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SHOW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48906550

[原创] 走出大山 (l连载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4 16: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 不属“造反派”掌权的调研

在清理落实“三种人”的干部政策阶段那几年,组织部 是做人的工作的部门,当时人的工作真不好做,贵生当部长不到一年,就收到四面八方的检举信,揭发某某县造反派进了领导班子,某某单位又被造反派夺了权等等,揭发信有真名实姓的,也有匿名的,揭发材料散发面宽,从中央到地方的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手中都有;时间长,同样内容,从年初重复发送到年尾。这些揭发信件提醒着贵生,在干部考察上,一定要出以公心,深入细致,广泛听取意见,工作上要更加细心认真,尽管是党管干部,干部任免是按干部管理权限的党委集体审批,不是组织部一家说了算。那时,每任命一批干部,就会收到一批这样的检举信,信多了,难免就有领导批下“认真查处”之类的批文。“认真查处”,谁去查?很难落实。人的事嘛,又是组织部了。州党代会刚过,经请示州委同意,决定从一个县政协副主席来信着手,该信反映的问题很严重,说该县的局级班子中有“二、三十名是造反派掌权”,信上罗列出了单位名称,任职干部姓名,在这检举信中列举的三十二个单位领导干部中:“文革”前的领导干部有明显支派倾向外,参加过“战斗队”之类组织的占百分之九十,这些人中有近半数人有打骂等过激行为,还有不少的战斗队队委等。看起来问题严重。贵生就选择了这个县作为调研重点。在部里抽出三人组成工作组,亲自带队乘公交车下去,一头扎下就是一个多月,深入细致的工作,认真的摸底调查,走访干部,查阅档案,弄清了:在这三十二个单位中,涉及三十五名领导干部,有十五名是原来的局级领导,未参加过战斗队,但有支“派”倾向;有二十名是粉粹“四人帮”后新提拔的,其中有五人曾担任过队委,在这五人中,的确有二人有过过激的言行,单位的多数人有意见。这二人之所以能得到提拔任用,主要是他们原来和县的某领导关系较好,由这个领导主导提拔的,县委了解不够。这位写检举信的县政协副主席在信中写道:“在“文革”中吃尽了他们的苦头, “四人帮”垮台后,看见他们活跃在领导岗位上,耀武扬威、实在令人难受,故而揭发”。在调查中,启发贵生思考着,“文革“之后,启用干部的认识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认识干部,不能完全停留在“文革”中,不把大多数干部解放出来,就没有干部可用;管理单位不认真把关,将会被一些不坚持用人原则的领导,把不合符使用条件的干部提上来,造成不良的影响。问题调查清后,贵生三下这个县,召开各种座谈会,提出领导干部要认真对待“文革”中的干部言行,进行认真考察;允许干部有错改正,宽以待人;动员在“文革” 中有过错误言行的人,特别是现在走上领导岗位的,要主动与被伤害者沟通,赔礼道歉,取得谅解。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对两个有严重问题的干部,作了免职处理,征求了检举人的意见,表示满意。

贵生根据这一典型的调研,决定在全州范围内,对“文革”以来,凡是有人民来信来访、检举揭发提拔任用的干部,都要进行一次清理考察。是因误会,反应不实的要做解释;有一般错误的,当事人要主动沟通赔礼道歉,必须取得受害人的谅解;有关部门也要帮助这些干部,营造一个沟通环境;问题严重的,必须先免职,移交有关部门查处。今后,凡是上报任职的干部,必须广泛听取群总意见,原职复任,如果有错必须自己认错改正并得到受害人谅解,未得到谅解的,暂不报任;新提拔的,必须得到单位大多数人的拥护,考察时要逐个听取意见,并有文革中的表现,得到多数认可方能上报,上报时要附谈话纪录。

贵生将此调查处理情况和今后干部管理意见向州委常委作了汇报,经州委同意后,召开了全州组织工作座谈会,统一了认识和作法。又及时培训组工干部,迅速处理了长期以来反映积压的问题,使后来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走上了正轨。

贵生解决了这个问题,回家后对胡惠说:又解决了一个干部选拔任用的难题。凡是一个干部得不到群众的支持,是做不好工作的。孟子的话很有道理。胡惠问道:孟子又说了啥话有道理?贵生随口念道: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大夫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胡惠急忙制止道:勿听,勿听,“文革”曰,孔孟之道,不可听也,惹来麻烦,好难受也。哈哈!还是小心点好!贵生却委屈地说道:我认为孟子这话有道理,我们要走群众路线就是要相信大多数嘛,孟子这话也是走群众路线的呀。胡惠知道他小时读书不多,但他记得特别的牢,遇事爱引用“古人曰”往往是不自觉的脱口而出,胡惠经常提醒他,现在人家不喜欢这样,提请注意啊!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5 16: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21 执行干部离退休制度

