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 发表于 2017-6-6 17:23:42

关于亲情的作文

南方写实作文:对奶奶的思念

  鹰潭南方学校 六(2)班 毛艳芳

  奶奶为了这个家,日夜操劳,个子很高的她,背却驼成弓形,枯瘦的双颊上眼睛深陷,一双手的指甲干枯褶皱,手掌心也肿起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看着奶奶忙忙碌碌,好些次我想帮她,她总是说我还小,干不来活。
  好多夜晚我躺在床上,半睡半醒时,迷迷糊糊中,感觉奶奶帮我把被子轻轻地从我背下抽出来,轻轻地盖在我身上,后来,我才发现我几乎每天踢被子,奶奶怕我着凉,几乎每天要帮我盖被子。那时,我感觉很温暖。
  还有一次,我生病了,学校的车来接我了,奶奶一个劲嘱咐我要去买药,但我说没事的。在车子开动的那一刻,我明明看到奶奶的眼睛湿润了。我坐在车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喉咙像是被什么塞住了似的,硬邦邦的。那一刻,我明白,奶奶有多么爱我。
  我回到学校,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电话,奶奶接了电话,问我车上有没有难受,要记得买药,晚上要盖好被子......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奶奶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忍住了哭声,说没事,奶奶不用担心。
  接着,奶奶又说:“在学校里要听老师的话。”
  ......
  如今,我在外读书,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每当静夜时分,心海中激流漫涌,那是对奶奶真真切切的思念。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26:53

蠢萌之友 鹰潭三中 刘悦
  我的朋友跟我是彼此知心,可以一同分享秘密的树洞。她以倔强执着为首,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蠢萌,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双手撑着头,偶尔扶一下自己的眼镜。等问题思考出来了之后,也不着急,先把要写的东西摆好,一手扶着纸,一手拿笔,慢慢悠悠的,时而提笔,时而抬头望望。
  因为她蠢萌,我机智,所以我们成为了最好的闺蜜。有时,她并不蠢萌,反而透出一股机灵劲儿。有时她看出我我考虑不到的问题,她总是严肃地板着脸,用她那小鹿般的眸子望着我,所以,使人不得不服软。
  现在,她已经是我最好的闺蜜。我很酷,但在我遇见你的时候,我很温柔。
  记得开学时,她文静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虽是角落,却自成一番落花人独立的气场,我一眼看见她,心里暗想,这个姑娘貌似挺不错,是我心中的朋友。于是,我们便成了好朋友。
  直到现在,我仍然记得那个身穿牛仔裤白体恤的文静地姑娘。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27:52

她的穿衣风格让我们捉摸不透,有时穿着粉色的上衣,有时又穿着大红的长裙,有时又是黄绿相衬的短袖,有一次,她穿了一件深粉色格子大衣,被我们嘲笑了好久。
  她的课堂十分有趣,因为每个课堂都会被我们耍着玩。一回,她吐槽我们不给她捧场,之后,每节课她进了教室,班上就会响起热烈的掌声。
  她每天上课都要带着辅导书,然后一手 叉腰,一手拿着辅导书或者手机,眯着她那本来就小的眼睛,用轻视的眼神看着我们。如果上课上完了内容,她会看看手机,如果她看着手机笑了,那保准是股票又上了一个点,如果面无表情,那就是股票跌了。
  要说她喜欢什么,那绝对是钱,每次有人没写完作业,她就会用奸诈的表情看着我们,叫我们交钱,好像我们几百年前就欠她的钱一样。上学期期末考试之前,她对我们说:“期末考试你们一定要好好考,要是你们考砸了,那我的年终奖就泡汤了。”
  那回,她闹出了笑话,她说:\"你们把学海风暴上面的绿色小标题抄到书上去。“全班哄堂大笑,老师,是蓝色的,不是绿色的。老师是色盲,哈哈哈......”老师被我们逼得也很无奈,只好承认了:“是嘛,老师色盲。好了,好了,我们继续。”
  又是一阵笑声。
  ——上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28:52

