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48906550

【原创】 西昌行(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2-21 13: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mg:5] [mg:5] [mg:5] [mg:5]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2-23 15: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病房中


1,接站
深夜,三妹挤在下车的人流中,出得站來不见接车的侄子。黑咕哝咚,看不清围栏外接车的人样,三姐有些心急,就对着接车的人群高声喊道:毛庆在那里!接车人群中一人应声道: 三保,我早就看见你了。啊,有人接,心里踏实了。顺着人流走出围栏,一双大手接过三妹的背包,高出一个多头的侄子正准备把三妹引导着往站外走,忽然从背后传来热情的、略带磁性的声音: DH,还没出站,我就看见你了,走,上车先回家再说。在车上,毛庆简单的说了下二姐的病情,并说此次我是下决心,辞掉了每月超万元的优厚工作,回来照顾母亲的,车也随身带回服务。我们现在就是以治疗母亲的病为中心了。三妹说:难得你们有这片孝心,这样也可给你们母亲增添战胜病魔的勇气和力量啊!无论如何,都要减少病人的痛苦为准。二哥也在车上作了安排,她说:这次你们来,凡是同辈的,我都要接。在你们四姐妹中,除了你二姐,就是你大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把我和你二姐的卧室腾出来你住。他们都安排在一个朋友家(此朋友在冕宁上班,西昌的房暂空着)那里。三妹有些内疚,因为那是二姐他们的卧室。住惯了的地方。所以三妹想住在他朋友的空房里。二哥说,我是主,就别挣了。
很快,车到了他们在西昌的家。安顿好后,一洗旅途疲劳,侄媳妇莲在家,煮上一碗人热气腾腾的鸡枞面条,又麻又辣正合口味。吃在胃里暖暖的。他们再次介绍二姐的病情,在西昌初步诊断为脊柱瘤,为了准确疹断,弄清病情,二姐的媳妇和孙子还走访了成都的大医院,都说此病凶险,已经润噬到了肋骨,不宜搬动,只好在西昌就医。现已转到了西昌新开的发肿瘤医院治疗,据说这家医院与华西医科大是共治单位,在这家医院和在华西医大是一样的。初步了解了二姐的病情,已凌晨一点过钟了,大家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三妹去了二姐住院的地方,这所新建肿瘤医院离他们家,有三四公里,自驾车路上不堵车五六分钟就到了,如果是乘市内公交车,也就八九个站绞痛挺方便的。病房里两张床位,住着两个病人,除二姐外,那个病人只是复查治疗,白天来打针后就回家。床位空着就由陪护二姐的二女儿元夫妻住。病房倒也宽敞明亮,只是新医院,各种设备尚未完善,生活条件差些。已是冬天了,医院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只是叫病人多盖些,病人要起来活动下就得干冻着。其他生活方面服务,当然就可想而知的了。
二姐病房在二楼,走进病房,看见二姐躺在床上,面无血色,显得苍老,即使看见了三妹,苍白的脸上也缺少红润,下肢无力,动弹不得,好听的声音也变得老气和无力。姐妹相见唏嘘不已。三妹想着,原来三姐妹中,数二姐最健康,最精神,怎么这场病,就变得如此衰弱,感叹这生命竟如此的脆弱。
探视中 二姐还多次提到,2009年想到贵州住一段,就在贵州迎接2010年的春节,同时给妈妈扫墓的。三妹也安慰的说,是呀,过年时都说你们要来,大家换特别做了许多的准备,谁知你还没等到过年就跑到西双版纳和外孙耍去了。更没想到在哪里生了病,又耽误了治疗。现在要正视自己的病,住进了医院一定要好好的医治。老话说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一病自己要调整心态,安安心心的治,要有个积极的态度,树立信心,有勇气与病魔做抗争。每天要多吃些东西才有力气。病好了,我们姊妹才能多在一起团聚,到那时,你和二哥到贵州来玩,我们也好到成都来看望你们,那该多好。总之,现在就是要努力加餐!
在病房中,看见在医院护里的元儿夫妇,日夜守护在母亲左右,十分的尽心,为他母亲洗涮、按摸,送水、导尿照顾得十分周到。特别是她的夫婿徐禄平,他也和元儿一样地照顾岳母,没有一点厌烦情绪,且毫无怨言,这一点却是难能可贵的好品德啊。使三妹感动,也使三妹敬重。三妹不免感慨地想: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代,许多亲生的儿女,在父母亲久病时避之不及,以种种借口,绕道而行。像徐禄平这样的尽心,尽力,这才是可贵的。古话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们俩夫妇做到了,才是传统美德的传承,这就是孝道。
中午回家吃了饭,休息前,二哥拿出以后本整理好的相册给三姐,他说: 这是我和你二姐与亲人们的照片,整理好了的,没事是可以翻翻。说着随手翻出有一年三妹四姐妹夫妇团聚的若干相片说,这唯一的一次团聚,还是我策划的哩。嗯,是的,好好看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2-23 15: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mg:25] [mg:25]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2-23 16: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雄伟开心 于 2011-2-10 19:37 发表
[lang:16] 新年快乐