一九八一年贵生任职那年,就是中央决定实行干部离退休制度的开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啊。实行离退休制度的开始也难,共产党从开始干革命时。并未考虑到这一问题,不少老同志接受不了,他们认为:在入党誓词中明确提出: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就是干一辈子革命,到老死为止。“现在要叫离退休,不就是党和国家不要我们了吗?”“离退休后,我们不是脱离了国家、脱离了党吗?” 这一制度的实施,首当其冲的就是一批革命多年的老同志。初步摸底,全州的二十几个老红军、刚到顾问委员会的几个老常委、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老同志,几乎都到了离休年龄。传达中央文件后,他们感到突然,更郁闷,憋气,要发泄,就讲怪话,有时甚至破口大骂说:是你们(在职的)夺了权,我们也放了权,还不罢休?简直比“四人帮”还坏等气话,更有气糊涂的,干脆直指中央个别领导是在搞“报复”等等,情绪虽不好。可这是制度,中央的制度啊,还得要推行,这一制度关系到干部,因此又是组织部的事,贵生是部长,不能回避!他首先请已到州人大的原老部长支持,,他们去找到顾委主任(原老副书记),征求如何贯彻中央这一决定,沉默良久后,顾委主任对老部长说:此事不要为难贵生了,他给这些“老头”说不清,我们两人硬着头皮来组织这些干部学习,反复学习,让他们有意见就提,有牢骚就在会上发,但要求顾及到党的影响,在会上怎么骂娘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在社会上去乱说,贵生要做好各方面的工作,自己也要沉得住气,等他们平静下来之后,再来解决具体问题。组织部一定要抓紧,按中央的要求办。

在落实具体问题时,首先遇到的是他们的住房面积不够的问题,他们在位时,自己是领导,再窄也不好说,现在叫退下来,组织上不兑现就不好说了,贵生按照顾委主任的意见,向州委作了汇报,又在部里增设了老干科,抽调三名办事能力强,工作认真、细致、态度好的干部到老干科工作,调善于联系干部的都匀市委组织部部长任科长。又经州政府批准拨得一百万元老干部建房费,为组织部增加一部专车,专供老干部科使用。在此期间,要求老干科经常外出考察学习,吸取外地经验。并将老干部离退休工作,列入了州委的议事日程,组织部曾代表州委,多次召开全州的县市委分管干部的书记、州直机关各部门领导会议,专题研究老干部离退休工作。早作准备,不要临渴掘井。匀市任务较重,批准增设老干科。凡有老红军的县市,都要按规定标准建好住房,解决建房资金。工作布置停当,州组织部内,贵生请一位副部长分管老干科工作,邀请少数老干部到外地参观老干建房的式样,反复研究落实。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第一批老红军住房共六栋,十二套建成了。接着老常委的一楼一底连片独立住房也建成了,老同志搬进了新家,开始带头办理离退休手续。以后州委有规定,凡是离退休的老同志,可以按职级住房标准增加十平米的住房标准,并首先解决已离退休了的老同志。由于这项工作越来越重,老干科不久升格为老干局。增加了人员,落实了经费,大大地加强了老干工作。有少数老同志,很小就参加了革命,老来时,思乡之情越来越浓,萌生了叶落归根的思想,要求异地安置,这事比较麻烦,困难大。中央规定:凡异地安置的,一律按当地标准执行。州委要求做好工作,本州财政较困难,以尽量就地安排为主,实在坚持的才同意异地安置。

为了不让老同志产生“人走茶凉”的感觉,贵生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如离退休干部生病,本单位的领导必须探视,帮助解决难题;重大节日领导要登门看望慰问;有困难要帮助解决;每年春节,组织上门慰问等,从一九八五年起,还每年春节,组团到省看望曾在州工作过的地、州级老同志,表示感谢他们在州工作时所作的贡献,贵生年年都亲自带队,以此表示对老同志的尊敬。这一工作一直坚持到他离开这个岗位。也就是说,贵生在离退休老干部工作上尽了自己应尽之力。贵生努力了,尽力了,老同志是认可的,后来他到了人大,不少老同志见到他不无感慨地说,“你不当部长了,现在也没人来看望我们了,还是那时好啊!”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5 16: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22 干部要“四化”

