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46|回复: 2

《读佳文扬美声赏书画结友情》第十七届艺术联谊团晚会

[复制链接]
51277 发表于 2010-8-21 23: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佳文扬美声赏书画结友情》第十七届艺术联谊团晚会



时间:2010年8月22日晚20:30
地点:朗诵文学--朗诵艺术房间

活动策划:朗诵文学区联谊团(电信)
活动广播:姊妹花
活动联络:静轩


节目单

一、《听泉》作者:[日]东山魁夷,陈德文译

(一)朗诵:[吟诵]林心小雨(吟风诵月房间)

(二)【秋语轩】漠漠轻寒(秋语轩房间)

二、《别离的小巷》作者:王欣

(一)朗诵:清荷(北京诗鸽朗诵艺术学院)

(二)朗诵:【朗诵】雪绒花(朗诵艺术)

(三)朗诵:央央☆经典高管(网络文学经典)

(四)朗诵:月☆ル【朗诵园】(普通话朗诵园)

三、《自然之道》作者:迈克尔·布卢门撒尔,费希译

(一)澄静☆醉竹楼☆

四、《雪》作者:梁实秋

(一)江★河【朗诵园】(普通话朗诵园)

(二)朗诵:【朗诵】牧秋(朗诵艺术房间)

五、房间推荐作品:

1、海边草屋--中老年房间:
《临安遗恨》作者:一江飞雪;朗诵:子燕;

2、吟风诵月房间:
《秋天的情思》作者:歌吟有梦;朗诵:[吟诵]水中月 ;

3、北京诗鸽朗诵艺术学院:
《爬山虎》作者:北京诗鸽;朗诵:幽幽;

4、醉竹楼房间:
《江州烟雨琵琶行》作者:赵竹毅;朗诵:弯弯月☆醉竹楼☆;

5、朗诵艺术房间:
《背影》作者:朱自清;朗诵:【朗诵】无为

6、朗诵艺术房间:
《认识你真好》作者:碑林路人;朗诵:【朗诵】蟲唲

7、金陵之声房间:
《我们的祖先叫炎黄》作者:佚名;朗诵:铁马

8、韵律和谐_朗诵房间:
《当我再次成为一个孩子》作者:水木清;朗诵:素面

9、韵律和谐_朗诵房间:
《最美好的时刻》作者:格拉迪.贝尔;朗诵:岁松

10、网络文学经典房间:
《延安的光芒》作者:堆雪;朗诵:苦咖啡

现场邀请书法老师进行书法展示


[ 本帖最后由 51277 于 2010-8-22 20:23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51277 发表于 2010-8-22 15: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会推荐文 :

一、《听泉》作者:[日]东山魁夷,陈德文译
  鸟儿飞过旷野。一批又一批,成群的鸟儿接连不断地飞了过去。
  有时候四五只联翩飞翔,有时候排成一字长蛇阵。看,多么壮阔的鸟群啊!……
  鸟儿鸣叫着,它们和睦相处,互相激励;有时又彼此憎恶,格斗,伤残。
  有的鸟儿因疾病、疲惫或衰老而失掉队伍。
  今天,鸟群又飞过旷野。它们时而飞过碧绿的田原,看到小河在太阳照耀下流泻;时而飞过丛林,窥见鲜红的果实在树荫下闪烁。想从前,这样的地方有的是。可如今,到处都是望不到边的漠漠荒原。任凭大地改换了模样,鸟儿一刻也不停歇,昨天,今天,明天,它们继续打这里飞过。
  不要认为鸟儿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飞翔的。它们为什么飞?它们飞向何方?谁都弄不清楚,就连那些领头的鸟儿也无从知晓。
  为什么必须飞得这样快?为什么就不能慢一点儿呢?
  鸟儿只觉得光阴在匆匆忙忙中逝去了。然而,它们不知道时间是无限的,永恒的,逝去的只是鸟儿自己。它们像着了迷似地那样剧烈,那样急速地振翅翱翔。它们没有想到,这会招来不幸,会使鸟儿更快地从这块土地上消失。
  鸟儿依然忽喇喇拍击着翅膀,更急速,更剧烈地飞过去森林中有一泓情澈的泉水,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悄然流淌。这里有鸟群休息的地方,尽管是短暂的,但对于飞越荒原的鸟群说来,这小憩何等珍贵!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是这样,一天过去了,又去迎接明天的新生。
  鸟儿在清泉旁歇歇翅膀,养养精神,倾听泉水的絮语。鸣泉啊,你是否指点了鸟儿要去的方向?
  泉水从地层深处涌出来,不间断地奔流着,从古到今,阅尽地面上一切生物的生死,荣枯。因此,泉水一定知道鸟儿应该飞去的方向。
  鸟儿站在清澄的水边,让泉水映照着身影,它们想必看到了自己疲倦的模样。它们终于明白了鸟儿作为天之骄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鸟儿想随处都能看到泉水,这是困难的。因为,它只顾尽快飞翔。
  不过,它们似乎有所觉察,这样连续飞翔下去,到头来,鸟群本身就会泯灭的。但愿鸟儿尽早懂得这个道理。      
  我也是群鸟中的一只,所有的人们都是在荒凉的不毛之地上飞翔不息的鸟儿。
  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泉水,日常的烦乱生活,遮蔽了它的声音。当你夜半突然醒来,你会从心灵的深处,听到幽然的鸣声,那正是潺潺的泉水啊!
  回想走过的道路,多少次在这旷野上迷失了方向。每逢这个时候,当我听到心灵深处的鸣泉,我就重新找到了前进的标志。
  泉水常常问我:你对别人,对自己,是诚实的吗?我总是深感内疚,答不出话来,只好默默低着头。
  我从事绘画,是出自内心的祈望:我想诚实地生活。心灵的泉水告诫我:
  要谦虚,要朴素,要舍弃清高的偏执。
  心灵的泉水教导我:只有舍弃自我,才能看见真实。
  舍弃自我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我想。然而,絮絮低语的泉水明明白白对我说:美,正在于此。