问好斑竹,新春吉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2-25 17: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2 唯一的一次团聚
下午,三妹去了医院,二姐午休才刚醒来精神略显好些,三妹陪着二姐说着话儿。闲侃中,说起四姊妹最整齐的一次聚会,莫过于二十五年前,在都匀为母亲扫墓的那一次了。大姐夫妇由重庆到都匀,二姐夫妇最远,四川冕宁到都匀,三妹、满妹夫夫妇就在都匀。白天在一起,夜晚大姐二姐分住在俩个妹妹家。
母亲忌日那天,四家各自准备了祭奠的香烛纸钱糕饼到马鞍山上、苍松之间的母亲墓地。依次拜奠。把各自的喜怒哀乐向母亲倾诉,特别是大姐,满腹的委屈,说道伤心处,泣不成声。二姐不无感慨地说:其实,四姐妹,那一个有没有一把辛酸呢。只是形式不同而已。说到高兴处,还回一起,在目前为母亲高歌之事,记得大姐夫动情地说:妈妈到重庆时,说我在过京剧团,要我唱一段给她听,我坚持着没唱,事后想起挺难过的,觉得对不住母亲,现在我就唱一段四郎探母吧。大家静静的听着,那宽宏的嗓音,虽说是业余,倒也有些专业水平;接着二哥也自告奋勇地唱起了高亢洪亮的川剧,三妹说:我只记得二哥那句,“明亮亮,,,”韵味十足,映象深刻至今记得。为母亲献歌毕,在山上大家陪母亲吃了糕点、水果。到下午大姐才回到家里。
这次聚会时间较长,大约有二十来天,相约游览了都匀附近的景区,在家、在文峰园还照了不少的像哩,甚至打麻将的像也照了下来。的确,这样的团聚太不容易了。整整的三十三年才走到一起。而且是唯一的一次,内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才知道。
回到二姐家里,三妹翻着二哥整理好的相册,看见他们那时的形象,可比现在强多了。看看,大姐夫谙练倜傥、大姐柳眉凤眼,透着刚烈。大姐年轻时,是锦心绣口、梦想着美好人生的啊,可惜,生不逢时,只能化成一腔幽怨,暗淡半世,最后在病魔中挣扎。公元2008年前离世,割断了手足亲情三妹在大姐去世后写了一篇悼念文章,收集在散文浅草集第二册里)。半年后,大姐夫也追随大姐而去了。
如今是阴阳两隔,想说句话儿都不可能的了,那年那样的团聚,再也没有可能有了。真如二姐伤心的说:“原来四只脚,的桌子,占得稳稳的,,现在之神三只脚脚了”!三姐那时还安慰二姐说:”一脚已折,唯有重新整理,捆扎,三只脚也能稳得住,所以我们要倍加珍惜才是”。想着那时的话语,翻着着那时的照片,看着着二姐的现状,心里不免有些难受。唯有祈祷二姐能早日康复,希望医院早日修理好这只脚脚,让我们姊妹多有几次这样的欢聚,祈祷着!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2-28 11: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3,四姐妹团聚在母亲弥留之际 1983年
     看见四姐妹夫妇那唯一的一次聚会,猛想起自从十八岁离开父母的家后,在那动荡的年代,特定的环境下,都各自奔波于生活线上,没有能够让四姐妹,完整地一次团聚机会。不能相聚倒并不是其他原因,主要是手头拮据,除了基本生活费外,就没有多的探亲的路费钱了。因此,每到春节只能是书信上相互问好,祝福对方来延续姐妹手足亲情。所以能有机会团聚一起,真是难能可贵的了。
三妹翻到相册里的那次聚会的照片,因该说,主要是大环境已有所好转,再加上几姐妹的子女一部分参加了工作,经济条件较前有所好转,母亲已久病多年,思念她在世时的亲骨肉。能有一次都在她膝前承欢的聚会,免得看见这个女儿,又念着那个女儿。为满足母亲的愿望,三妹相约了在四川的大姐、二姐到都匀三妹家看望母亲。看着照片,思绪又回到那艰苦的岁月。