中央公布了干部离退休制度后,不久又提出了干部要“四化”的方针。"四化"即是: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这一方针一提出,要求各级领导部门都要学习理解这一方针的重要意义,并要求各级党委,各个部门都要认真落实。这是关系到各级各部门的领导班子的建设问题,是党委的重要工作,具体工作自然交由组织部去执行。这是一项看得见,摸得着的工作,任务艰巨。除“革命化”不易量化外,其余三化都可通过数字表现出来。如“年轻化”,就是各级领导班子的平均年龄要降下来,而且要层层递减,县级班子要求平均年龄在四十五岁左右;区级班子四十岁左右;乡级班子三十五岁左右。年龄要降下来,就要选拔年轻的干部进班子。按当时一个班子“老、中、青”三结合的结构要求,老、中、青的年龄都有具体的上限要求。以乡级为例,现实的情况是党政领导班子由五、六人组成,都在四十岁以上,“老”的五十岁左右的较多,如果按照新的要求三十五岁左右的话,“老”的最多只能在四十五岁左右;“中”的在四十岁左右;就必须配上两个二十几岁的,平均起来也才可能在三十五岁左右。因此有同志说了气话:儿童团最年轻,搞建设行吗?于是出现了“二十七八,锦绣年华、三十七八,等待提拔、四十七八,干也白搭、五十七八,告老还家”等顺口溜。“知识化”如何量化,当然最后落实在学历上了。于是又有“现在只有文凭吃得开”,“只要文凭大,走遍全国都不怕”;说到专业化就更多了,“我们地区,以农业为主,若干年来都在农村搞中心,哪来论文,难道就不评了吗?”“一刀切”“机械化”,有些老熟人见了贵生,开玩笑地说“部长,你天天在讲四化,你符合几化呀?”是啊,贵生自己也明白,除了对工作努力外;快五十的人了,班子中年龄“中”偏上;读了三年私塾,无文凭,挨不上“知识”化的边;大半辈子的党政干部,党叫干啥就干啥,“专业”化,这是什么专业?检查起来,确是不符合要求。但贵生幽默地答道:“宣传落实“四化”方针,是组织交给的工作任务,必须努力去做。至于我到底符合几化,正在备考,结果尚不知晓,考过才知道”,大家淡淡地一笑而过。当然,一个新方针的提出,总会有不同的认识。只有在学习、实践中、执行中逐步去理解了。

在州委班子传达、学习干部“四化”方针时,就思考过,自己是不具备新时期提出的要求的,人应该有自知之明,从省开会接受任务回来,他就告诉了胡慧,已做好了退下来的准备,他向州委汇报时,就向州委提出了不当部长,退出常务的请求。书记对他说:心里有准备很好,你我都要有这个准备(当时书记的学历是初中,又是在读大专生)。现在我们只能做好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工作,赶快选拔人才,加快进度,在保证质量前提下,按照上级要求调配好各级、各部门的领导班子。不要在全省太靠后就是了,要不然人家会说我们这些不具备“四化”的干部,执行这一方针不积极。至于你、我的去向,那是省委去考虑的事情,他们认为符合就留,不符合就下,别管他人怎么议论。

干部工作是硬工作,最终要见了人才算数的工作,贵生立即组织工作班子,培训考察干部力量。在全州范围内广泛开展推荐、选拔工作。他们从稳定的单位中去发现干部、在出成绩的单位,有科技成果的单位中去推荐干部,从不怕苦、敢于到边远艰苦的地方,埋头苦干的干部中去发现优秀干部。通过一段时间的收集,有了考察对象,又有了考察力量,一段时间后,手上就有了一大批可供使用的人才,条件具备了,经过研究,开始了班子的调整。从哪里开始呢?州委“以身作则“,就从州委班子,州委组织部的班子开始吧!他们提出了州委的班子调整方案报省委参考;州委组织部的调整开始了,在部务办公会上,贵生首先带头,他说:个人对照“四化”标准,自己是几无化,愿退下,几个副部长他们都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老同志,顾大局,明大义,也同样表示带头退下。所有的部长、副部长都退,也不符合现实,更不利于工作。他们就按年龄,以从大到小,退下了两位副部长到二线当调研员。留下一位“传帮带”,报提两个大学文化,年龄三十岁左右的副部长,州委批准了这一方案,为州委组织部注进了新鲜血液。他们又以此为起点,开始调整了各个县的县委组织部班子,充实了一批部长,副部长,使组织部门带头落实,执行了中央提出的“四化”方针。州、县组织部门落实中央的干部“四化”方针开始,在州委和各级组织部门领导班子调整中拉开了序幕,有序地展开,使一大批从基层来的、工业的,农业的、经济的、卫生的、教育的、文教的有知识、懂专业的青年骨干走上了领导岗位,开始了从政之路。

这次干部队伍方向性的大调整,在干部中、群众中引起了震动,拍手称赞:“开刀的某某(指外科医生)当了副县长了!”“某审判员当了副书记了”“某某老师当县委常委了”“某农场的技术员当县长了”,,,一片赞叹之声,说明中央这一方针是有群众基础的,深得人心的!

随着各级的班子调整,省委也批准了州委班子调整的方案,州委作出了大的调整,在十三个常委中,调出了原常委六人,新提拔了有大学文凭的、四十岁左右的常委五人,最年轻的二人,一人三十四岁,一人三十岁,这一调整,州委的平均年龄一下子就下降了十岁。在这次调整中,省委没有批准贵生退出州委班子的要求,将他留下了。他们认为,贵生虽没有学历,但是精通党务,不谓不专,仍不失是个称职的组织部部长。

许多事,在大气候下好办。就如这次调整来说吧,也是这样的,当时随着气候“热”的时候,五位常委随着热气流说下就下了,可是“冷”下来一看一想,“某某和我差不多,为啥他不下?”自己吃亏了!想不通。再加上调整后不少单位思想工作跟不上,加之少数新提上来的干部修养不够,翘尾巴了,因此摩擦不断。班子不团结,这又不得不花很多精力去协调。