敷着芦荟面膜的妈妈,吓得我和弟弟东躲躲西藏藏,根本停不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今天傍晚,爸爸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大型芦荟,妈妈便少女心爆发,竟然想做面膜,这事传到我的耳朵里,怎么得了?我当然截下了这门活.
  芦荟的果肉被我一块块地割下,还不断流出黏黏的液体,弄得我的双手沾满了泥巴.蜜蜂被我掺和在其中,使得芦荟更加粘稠,还使我变成了一个小花猫.但是我乐在其中,根本没顾及自己的形象.而一旁的妈妈苦笑不得,手捧肚皮哈哈大笑.
  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的芦荟啊,终于取得真经,成了一张像模像样的面膜,把她敷在妈妈脸上,如若外加一件风衣,也许真能把人下个半死.
  我和弟弟为了打配合,就这样有了开头的那幕.
  吴佳怡 5月7日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34:39

她,我的语文老师,也是一个极其不要脸的老师,作业布置得比泰山还要重,令人望而生畏;而且,是让人无所察觉,于无声处地布置,每当我们投诉时,她便会眉头一皱,犀利的目光从眼镜后面射了出来:"不写作业的就不要读,不要在这个班!"
    每当有人不写作业,她便板着一张脸走到跟前:"不写作业就交钱."同学无奈,只得交钱,老师便一脸得意地走了,留下一个潇洒地背影,那条干枯的马尾辫晃动着.
    "同学们,期末考试上了九十五分的奖励五元,上了一百分的奖励十元."
    "什么嘛,老师,才奖励十元,太少了."老师的话一出,同学们就反应热烈.
    "就是,你平常收了那么多钱,怎么上了一百分的才奖励十元,太抠门了."
    但是,老师却毫无反应,她的脸啊,比城墙还厚.如果她有惭愧心,那就不会这样肆无忌惮了.
                                                                                                                  小月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36:30

秋野写实: No zuo no die (草稿)    彭博                                                                                                                                                                                                         我的小表弟约莫五岁,一个标准的娃娃脸,一脸的呆萌.但是,他可霸道了,见必争,争必得.    他看电视很专注,这时候,除了美食,没有什么能将他从电视边吸引开.
    一次,他脑电波一闪,闹着要吃水蜜桃,要吃水密的那种.舅妈发火了:\"大冬天的,哪来那种很水密的水蜜桃?\"
    他可不吃这一套,跑到一边去,生气地面壁,梗着脖子哼了一声,摆出抛弃周遭一切的姿态.
    舅妈无语了,说那东西有很多毛,不好吃.可是表弟依然面壁:\"哼,我就要吃,好吃嘛!\"还是把脖子梗向一边.
    舅妈只好花血本去了万能超市____水果黑市,买了两个很水密的水蜜桃,一对三十.
    等舅妈把桃子细心洗了一遍,送到小屁孩的口边,他瞟了一眼,终于开了尊口,咬了一口.
    舅妈激动地正想说这水蜜桃比天上的仙桃还贵时,结果____
    \"呸!这是什么玩意儿,这么多毛,跟鸡毛掸子似的.\"小孩一脸愤慨,吐了桃子.
     最后,他被鸡毛掸子为了一顿竹笋炒肉.
     嘿嘿,真是No zuo no die.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36:52

   我姐是一个和我极其“对不上号”的人,我们年龄差了12岁,所以代沟很大,也爱吵架,如果我是那种“慢条斯理烦死人”的吵架风格,那她就是“一针见血秒杀人”的。
她留着黑色的中长发,圆脸,眼睛和我一样近视,所以戴一副黑框眼镜。她平常看起来特别“低头族”:起床刷微博,午休抱电脑,连吃饭也要用手机放个电视剧——难怪高度近视。但姐工作起来也很利落,雷厉风行:她坐在沙发上,腿上架这笔记本电脑,手指“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码字极其迅速,时不时用手推一下眼镜或拿起手机看时间,很有一副学霸,不,是工作狂样。
她最令我费解的一个特点就是心理上的逆生长,通俗点说就是越长越回去了。原本喜欢黑白灰三色搭配的姐现在却少女心迸发地喜欢上粉色,平常父母出差,回来时给我们带礼物,她一定开口就是:“我要粉色的那个。”要么就是心平气和地与我商量(啊,难得不以吵架解决):“小可,你拿另一种颜色的好不,我想要粉色的。”
除此之外,姐和大多数女生一样都很爱买首饰和化妆品,她有很多口红,护肤品,戒指...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她的各种耳环,有时尚款的,复古款的,个性的,精致的,对称的,不对称的等等。为了打理这些耳饰,她特意买了一个装挂耳环的类似屏风的盒子。我有时问她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她就回答:“我喜欢这些,喜欢打扮,而且它们并不贵,为什么不买呢?”
个性的姐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39:11