以前三妹两个人的工资共97.5元。六个人生活,维持最低生活已无甚结余,谁有个头痛脑热的,看病就要借钱,经济是相当拮据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寅吃卯粮,借了还,还了借;还不了就欠。但无论怎么难,三妹夫妻也可问心无愧地说,再难难自己,没有亏待母亲,有病照常看,该吃的药,只要买的着、就没有断,生活上,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证高于全家水平。比如说,凭票时期,肉、糖和豆腐,水果,夫妻和孩子就节约了,留给母亲多吃几餐;宁肯自己穿得旧些、差点,有机会时哪怕花上个人一个多月的工资也要为母亲买她想要的羊羔皮皮衣。凡此种种,尽管欠账累累,超过两人全年工资之和、甚至还多,但三妹没在姐妹们前开过口,叫过难,更没有在母亲面前埋怨过。有时,母亲还念叨谁谁简直把她忘了,不管等。三妹夫妻总是劝慰道,赡养老人是每个做儿女的责任,母亲愿意和自己过,是我们的幸福,母亲就是我们的家,母亲在,家就在!我们愿意有妈在的这个家,无所谓谁应该管或不应该管的问题,我们也从未想过这些问题,请放心吧。
尽管谁也有不宽裕,三妹不推卸,一切都看成应该的,自然的,应该说这也是手足之情,而不是像有的兄弟姐妹为老人反目。母亲在世的不多日子里,姐妹们在三妹家,尽心尽力照料母亲一段。大姐会说评书,讲故事,就经常讲故事给母亲听,二姐会唱歌,也小声唱给母亲听,以此来减轻母亲久病的痛苦。直到送走母亲。
多年以后,三妹填了首词。来记忆这次在母亲病榻前的团聚。
七 律 姐妹团聚
姐妹离别三十年,而今相逢母病前。
人生易老情难却,围坐唏嘘话绻缱。
一颦一笑儿时影,观手观足已壮年。
此去“夕阳”无多路,殷勤相顾免挂牵。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3-1 15: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4,祝贺二姐的七十大寿与金婚纪念 2003年
       三妹在医院谈起她们到西昌,为二姐祝七十大寿时,好像还是昨天的事一样,历历在目。那次三妹也是一个人由成都转西昌的。她在城都为二姐挑礼品时,真是绞尽脑汁。走了好多商场,心里想着二姐年轻时长得很漂亮,皮肤又白,在家时,经常拿着母亲的衣服比试,有一次,穿了一件深蓝色的纱质,缀着亮片的长旗跑,高挑的身材,非常的好看,我们还是怂恿着她用火夹子烫了头发,用毛笔占了墨水画眉,红纸摸了嘴唇,到杨家坪相馆照了一张相,真的是很美若天仙。我们都很羡慕有她。
  附照片
三妹姊妹就数她个子高,穿世么都好看。如果能买得到那样的长裙,穿着一定很不错。所以我就一个劲的去寻找,嗨,还别说,还真的在一家专卖店,看见一件玫瑰红纱质长裙,正合我意,价钱贵是贵点,三妹还是“忍痛”把它买了。到了西昌作为礼物送个了二姐,她穿着可真好看。
如照片
那次在西昌相聚可真热闹,两辈人的兄弟姐妹,各叙情怀,共叙情谊。回忆起许多亲情往事,动情处唏嘘不已,误解时流泪哭泣。对感到见一次面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有欢喜不已,喜而歌,乐而;也有回忆,悲哀感叹不已;还有误会,委屈吵嚷不已。三妹感到这些都不过是亲情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已。哭过、吵过、笑过。仍然是兄弟姊妹。在西昌,三妹填词一阕以记:
【清平乐】到西昌祝二姐七十寿诞
    姐家有酒,庆古稀高寿。姐妹邀约西昌走,手足亲情依旧。   川渝滇黔几州,谋生各地稽留。切切声声寄语,亲
情血脉绸缪。  
(注:绸缪之旨,有同骨肉。──卢湛《赠刘琨一首并书》)