在调整中,干部交流很大,有的由县到州,有的由州到县,还有从县到那县,造成家属两地分居,干部和家属来来往往不安心,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也会影响工作。当时干部管理有一条规定,即要求工作调动必须“人走家搬”,以解决干部的后顾之忧。可是也有的家属在州里就不想下去,这事就要做工作,要多次磨合,不过那时的干部还真的“听党的话”,最后都执行得较好。

在“四化”方针的推动下,省内外有的地方感到自己人“才”不够用,求才心切,于是大胆改革,采取了“五不要三有”挖人才的措施:五不要即是:不要调动手续,不要党团关系,不要工资关系,不要干部档案,不要户口.只要学历证书(大学以上毕业证)、业绩证书资料(科研、教学之类的得奖证书),要面试。合格就可接收安排工作,并以提高报酬,安排职务等手段来集聚人才。本来在人才使用上就是各地有各地的考虑,也有一时考虑不周的地方,使一些有用之才未得到正确地使用,他们想,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何不一试呢?于是,以请假为名前去应试,被录取了,为了怕原单位挽留,就干脆不辞而别,一走了之,不知去向!这一消息不胫而走,暗地里传得很快,蔓延开来,有几个县的中学骨干老师几乎走光了,学校的一些班级不得不停课。这问题可不小!于是在州委的支持下,州也展开了回击,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迅速组织力量,建立“人才使用协调办公室”,一方面解决自身的不足,另一方面也如法炮制,也来了个“几不要”,大打了一场人才争夺战,这一场争夺战,也波动了周边的省市,反映到了中央,中组部下令制止。前后闹腾了半年。结账下来,州有得有失,畧有盈余,省里开会协调时,州也跟着向省大叫“吃亏了”,要求省委照顾,照顾。

为了“四化”方针常态化,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云讲话了,培养选拔青年干部,是保持领导班子青春活力的大事,要求中组部建立青干局。在这个指示下,中央组织部增设了青干管理机构,一时各级组织部都建立了相关的机构,州为组织部也不列外,都相应地建立了青干科,促进了青年干部工作的发展,从此,选拔青年干部走上了正轨。实实在在地按照常态化,专业化,来培养、选拔、储备青年干部了。在青年干部的管理上,主要是把的青年中的精英,通过一定程序的选拔推荐出来,建立起后备干部人才库,对列上后备干部的,要不断地培养锻炼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各个县级班子中,都有一位三十岁以下的优秀的年轻干部。州委用了三年时间,做了大量的工作,来落实了中央的“四化”方针,安排好应当安排的老同志,全方位地选拔出一大批,符合四化要求的年轻干部。

州组部在干部四化中的工作方法,步骤、措施、选拔标准、调整速度等,都得到省委组织部的肯定。由于州在干部“四化”工作中行动快,年轻干部上得早,在省委调整省的领导班子时,需要一些符合省领导班子条件的年轻干部,结果两名(一男一女都不到四十岁)都在这个州选中,破格从县级领导班子中直接进入了省委常委班子,一位任了省委宣传部长、另一位任了省政法委书记。省委也真是大胆破格了!

以后金州组部考察选拔的这批年轻干部,不少走进省里的四大班子和省的厅局级机构的领导班子中。在贵生任职期间,输送了年轻干部十余名任省级领导干部,获得了“##州出人才”的好评。贵生退下来以后,到省政府办公厅当“三讲”巡视组长时,在副省长中,有两位就是在他任职时选拔的年轻干部,厅级副秘书长中有三人,省政协副主席中也有当时选拔出的年轻干部,当大家见面时,在议论到那时的选拔和被选拔,都有很深的感受,说贵生部长在艰苦的环境里严要求的锻炼我们,真的从中受到很大的教益,对现在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帮助。而贵生则谦虚地说,那时你们努力的结果。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5 16: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lang:16] [lang:16] 赫赫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6 16: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23 锻炼干部的意志,增强劳动感情



