称呼我“H哥”,她才改口称呼我H哥。

在我向柳打招呼之后,柳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办公室,但她给我发了个短信:不是你LP太绝情,而是伤害她太深。我知道你LP很爱你,你应当找她最好朋友,了解你LP的内心,兴许有重归于好的可能。

我发短信回谢之后,真的按柳的意思办了。结果,出乎意外。





妻虽然内向,但处事一向果断,也许是职业习惯吧。她作出分手的决定之后,要我第二天就随她去办手续,她表情复杂地说,让你成为自由人吧。

除了书和原来的一套旧福利房,我什么也没要。她说新房本是你的,归你吧。

我摇了摇头。

我去X市进了一套设备,两周后归来后,我趁前妻上班,找民工把几个柜子的书搬走,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三个字:对不起。

在X市,除了日常事务,我主要在网上和几个同学聊天,喝酒。

我一共过了五年多有“家”的生活,又回到了那座一直没有卖掉的老房子。我搬来两箱方便面,打发临时变化的日子。

我想,宝宝会不会想我呢?他的妈妈又在干什么呢?宝宝自从出生,好像与我前生有缘。他刚刚满周会呀呀学语,就会背26个字母。学会说话,他很奇怪地能记住好多叔叔阿姨的电话号码。上幼儿园,老师说,他所认识的汉字已经超过二年级学生,回到家我们爷儿两斗地主,我不仅发现他记忆好,而且出牌很有心计。他有时问一些刁钻的问题,比如当我向着她妈说话时,他就问:爸爸,你到底是爱儿子多一点点呢还是爱你LP多一点点呢?晚上睡觉,我问他,宝宝,你怎么翻身打滚睡不着啊?他说:爸爸,你和妈妈向我靠拢点儿,我摸着你们两才能睡着。要不然我只能够着你们其中一人,所以翻身打滚。从出生到4岁,很少听到他的哭声。只要我在家,宝宝几乎和我形影不离。

我不得不打开一瓶酒,多喝些,这样就可以什么也不想了。

我并不埋怨我的前妻,因为当初我们有约定,谁一旦背叛了谁,就和和气气分手。没想到一语成谶。

那天柳为我出了主意之后,我有些心不甘,我找到了前妻的好友颖,我直说我们已经分手了。颖大吃一惊,你们这是怎么啦?过家家呀?也太突然了吧?颖说:前天我还在生态园看到她大陈一起领着你那个小宝贝玩呀。她和我什么也没有说呀?你们分手啦?多前的事呀?

大陈和颖都是我前妻的同事。我前妻的相貌还是娇好的,她曾和我说过,做姑娘时,有不少的追逐者,大陈是其中一个,而且是比较坚韧的一个,我知道大陈都30的人了,一直也没有结婚。我和妻子分手还不到一个月,难道大陈知道了我们的一切?不知怎的,我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反过来一想,我们手续都办了,我有错在先,关我什么事呢?但我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我对颖说:“颖,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不求她的原谅,但我现在特想孩子,也对她很歉疚,你帮我和她交流沟通一下,不要说是我托你找她的。你是知道的,我想知道她的内心。我多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啊。”

然而,颖没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颖说,这些天她发现大陈总泡在她的办公室里,颖只有一次和她单独谈过一会儿,颖说,她只流泪,她说她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颖说,她不但没说你什么坏话,还说你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人。颖说,只要当大陈面,你LP就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我断定大陈已经知道了我们离婚的事。我想,大陈和我的前妻真的有发展,那也是我自己把自己的妻子弄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9-19 11: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