二、《怒放的格桑花》作者:孟繁荣
    月流火,也正是格桑花怒放的季节。格桑花生长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被藏族同胞视为象征幸福与吉祥的圣洁之花。我喜爱格桑花,如我喜爱兰花源于父亲,喜爱牡丹花源于母亲一样,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美好记忆。
    20多年前,在对口帮扶的过程中,我们施工队分来30余名来自青海的皆是20来岁的藏族小伙,水暖班被分配到四名。四个人的名字至今我记忆如新:益西拉巴、登珠次仁、尼玛桑珠、纳姆扎西。后来才知道,这些藏族名字都是吉祥、平安的意思。益西拉巴翻译成汉语是:智慧风。益西拉巴成了我的徒弟,用三个字就可以把他形容出来:矮、瘦、黑。身高不到165厘米,体重45公斤,黑红黑红的脸庞。沟通起来,汉语比冬天的冻馒头还硬。想起领导的嘱托,三年内要把他们培养成技术过硬,汉语过关的人才,我暗暗叹了口气。
    然而,在很短的时间内,益西拉巴让我刮目相看。学习水暖,必须从人工套丝开始。这是水暖工的基本功,且既脏又累。我手把手交了一小时,益西拉巴竟能独自操作了。他兴奋地对我直喊:“卡卓、卡卓!”我笑着问道:“什么意思?”益西拉巴回答:“汉语就是谢谢!”我脑海里灵光一闪,一个大胆想法瞬间出现:藏、汉语言互交互解,定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把想法和领导一谈,领导大手一挥,同意!一但成功,由点到面推广。在以后的时间里一试,不到半年,益西拉巴等几个小伙汉语已达到沟通无障碍的程度。自然也促进了技术的学习。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藏族同胞吃苦耐劳、憨厚豪放的精神令同事们赞叹不已。
    益西拉巴珍藏着几张故乡的照片,全与格桑花有关。他告诉我,格桑花美丽而不娇艳,柔弱但不失挺拔,它喜爱高原的阳光,也耐得住雪域的风寒。是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可风愈狂,它身愈挺;雨愈打,它叶愈翠;太阳愈曝晒,它开得愈灿烂。格桑在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所以格桑花也叫幸福花。益西拉巴的话让我对格桑花格外垂青。
    三年时间转眼就到。益西拉巴他们所取的成绩,大大超过预期效果。分别的前夜,全班20余人皆喝得酩酊大醉,其他班也是如此。第二天离别,车上车下,一群男子汉哭得是一塌糊涂。后来得知,益西拉巴他们回去不久就成立了建筑公司,为家乡的江山添锦绣,为青藏高原的发展做贡献。
    遗憾的是,因常年南征北战,通讯地址常变,手机号码常换,渐渐地和益西拉巴他们失去了联系。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县发生7.1级大地震,深深震动了我的心。益西拉巴他们就来自玉树,他们的安危令我寝食不宁。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疯一样在网上收寻有关玉树的消息和图片,希望能找到有关益西拉巴他们的消息,哪怕只言片语。
    苍天不负有心人,在最近青海玉树重建的一张图片中我终于发现了他。绝对是他!岁月沧桑几乎没有改变他那特征,依然矮、瘦、黑,只是那眼神中注满了时光沉积的坚毅。他站在一栋刚刚竣工的教学楼前,身穿工装,凝望远方。潇洒倜傥的字眼猛然涌上我的心头,一个迎风傲立,吹不倒压不垮的铮铮铁汉形象在我眼前越来越高大。
    我注目细观,与教学楼相邻的是一个个同样新建的雕梁画栋的藏民院落,人们用采撷来的格桑花装扮自己的家,因为格桑花是他们涅槃重生、幸福生活的见证,背景是宏伟的高原。美丽的格桑花在灿烂的阳光下尽情绽放,将幸福吉祥布满整个雪域高原……