新调整的各级各部门的领导班子,活力增强了,热情提


高了。但是新进班子的年轻领导干部,由于才进班子,领导办法较少,加之他们过去多数都作专业工作,不善于协调和做群众工作。有的缺乏大局意识,再就是经不起挫折,往往是工作顺了时,眉开眼笑,得表扬时飘飘然。一遇困难就急躁泄气,遇到批评垂头丧气,为了帮助他们能迅速成长起来,经部里研究,提出了下放干部劳动锻炼的计划,州委常委也同意了这一意见。从一九八三年开始,在州直机关抽出六名副局级,三十名新提拔的副科长以上干部,组成三个干部下放锻炼小组,由副局长带队,到周的三个全国贫困县的贫困乡村参加劳动锻炼,副局长是党员的参加乡党委,但必须落实到村参与农民劳动,农闲时搞调查研究,参加村委会的工作。每人建立一个劳动记工本,要求每月劳动不少于二十天,由生产队长记工签字(仿文革前干部劳动锻炼办法),时间一年,农忙后休假半个月,被抽调的单位一个季度去劳动地看望一次,帮助解决在劳动锻炼中的困难。通过第一年的下放锻炼,效果不错,在年终总结时,每个下放干部都有收获,感受了农村生产劳动的艰辛,农民爱党、爱国的热情,了解了基层的需求,体会了农民珍惜粮食,爱苗如金的感情。亲身感受遭受灾情时,挑水抗旱的心情,有一个年轻干部在总结会上说:未下去前,对于下不下雨这件事,在机关时,一年到头下雨不下雨好像都与自己无关,无所谓。要是外出,遇到下雨还感到不方便,有些厌烦。今年下去锻炼,夏天遇到天旱,近一个月不下雨,苞谷苗、秧苗都卷叶了,农民每天都要抬头望望有云无云,盼望天老爷快快下雨,那种急切盼雨的心情真感人。过了几天,我在乡里开会,突然下起了雨,我一时激动,跑到院子里淋着雨高兴地大叫下雨了,下雨了!忘了自己是在开会。通过这件事,才意识到与劳动人民的感情有了“升华”。贵生看见他们的进步,感到锻炼有成效,心里真高兴。体会到培养干部不可“急功近利“,锻炼需花去了较长时间,并不是浪费人力物力,而是利在将来啊。

随着年轻干部的锻炼成长,锻炼范围有计划的扩大到所选拔的后备干部,新分配到机关大学生。每年大约七十人左右,这种年轻干部锻炼办法,有成绩,出效果。

省里后来也吸收采纳了州的经验,每年派十个八个年轻后备干部到州的基层锻炼,请州委组织部代为管理,组织部帮助他们落实锻炼地点,安排好他们的生活,半年开一次座谈会,总结他们锻炼的体会,帮助他们解决锻炼中的困难,也收到很好的效果。参加锻炼的干部,以后走上了新的领导岗位,见着贵生说,在州锻炼很受益。贵生很人性化的管理,使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难忘在州的锻炼生活。

随着经济的发展,仅靠去农村劳动锻炼,已难以满足形势发展的要求了。为了培养新时期的新型人才,州委组织部在中央和省还没有关于部挂职锻炼精神的情况下,又大胆地作出派干部到经济发达地区挂职锻炼的尝试。刚开始时,困难很大,一是要改革开放有成果的经济发达地区,二是要兄弟地区愿接收,帮助教育培养。贵生在部里找资源,请一位江苏籍的副部长到他家乡---宜兴市联系干部锻炼事宜。得到宜兴的支持,他们组织了十二名负责乡镇企业的乡镇长去挂乡镇长助理,由州乡镇企业局派一名干部带队,时间也是一年,出发前,贵生亲自送行,要求这批干部刻苦钻研,认真观察人家下好棋的“棋路”。要求原单位帮助解决他们家庭的困难,使他们能够安心学习。这批干部很争气,圆满完成任务,回来开总结会时,一位州乡镇企业局的科长不无感触的说:我这次锻炼的最大感受是,认识问题的观念差距太大了,他们思想很开放,有魄力,只要本地经济能发展,该花的钱敢花。而我们则小手小脚,以节支为主,这也算“政绩”?一些人就把眼睛盯在干部身上,写信告状上,这样谁还敢干事啊!宜兴那里就不是这样,群众各忙各的,不把眼睛盯在干部身上,相反,他们见到干部招商引资,会议多,就说今年分配有奔头,”说明他们招商引资有成绩。州委一些同志听了他们的汇报,也受到启发。这批锻炼干部,都有好的表现,不久多数都提拔为管理乡镇企业的副县长了,做出了成绩,也促进了州乡镇企业的发展。

以后又不断地扩展了干部的上挂、横挂(地区之间)、下挂任职锻炼的内容,这在当时中央还没有挂职锻炼精神时,州算是培养干部、锻炼干部的方式方法走在了前面。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6 16: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24 磨刀不误砍柴工





   尽管强调新进班子的干部要求有文化,但一个完整的领导班子不可能各方面都符合要求的,譬如年龄、性别、民族、专业、区域分布等。选拔的人就不能只在文化上,或专业上讲条件,为了照顾到班子代表性,就不得不在某些方面放宽条件;再说人总是要老的,为了班子的更新,班子的活力,保证班子的连续性。中央要求到一九九零年以后,县处级干部的文化要达到大专以上,黔南现有的县处级以上的干部中,相当于初中以下的学历的还有相当一部分,后备的科级少数民族干部就更多了些,抓紧对他们的文化补习,用二至三年时间,为他们提供在职学习条件,使这批干部提高文化水平,更好地服务于人民。                              