秋野写实:兄弟间的代沟   深圳南山蔡逸得
   我和弟弟年龄相差八岁,形体差距明显,我一米七,小弟弟才一米,妈妈总是对别人说,哥俩年龄差距太大,玩不到一起,说身材魁梧的我走过去,有时会吓得小弟跑开。

    弟弟很喜欢笑,房间是他的模仿秀场,脸上是“生”的喜悦。而我却总是一脸的凝重,在房间里沉思或者踱着步子,房间,更多地意味着教室和图书馆。
   我总是坐在电脑前,打出我的文章,或者静静地伏在桌前写作业;弟弟一回家,总是兴高采烈地跑去看电视,他喜欢对着电视里的各种人物进行模仿,高分贝嚷着里面的台词,然后唱着跑调的主题歌,手舞足蹈,又蹦又跳,看到精彩之处,还会嚷嚷着告诉妈妈。
    而我,此时正在尝试的理解着蒙田散文集——还要抵制小弟的噪音。看书时,我总是用手托着脸颊,凝视着书本,喃喃自语,咀嚼着书中的句子,时不时翻动书页,看到精彩之处,会把手指在书本上,重重地戳几下,看到伤心时,就把书本放在胸口,闭上眼睛,不忍去看。
   弟弟也喜欢看书,多是漫画类的,色彩鲜艳,堆的高高的,有法布尔的昆虫记,有小小牛顿馆时。妈妈给他讲解时,他那个得意劲,摇头晃脑的,时不时大笑,他和妈妈评论着,我却插不上一句,因为,那些书太浅薄了来,早已提不起我的兴趣。
    客厅,以前是独自我享受的地方,地上要么就是铺满了书籍,要么就是摆满了棋子。但是,自从小弟弟大点后,这些地方让他霸占了。半个房间的地板摆满了玩具,有弟弟玩破了的飞机模型,有能和书本对照起来的恐龙躯干,还有死亡了的大梅花鹿。他老是一个人念念叨叨的摆弄着,不允许任何人掺合进来。一次我在房间中沉思踱步,不留神踩坏一个,他伤心地哭了好久。
    当然,我们之间也有些交流。
    一天,小弟弟信心满满地向妈妈摆出了一个观点:“妈妈你知道吗?蜜蜂和蜂蜜是一样的!”我忍不住去插了嘴:“蜜蜂和蜂蜜怎么能是一样的呢?你吃的难道是蜜蜂吗?”小弟弟沉默了一会,然后大声地说:“蜜蜂和蜂蜜就是一样的!”

    我用更大声的声音叫道:“为什么?”

青花 发表于 2017-6-10 07:40:14

秋野写实:唯我独尊                      黄志伟
   早上起床, 总看到他靠着墙坐着,上半身穿着衣服,下半身裸露,瘦瘦的大腿在床上叉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那张满是疤痕的脸显得很专注。此时,电视是他一个人的,只要他想看,谁都不能看。

      他叫军军,我的表弟,那些疤痕,是跟小孩打架被人挠的。今年八岁的他,还在读幼儿园,他很烦那个地方,不管热天还是冷天,一听到校车的喇叭声他就哭,外婆心软,便说,不去就算了,在家玩一天。

       他这么大了还要人喂饭,饭量很小,却很爱吃零食,什么薯片呀,方便面,草莓呀,只要他看中了,就嚷嚷着要买;吃起东西来,是吃一半扔一半,常常把没喝完奶的奶瓶扔了,放在脚下踩。