三、《别离的小巷》作者:王欣
  颓废的石墙上,干枯蓬乱的狗尾巴草在风中萧瑟着,却闻不见旧日小巷里炒虾酱和煮地瓜的香味……教了一辈子书的父亲退休了,父亲母亲总算同意搬到小城居住。我和父亲回村搬一些物件,走进那条生活了多年的小巷,我的眼里忍不住泛出泪光……小巷,还是那么窄,窄得似乎不能两人并肩而行。颓废的石墙上,干枯蓬乱的狗尾巴草在风中萧瑟着,却闻不见旧日小巷里炒虾酱和煮地瓜的香味……小时候,记得巷子里住了八户人家,农闲时节,母亲便和几户人家的年轻女人在巷子口绣花,说说笑笑的,热闹得很。有邻居便携了一捆韭菜来,坐在石凳上择;也有的女人把赶集买的花布衫拿来,让大家评头论足。消瘦单薄的三奶奶也会拿个板凳轻手轻脚地走了来,在人群旁边坐下,小声地咳嗽。总会有好心的邻居送给三奶奶一把韭菜,或者是一个鸡蛋,她便会万分欣喜地捧在怀里,颠着小脚飞快地去了。
   巷子虽小,却是我的乐园。三奶奶家的矮院墙上,爬满了一种叫做“山药豆”的东西,偷偷地摘了用手掐开,可以粘在额头上或者腮上扮鬼脸。三奶奶发现了并不责怪我们,总是会摘几把让我们装在口袋里拿回家煮了吃,然后她便摘了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教我们编小猫,然而,我们很快便没有兴致了。
   和伙伴们趴在墙角逗蚂蚁是我最喜欢的事情,那些小家伙们总是伸出两只触角从墙角费力地往上爬,用小草棍把它们拨拉下来,却依然锲而不舍地爬呀,爬呀,看它们大力士般地从墙缝里扛了一粒草种子出来,我们便咯咯地笑了。偶尔仰起头看看巷子里窄窄的天空,有几只鸟儿鸣叫着飞过,便会托着腮坐在门槛上发一会呆:将来,我会和这鸟儿一样飞去远方吗?
  最早搬离小巷的是邻居根爷,他早些年就搬到小镇上做猪肉生意了,现今有楼有车,已经是红光满面的成功人士了。他的那间蓝瓦房已经破败不堪,从门缝里看去,院子里已经杂乱无章地疯长着高高的蒿草。三奶奶早已去世了,巷子里也没有人种山药豆,儿时的玩伴也都散落天涯了。这几年巷子里也算出息了几位有身份的人物:一位是银行的行长,一位是市政府的干部,这个山沟沟里的小巷,也算是风光了一阵子。
  现今,巷子里只剩下两三户人家,其中一户是我小时候的一位玩伴,据说是媳妇跟人家跑了,他拉扯着儿子,靠着种几亩山地和给人家做小工维持生计。我去他的门前看了看,门扉紧闭,院里的一棵山楂树枝桠参差,越墙而出,看得出来,已经好久没有修理了。
  正站在那里发呆,父亲已经把要搬走的东西收拾好,喊我上路了。关上我家那扇被时光剥蚀得斑驳的旧木门,我的泪潸然而下了。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常在有月亮的时候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默默念起席慕容的这首诗,不忍再回头。别了,我的小巷。别了,我的蚂蚁和山药豆,别了,我的童年……