   说干就干,州组织部作出提高在职干部文化专业知识的学习规划,经州委批准,一九八三年协调了师专,民委,解决了师资,经费等问题,在全省率先办起了成人大专班,当年秋季就在各县后备干部中,按二比一进行推荐参加考试,通过考试招收了四十人(其中少数民族24人,女性十六人)带薪脱产学习二年。这个超龄的、未经省教委批准办的斑,不在招生计划范围内的大专班开学了,省教委有意见,不予承认学籍和学历,贵生说,省教委不承认学历,我们州承认,关键看他们在两年的学习中,文化水平是否真实达到了大专文化水平。这种办学法尽管省教委有意见,但省委组织部却认可州的做法,在全省组织工作会上大加赞扬。认为州有开拓精神,有前瞻性,这个班就这样在争论中继续办了下去,两年未结束,各县市在换届选举中就有三十五名被安排进了县、市党政领导班子,师专领导和教师们高兴地说:这是我们学校教育最成功的班,看看我们学校的学生有这么多人成了骨干,为学校添了彩,增了光啊!还有人戏称这是州版的“黄埔军校”第一期啊!                                    

一九八四,贵生又趁热打铁,再次与师专协商,协调州民委和州财政解决办学经费问题,再扩招一个成人大专班,由各县各单位的年轻干部中,自愿报名,组织批准报考,按划分的分数线录取,再办了一个班。待州开办了两年成人大专班之后,到了一九八五年,省里也仿照州的办法,要求省的各大专院校也开办了成人(大专)班。经费由省统一解决。贵生想到,省里提供了如此好的学习机会,省的办学条件好得多,办的班也多,不能放过这么好的培养提高干部文化水平的机会,经部务办公会研究决定,凡是经组织批准报名参考的干部,放假一个月时间,参加州组委托州党校、民干校、师专等学校开办的成人高考补习班,各县市也要为报考的干部创造补习条件帮助准备报考的年轻干部。那年,州成人高考的成绩真好,考取省大专院校,达到录取分数线的人太多,这些院校以名额已满而拒收就有二百多人,他们的意见。要他们第二年再考,贵生考虑到这些干部考上省的录取分数线实不容易,既然考上了就要给他们机会。贵生代表州委亲自到省的部分院校协商,请求增加名额。最后还是余下一百多人,又委托州师专也增办二个班,经费由州财政和民委筹集,使当年考取的考生都落实了入学的地方。临到要开学时出了问题,由于财政和民委都对再增两个班的经费实在有困难,无法按时、足额拨付给师专,师专不高兴了,此时学生已纷纷前来报到,师专拒绝学生报到,一时空气紧张,州委组织部立即开了部务紧急会,做出决定,1,与党校协商,利用他们放假的空闲时间,借用他们的校舍,把这些学生先安排在党校,学习政治;2,专门抽出一位原来就是做教育工作的副部长专门处理这事,该同志很有经验,协调结果,这两个班最后还是到了师专。可以说,这个时期,州的在职干部文化补习达到了高潮,其实也在弥补这批干部在“文革“期间失去的学习机会和时间。这批干部不是他们不愿学,而是文革没给他们学习的机会,现在这样做,也是在纠正“文革”中读书无用论的错误。可说,现在州、县、市的各级班子中的干部,有相当一部分干部的大专学历,都是八十年代的州委,州组织部帮助补起来的。不少还带着这个学历到了省的厅局领导岗位。州委组织部在贵生的领导下,重视干部教育,尊重人才,狠抓干部教育是做得好的,在省里有一定的影响。用一件有趣的事来说明,一九八六年中央党校开办研究生学历培训班,名额分配到省,省委组织部分给州三个报考名额。机会更难得,贵生把它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来办,他在州直的县局级干部中,从培养前途、学历、考试能力等全面考虑确定对象,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安排他们的补习时间,帮助解决他们的学习困难,经过他们的努力,结果,选送的这三个参考干部,全部被录取。而有的地区一个也未考上,省委组织部作贵生的工作,要求让出一个名额来,贵生不同意,理由是考试是公平的,公正的,我能决定叫谁不去?后来省与中央党校协商,黔南本次考取的干部,晚一年入学,,第二年免试入学,贵生才接受了,做了一位干部的工作。第二年省委只分给黔南一个报考名额,也考上了,是年与上年考上的那位一同入学,为此,贵生向省委组织部提出“吃亏”的意见。第三年省组分配了两个名额,又如数考上了。州三年六个报考名额,两个汉族、两个布依族、一个苗族、一个水族。这六人在以后的工作中,有三人进了省的领导班子,其余三人有两人也进了州级领导班子。贵生在职期间,除抓紧干部的文化补课外,还狠抓了组织部的业务培训。使组工干部业务水平大大提高,创新精神加强,各个科室积极主动工作,就不一一叙说了。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6 16: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7 21: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大山>走丢了
我正在发的一个帖子《走出大山》昨晚我点击时都还在。今天,我准备继续发更新贴时却是这样的:  文化读书社区 提示信息
指定的主题不存在或已被删除或正在被审核,请返回。
[ 点击这里返回上一页 ]
我想是不是我的帖子有什么不妥,被删除了?就发了一短信询问,版主回复如下:
原始短消息: 请告知《走出大山》被删除的原因
引用:
我的原创《走出大山》被删除了,不知是否是因为我发的内容有不妥的地方而被删除了?不知什么地方违规了,请明确告诉我好吗,以便提起我今后发贴时注意。谢谢你。你别误会,我只想知道错在哪里,无别意。再次谢谢你。
版主回短信---------    我在被删除的帖子里,没看到你的文字被删除。
原始短消息:
请再告知引用: action=view&folder=inbox&pmid=362767]请告知《走出大山》被删除的原因[/url]
我的这个贴昨天都还在,今天就不见了!我照着我的原发贴,显示就成这样了:文化读书社区 提示信息
指定的主题不存在或已被删除或正在被审核,
请返回。 [ 点击这里返回上一页 ]
我很迷惑,看不懂,才想着找班主来了,麻烦你帮我问问好吗?谢谢你。问候![/quote]
版主短信回复:-----我昨天也看到了你的帖子了,我还给你放到置顶了,我到后台去找没有删除。
不明原因,不翼而飞。---------<走出大山>写的是一个农村青年,新中国成立后,政治上翻了身,在党的教育下成长的过程。我认为内容是健康的,积极向上的。 没想到发到半中栏腰 就"走丢了"。不过我要感谢百样文学这个板块,版主对我的肯定、鼓励,表现在版主推荐过、置顶过;在二十多天的发贴中,有1400百多位朋友点击观看鼓励过,在此我谢谢版主们用短信回复了我的迷惑;对版主道声:你们辛苦了!
同时我也感谢支持、鼓励过我的朋友们。内容虽然没发完,有点遗憾,但这也不重要了。谢谢各位!
不知发这里会不会丢失???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8 16: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lang:16] [lang:16] [lang:16] [lang:16] [lang:16] [lang:16]         
25 民族和谐共繁荣