    他不知道钱是怎么挣来的,他想要的东西大部分都能得到,得不到,他谁都会骂。那次他看中了一辆遥控车,便叫我妈妈买,见没答应,便说:“不买,等下我到了你家里,把你家里的东西都摔坏。”

   后来,遥控车买回来了,可是他没玩几天就不想玩了。没过多久,遥控车就动不了了,连遥控器都不见了。—— 他可真是个破坏王,一个刚买不多久的奥特曼,就被他扭去了一只胳膊,舅舅给他买了两百多块钱的飞机,一个星期不到,飞机的马达呀,翅膀呀,什么都拆散了。 而且,他极端自私,宁可把玩具砸坏,也舍不得给他弟弟玩。

    由于外婆的处处呵护,唯我独尊的他愈发骄横,有时,甚至不脱鞋就直接踩在床上,一回舅妈见了,气得要用衣架打。

    一次,他对我也有意见了,说:“你死回潢溪去,这是我奶奶家。”我笑着反驳:“你走,这是我外婆家。”

    ......

    弟弟就是这么个人,浑身的坏习惯,也不知道长大了会成什么样子。

青花 发表于 2017-6-24 09:16:55

秋野写实:贵州乡情
  潢溪中学 八(2)班 刘云燕
  去贵州外婆家,从平塘下车,但见连绵起伏的高山,一眼望不到尽头,山间溪水跃动,来自于山中溶洞,汇入山下的小河。河水清澈,鹅卵石色彩缤纷,历历可见。
  进入大山,我便产生一种错觉,分不清东南西北,一直觉得太阳是在西面升起的。山中起雾时,抬头看去,山体尽在云雾中。
  外婆的村子在一座大山下面,约二十来户人家,多是新装修的平房.
  外婆是瘌痢头,头发稀少,她先前不知道我们要回家的,见了我和小姨,眼神中露出惊喜.外婆立马给我摘了石榴,我大口啃着,几粒籽儿掉了,外婆却从地上拈起,放入嘴里嚼了起来.
  第二天,外婆便挎着篮子,带着我家家户户去送石榴,也算是宣布,来贵客了.
  这里人很热情,一家客是众家客,见了我去了,便笑着请我们进屋,端出山中的土产让我品尝。
  有些是老屋,外面看上去很破旧,里面却很整洁,灶台为泥巴所砌,土坑上挂着木架,用来晾晒腊肉。屋子旁边多种玉米,据外婆讲,玉米分两种,细杆的人吃,粗杆的喂马。
  过了几日,外婆家请客,酒席则很简单,是一口大锅悬在地上,四周放着四张长长的矮凳子。火焰燃起,放入肥肉,各种食材。夜幕时分,大家席地而坐,兴致盎然,吃着火锅。等到月起之时,山民全来了,燃起篝火,或牵手,或跳脚,载歌载舞,歌声清越,让人难以忘怀。
  山里的日子很是清新,山间有刺梨果,切成两半,又将刺切掉,但闻得香气扑鼻,在阳光下晒干,便可泡酒。我和表妹在山中采刺梨,累了,就走在石头上歇息,渴了,就鞠捧一把泉水,然后将野果放入冰冷的泉水中,洗净了吃。
  爬上山顶,可以看到每个山寨,被蜿蜒如蛇的马路串着。艳阳高照,山如一条条巨蟒,在纠结攀援着,漫山皆绿,山中小路清晰可见,细如蚊足;远山如黛,山外有山,好一幅壮丽的景色。
  我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微风吹过,拂过额头,一切都是那么宁静。 正高兴中,一云朵忽至,大雨倾盆,我们只好躲在石头缝里,恰似身处大圣的水帘洞中。
  雨小了,山路路滑。山间云雾飘渺,秀色可餐。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山顶有雨,山下未必有雨,待回到家,发现那里一滴雨也没下。
  在外婆家住了半个来月,便要走了.外婆炒了瓜子,让我带回家.村民们三三两两来到外婆家,捎上些土特产.上了车,看着外婆和乡亲们挥着手,我的泪水滚落了下来!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亲情的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