四、《自然之道》作者:迈克尔·布卢门撒尔,费希 译
  在加拉巴哥群岛最南端的海岛上,我和7位旅行者由一位博物学家做向导,沿着白色的沙滩行进。当时,我们正在寻找太平洋绿色海龟孵卵的巢穴。
  小海龟孵出后可长至330磅。它们大多在四五月份时出世,然后拼命地爬向大海,否则就会被空中的捕食者逮去做了美餐。
  黄昏时,如果年幼的海龟们准备逃走,那么这时就先有一只小海龟冒出沙面来,作一番侦察,试探一下如果它的兄弟姐妹们跟着出来是否安全。
  我恰好碰到了一个很大的、碗形的巢穴。一只小海龟正把它的灰脑袋伸出沙面约有半英寸。当我的伙伴们聚过来时,我们听到身后的灌木丛中发出了瑟瑟的声响。只见一只反舌鸟飞了过来。
  “别作声,注意看。”当那只反舌鸟移近小海龟的脑袋时,我们那位年轻的厄瓜多尔向导提醒说,“它马上就要进攻了。”
  反舌鸟一步一步地走近巢穴的开口处,开始用嘴啄那小海龟的脑袋,企图把它拖到沙滩上面来。
  伙伴们一个个紧张得连呼吸声都加重了。“你们干吗无动于衷?”只听一个人喊道。
  向导用手指压住自己的嘴唇,说:“这是自然规律。”
  “我不能坐在这儿看着这种事情发生。”一位和善的洛杉矶人提出了抗议。
  “你为什么不听他的?”我替那位向导辩护道,“我们不应该干预它们。”
  一位同船而来的人说:“只要与人类无关,也就没什么危害。”
  “既然你们不干,那就看我的吧!”她丈夫警告着说。
  我们的争吵声把那只反舌鸟给惊跑了。那位向导极不情愿地把小海龟从洞中拉了出来,帮助它向大海爬去。           
  然而,随后所发生的一切使我们每个人都惊呆了。不单单是那只获救的小海龟急急忙忙地奔向那安全的大海,无数的幼龟——由于收到一种错误的安全信号——都从巢穴中涌了出来,涉水向那高高的潮头奔去。
  我们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愚蠢透了。小海龟们不仅由于错误的信号而大量地涌出洞穴,而它们这种疯狂的冲刺发生得太早了。黄昏时仍有余光,因此,它们无法躲避空中那些急不可耐的捕食者。
  只见刹那间,空中就布满了惊喜万分的军舰鸟、海鹅和海鸥。一对加拉巴哥秃鹰瞪着大眼睛降落在海滩上。越来越多的反舌鸟群急切地追逐着它们那在海滩上拼命涉水爬行的“晚餐”。
  “噢,上帝!”我听到身后有一个人叫道。"我们都干了些什么!”
  对小海龟的屠杀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年轻的向导为了弥补这违背自己初衷的恶果,抓起一顶垒球帽,把小海龟装到帽子中。只见他费力地走进海水里,将小海龟放掉,然后拼命地挥动手中的帽子,去驱赶那一群接着一群的军舰鸟和海鹅。
  屠杀过后,空中满是刽子手们饱餐之后的庆贺声。那两只秃鹰静静地立在河滩上,希望能再逮住一只落伍的小海龟来做食物。此时所能听到的只是潮水击打加德勒海湾白色沙滩的声音。
  大家垂头丧气地沿着沙滩缓缓而行。这帮过于富有人情味的人此时变得沉默寡言了。这肃静也许包含着一种沉思。