州是一九五六年八月,在中央的关怀下,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方针,建立的一个以布依族苗族为主体的民族自治州,因此,在州内贯彻执行民族政策,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组织部门承担着管理干部,党员的组织建设任务,在干部问题上和组织发展上,贯彻好党的民族政策,也是组织部的第一要务。刚建州时,民族干部大约占干部总数的16%,而在州政府的领导班子中,布依、苗、水组成员占班子成员的80%以上,到“文革”前,民族干部工作不断地在进行民族干部也不断地在增长,但“文革”中,党的民族政策也和其他政策一样,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在“文革”夺权后的领导班子中,没有一名少数民族,建州时的民族干部一律被“扫地出“门”真是使人心寒。
     粉碎“四人帮”后,解放了一批民族干部,恢复了他们的工作,重新走上领导岗位。但随着各项工作的恢复发展,民族干部无论在数量上、素质上都需要发展提高。一九八一年贵生接任州委组织部部长时,州委班子就有一个共识,民族自治州,就是要认真地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在干部问题上也不例外。要认真的选拔各民族中的优秀人才进入各级的领导班子,州委组织部是党的干部管理部门,责无旁贷。选拔民族干部,注重民族干部的使用,建立好民族人才库。首先,在党的第四次代表会上,选举产生的州委常委中,少数民族占53%以上,符合全州少数人口的比例。
    在贯彻党中央提出的干部“四化”方针时,认真选拔少数民族干部,对于他们在某一方面不足的采取先上岗,后“补课”,或边上岗,边在职培训的办法。在一九八三年的县级后备干部中,选出四十名后备干部,请师专代为培训。明确规定少数民族要占三分之二。又请省民院代培一批少数民族干部,对各级、各部门 各行业的干部使用中民族比例作出了要求。一九八五年到一九八七年三年的调整,各级政府组成人员中,少数民族的成员都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在各县、市委书记中,有三分之一是少数民族。在县、市长中少数民族占三分之二,在吸收新干部时就强调了民族比例,从基础做起。这些民族干部,有本州的主体民族,也有其他的少数民族;有本州的少数民族,也有外地的少数民族。这是贵生接任以来,执行党的民族政策,不懈努力的结果。到贵生离任时,全州的少数民族干部已占干部总数的41%,比贵生接任时的23%提高了十八个百分点。即增加了近万名少数民族干部。这是实实在在的民族政策,在干部工作中落实。他们在党的民族政策方针指引下,在民族团结大家庭中,和谐发展,享受着共同繁荣的成果。
 楼主| 48906550 发表于 2010-7-8 16: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26 两届未办完的一件事----落实政策