在西昌她们同游了邛海,享受了湖水盈盈,彩霞耀眼,山寺渔村之乐。登高泸山,山上古树参天,松树尤其茂盛,山光云影之趣。半山还有一座民族展览馆,大家参观了彝族地区的发展史,了解了二姐生活在彝族地区半个世纪的彝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变化,实际也是从侧面反映二姐在那里的工作生活变化状况。大家还在泸山上吃了一餐豆花饭,那辣椒蘸水味道之美,给人留下了难忘的映象。那个时候的二姐,身体强健,划船,爬山不亚于年轻人,那时大家都趣笑赞美她:徐娘已老,风韵犹存!当即吟诗一首相赠,诗曰

赠二姐
一身勤奋为儿女,五子育成甚艰辛。
心态宽宏春常在,古稀年后发尚青。

  几年后的现在,二姐却躺在了病床上,下肢动弹不得。每天的吃喝拉撒都得有人护理。病魔正在侵蚀着她的容颜,
三妹看着二姐,那时于现在反差太大了。人呐,时光给人的生命真是不公平。



[ 本帖最后由 48906550 于 2011-3-1 15:49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3-3 10: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5 贺成都安居
   公元二00四年,二姐夫妇离开了宽敞的西昌家,迁居到儿子为她夫妇在成都金鱼街购买的新楼房住。真是叶落根哪。那种喜悦,那种满足无以言表。特别是二哥,回到了他生养之地,父母兄弟姐妹们长期生活读书的地方,哪一条街、一个名胜点,都充满了乡土感情。是啊,两位老人在偏僻的地方生活了大半辈子,艰苦地抚育儿女,付出了多少艰辛,这只有她们才知道,如今儿子为他们实现了梦想,怎么会不高兴呢。这种喜悦和兴奋怎能不与亲人门分享呢。她们高兴的告诉了妹妹们,接到邀请电话后,也很为他们高兴,也很
感慨于她们子女的孝顺,于是决定亲自到成都去祝贺。三妹还写了首诗予以祝贺。诗曰:
                      贺新居
归根梦想几多载,甲申金秋事已成。
邀请同欢亲姐妹,新房购买在蓉城。
     二姐成都新家可真好,基本上算是日光房了。后面的花园很大,空气清新,交通很方便,看得出二姐夫妻很满足,很欣慰,生活过得很闲适安宁。我们都祝贺二姐好福气!三妹还同满妹和大侄女一起买了一张四川画院,一个四川大学的一位名画家的牡丹图(寓意富贵吉祥之意)相贺。
那次相聚,二姐仍然是气满神足,健步如飞。带着三妹她们逛市场、寻小吃,每天一个新花样,愉快极了。饭后散步也要走很远的路,二姐说没有好远点,人是要锻炼地。早上你看她,多早地就在床上,自我按摩推拿,从头到四肢;每天起床要慢跑半个小时、然后打打太极拳、扭扭舞,然后再早餐,运动加上保健品的保养,的确是保持了健康又美丽!
而她的妹妹三妹却不一样了,看她满头白发如霜打枯草,皮肤干皱,老年斑点点,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走在路上都说是他的姐姐。三妹到后来和他们比不起了,腰腿并日益严重,双腿疼痛,先前行动困难,后来就举步维艰了。原本计划好要到九寨沟、泸沽湖、云南大理、西双版纳等景区旅游都一一取消,不能陪她们去了。只好遗憾地分别,提前乘车回家,下了车就住进了医院。一住就是一年多,才稍有好转。
而二姐和妹妹、侄女她们却按计划,愉快地游了九寨沟、丽江、大理、版纳等一大圈,真是潇洒极了。那时的身体真是没得话说,棒极了!那像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二姐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3-3 11: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48906550 于 2011-3-3 10:57 发表
*** 该帖被屏蔽 ***