五、《雪》作者:梁实秋
  李白诗句:“燕山雪花大如席”。这话靠不住,诗人夸张,犹如“白发三千丈”之类。据科学的报导,雪花的结成视当时当地的气温状况而异,最大者直径三至四吋。大如席,岂不一片雪花就可以把整个人盖住?雪,是越下得大越好,只要是不成灾。雨雪霏霏,像空中撒盐,像柳絮飞舞,缓缓而下,真是有趣,没有人不喜欢。有人喜雨,有人苦雨,不曾听说谁厌恶雪。就是在冰天雪地的地方,爱斯基摩人也还利用雪块砌成圆顶小屋,住进去暖和得很。
  赏雪,须先肚中不饿。否则雪虐风号之际,饥寒交迫,就许一口气上不来,焉有闲情逸致去细数“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梅花都不见”?后汉有一位袁安,大雪塞门,无有行路,人谓已死,洛阳令令人除雪,发现他在屋里僵卧,问他为什么不出来,他说:‘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此公戆得可爱,自己饿,料想别人也饿,我相信袁安僵卧的时候一定吟不出“风吹雪片似花落”之类的句子。晋王子犹居山阴,夜雪初霁,月色清朗,忽然想起远在剡的朋友戴安道,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假如没有那一场大雪,他固然不会发此奇兴,假如他自己饘zhan1粥不继,他也不会风雅到夜乘小船去空走一遭。至于谢安石一门风雅,寒雪之日与儿女吟诗,更是富贵人家事。
  一片雪花含有无数的结晶,一粒结晶又有好多好多的面,每个面都反射着光,所以雪才显着那样的洁白。我年轻时候听说从前有烹雪论茗的故事,一时好奇,便到院里就新降的积雪掬起表面的一层,放在瓶里融成水,煮沸,走七步,用小宜兴壶,沏大红袍,倒在小茶盅里,细细品啜chuo4之,举起喝干了的杯子就鼻端猛嗅三两下——我一点也不觉得两腋生风,反而觉得舌本闲强。我再检视那剩余的雪水,好像有用矾打的必要!空气污染,雪亦不能保持其清白。有一年,我在汴bian4洛道上行役,途中车坏,时值大雪,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饥肠辘辘,乃就路边草棚买食,主人飨我以挂面,我大喜过望。但是煮面无水,主人取洗脸盆,舀路旁积雪,以混沌沌的雪水下面。虽说饥者易为食,这样的清汤挂面也不是顶容易下咽的。从此我对于雪,觉得只可远观,不可亵xie4玩。苏武饥吞毡渴饮雪,那另当别论。
  雪的可爱处在于它的广被大地,覆盖一切,没有差别。冬夜拥被而眠,觉寒气袭人,蜷缩不敢动,凌晨张开眼皮,窗棂窗帘隙处有强光闪映大异往日,起来推窗一看,——啊!白茫茫一片银世界。竹枝松叶顶着一堆堆的白雪,杈芽老树也都镶了银边。朱门与蓬户同样的蒙受它的沾被,雕栏玉砌与瓮牖you3桑枢没有差别待遇。地面上的坑穴洼溜,冰面上的枯枝断梗,路面上的残刍chu2败屑,全都罩在天公抛下的一件鹤氅chang3之下。雪就是这样的大公无私,装点了美好的事物,也遮掩了一切的芜秽,虽然不能遮掩太久。
  雪最有益于人之处是在农事方面,我们靠天吃饭,自古以来就看上天的脸色,
    “天上同云,雨雪雰雰fen1。……既沾既足,生我百般。”俗语所说“瑞雪兆丰年”,即今冬积雪,明年将丰之谓。不必“天大雪,至于牛目”,盈尺就可成为足够的宿泽。还有人说雪宜麦而辟蝗,因为蝗遗子于地,雪深一尺则入地一丈,连虫害都包治了。我自己也有过一点类似的经验,堂前有芍药两栏,书房檐下有玉簪一畦,冬日几场大雪扫积起来,堆在花栏花圃上面,不但可以使花根保暖,而且来春雪融成了天然的润溉,大地回苏的时候果然新苗怒发,长得十分茁壮,花团锦簇。我当时觉得比堆雪人更有意义。
  据说有一位枭雄吟过一首咏雪的诗:“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出门一啊喝,天下大一统。”俗话说“官大好吟诗”,何况一位枭雄在夤yin2缘之际会踌躇满志的时候?这首诗不是没有一点巧思,只是趣味粗犷得可笑,这大概和出身与气质有关。相传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写了一首三节聊韵诗,自鸣得意,征求诗人批评家布洼娄的意见,布洼娄说:“陛下无所不能,陛下欲做一首歪诗,果然做成功了。”我们这位枭雄的咏雪,也应该算是很出色的一首歪诗。


[ 本帖最后由 51277 于 2010-8-22 15:29 编辑 ]
m0987 发表于 2010-8-23 07: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网络朋友

[ 本帖最后由 51277 于 2010-8-23 07:27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7-15 17: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