贵生在州委组织部任职时间不算短,花了很多功夫,受了许多委屈,前后当了部长十二年,但有一项任务也一直
做了十二年,到底还是没有完成。这项任务就是落实干部政策这件事。这一项工作从粉碎“四人帮”之后就开始,那时主要是处理、纠正“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整的冤、假、错案,时间相距较短,也很明确、单一。除一些非正常死亡案件外,就是清理“黑材料”,改正错误结论,补发工资一类的问题。州委组织部的审干办公室专门承担做此工作,落实政策领导小组的组长就是原州委组织部的老部长。这一工作从粉碎四人帮后的一九七七年做起,到一九八一年贵生接任州委组织部长时,原来的部长告知已经基本结束,正在总结上报,随着时间的推移,要落实的问题越来越多,涉及的面越来越大,还牵涉到了一九六四年的“四清”的问题。扯到一九五九年“整风、反右倾”的问题,以及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运动的问题,到一九五二、三年的“三反”、“五反”、“清匪反霸”、等等问题。于是,中央把原来落实“文化大革命”的干部问题,改成了落实“四个时期”的干部政策问题了。省委按照中央的要求,也做出了全省所设立的“落实政策”的班子不能撤,人员不能散的要求,落实政策继续进行。这个任务就落实在了贵生的肩上,接任了前部长的“落实政策”领导小组组长。随着在清理落实“四个时期”政策外,又增加到和“其他各个历史时期老案”,这下就是问题复杂加复杂,成了更加复杂。工作量之大、跨度之长,问题之多,真是前所未有的!
原来贵生主要是做干部任免工作,负责与干部谈话。这些都是思想工作,是认识问题,是逐步实施的事情。从未参与审干工作,更未涉足案件。而这项工作要涉及案件,案件是一是一,二是二,全是实打实的一点都不虚,政策性也非常强,一个案件牵涉的一件事情,不是对,就是错。处理好了,本人服了,不会来找。反复来找的,也都有各自的理由,认为在某个问题上没解决好。一般的、没争议的案件,落实政策办都处理了。报与领导小组研究的,往往多是有争议的、疑难的,涉及人数多的或与地区内有影响的大案、要案。刚开始,贵生真不适应,不了解当时事件发生的历史背景,和当时处理的政策规定,就很难结论是正确与错误。这时贵生下了很多功夫,了解这些事件的历史背景,和当时党的政策和规定,以及调整后的政策规定,调查了解落实办案人员与涉案人员之间的分歧症结所在。有些案件的问题出在落实政策人员的思想认识问题上。个别的认识差距很大。如在当时落实政策办公室里,邀请了部份顾问委员会的老领导到落实办做协审工作,这批老同志,对党忠心耿耿,办事原则性强,可是一些案件却是他们在那个时期经手造成的,现在来纠错,落实政策,要他们认识当时处理错了,现在要自己亲手来纠错,在他们的思想上,要改变认识有很大的困难。一心为党,说我搞错了,难以接受;而被错误处理的人,委屈多年,这时情绪激动,得理不让人,在落实政策办公室内,骂声不断,哭闹声不断。更有甚者,不按他们的要求,不马上解决这就不走了。或找到办事人员家里,一谈就是半晚,影响家里正常生活。
别看“落实政策”就四个字,可在落实中却牵涉到方方面面,政策性很强,一是办案复查人员与复查对象之间,对于政策的认识统一问题;二是结论问题;三是物资补赏问题,四是改正后的人员安置问题等。有时为一个案件就要来来回回十几次,遇到老大难问题就更难了。在处理这些问题中,好在贵生有耐心,听得进不同意见。对于来访者,只要有时间都耐心地听下去,让来访者一次把话讲完,才根据政策精神给一答复。贵生在政策规定的原则内,本着对政治历史宽看,对委屈多安慰,表示会实事求是地妥善处理。但对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类的问题他的讲话就很严肃,总是指出这是错误的,没有必要去强调任何理由,必须接受教训,取得群众的谅解。来访者走后,他对胡慧说:政治运动是很难把握的,当时说错了,或别人理解错了(例如反右派和反右倾),现在是人家对了,人家受了那么多年委屈,想找组织叙述心中之结,把话讲透了,听的人代表组织宽慰一下,就心情舒畅了,思想疙瘩也就解开了。对于严重的冤假错案,受严重委屈的干部十分同情,看到一些遭冤案而被惨遭杀害的材料,甚至难过得流下泪来,待冤假错案得到纠正,心情非常愉悦,如果有的案件,在领导小组研究,因认识不同意而未通过时,就会产生一种忧郁。州直机关有一位干部,是属于起义人员,已列入统战对象,“文革”中从领导岗位上拉了下来。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打成了残疾。在解放干部中被解放了,安排当了一名出纳员。跑银行一瘸一拐的,行动很吃力,贵生当了干部科长后,与单位协调,调整了他的工作。贵生当了部长后,在落实干部政策中,这位统战对象也落实了统战政策,安排了适当的职务。这位干部书法很好,后来用书法表达了他对贵生落实政策的赞扬,以此来表达他的感激之情。这时贵生谦虚地说:我的努力还不够啊。

至于经济、生活作风上的问题,贵生认为,在什么时候都是错误的。如果后果不严重,确实处理过重的可以适当改下,一般不动为宜。
据一九九一年统计,全州共落实了“文化大革命”中的案件一千六百余件,“四清”案件四百多件,反“右倾”案件六百多件,反“右派”案件七百多件,各类历史案件二千多件。而到贵生离任时,落实干部政策办公室仍然存在,工作仍然没有结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

GMT+8, 2020-9-26 04: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