5 贺成都安居
   公元二00四年,二姐夫妇离开了宽敞的西昌家,迁居到儿子为她夫妇在成都金鱼街购买的新楼房住。真是叶落根哪。那种喜悦,那种满足无以言表。特别是二哥,回到了他生养之地,父母兄弟姐妹们长期生活读书的地方,哪一条街、一个名胜点,都充满了乡土感情。是啊,两位老人在县里生活了大半辈子,抚育儿女,付出了多少艰辛,这只有她们才知道,如今儿子为他们实现了梦想,怎么会不高兴呢。这种喜悦和兴奋怎能不与亲人门分享呢。她们高兴的告诉了妹妹们,接到邀请电话后,也很为他们高兴,也很
感慨于她们子女的孝顺,于是决定亲自到成都去祝贺。三姐还写了首诗予以祝贺。诗曰:
                      贺新居
归根梦想几多载,甲申金秋事已成。
邀请同欢亲姐妹,新房购买在蓉城。
     二姐成都新家可真好,基本上算是日光房了。后面的花园很大,空气清新,交通很方便,看得出二姐夫妻很满足,很欣慰,生活过得很闲适安宁。我们都祝贺二姐好福气!三姐还同满妹和大侄女一起买了一张四川画院,一个四川大学的一位名画家的牡丹图(寓意富贵吉祥之意)相贺。
那次相聚,二姐仍然是气满神足,健步如飞。带着三姐她们逛市场、寻小吃,每天一个新花样,愉快极了。饭后散步也要走很远的路,二姐说没有好远点,人是要锻炼地。早上你看她,多早地就在床上,自我按摩推拿,从头到四肢;每天起床要慢跑半个小时、然后打打太极拳、扭扭舞,然后再早餐,运动加上保健品的保养,的确是保持了健康又美丽!
而她的妹妹三姐却不一样了,看她满头白发如霜打枯草,皮肤干皱,老年斑点点,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走在路上都说是他的姐姐。三姐到后来和他们比不起了,腰腿并日益严重,双腿疼痛,先前行动困难,后来就举步维艰了。原本计划好要到九寨沟、泸沽湖、云南大理、西双版纳等景区旅游都一一取消,不能陪她们去了。只好遗憾地分别,提前乘车回家,下了车就住进了医院。一住就是一年多,才稍有好转。
而二姐和妹妹、侄女她们却按计划,愉快地游了一大圈,真是潇洒极了。那时的身体真是没得话说,棒极了!那像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二姐呀!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1-3-3 11: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歌颂美好生活,哪有“疑似含有敏感内容”呀?要不要一段一段的发痴出来,研究,研究?

[pb:7] [pb:7] [pb:7] [pb:7] [pb:7]

[ 本帖最后由 48906550 于 2011-3-3 11:16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7-10 21: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