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96 发表于 2017-3-13 06:43:33

【原创】挨 饿

【原创】挨饿    文/笑红尘    
很小的时候,听父亲说,他们在1960年闹饥荒的时候经常挨饿.家里兄弟姐妹七八个,大队给分的那点粮食根本就不够吃.有一天,年幼的五叔饿得躺在炕上起不了身,不知家里人从哪儿弄了点小米做了稀饭喂五叔吃了才慢慢有力气坐了起来...五叔到了服役年龄就去当兵了,因为在部队特别吃苦耐劳,最后成为他们兄弟几个中最能干的一个...
   
我自己,关于饥饿的真切感受,是从初二那年开始的,那时候,别的同学中午打一个五两的长馒头.觉得不够,我还要再打一个二两的.就是那样,每天下午上完两节课的时候,就开始感觉到饿.写字的手有时会慌得发抖.实在不行就在晚饭前再吃一个烧饼.母亲知我饭量大,带的生活费总是比同学们的要多些.记得初二下半学期的一个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在操场上跑步,跑着跑着就心慌得跑不动了,坐下来歇息的空,被平时极少过话的同学冰看到了,问我脸色为什么不好,回答说是饿了.就这样很无心的一句话...   

不曾想,中午和同学们从学校食堂打饭回宿舍时,竟然遇到冰从家里端了一小盆凉拌粉丝黄瓜和足够吃两顿的烙饼去看我.当时很吃惊,也很感动.   
冰的家和我们上学的学校中间只隔着一个邮局.冰是班里极少的几个走读生之一.从那以后每逢周末我不回家时,冰有空就会去学校,以帮她提高学习成绩的理由带我去她家...   
冰的父亲,在交通局工作,冰是老小,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都在当地交通部门任要职.待人都很和气,刚开始与冰去家里的时候,感觉特别不自然,冰总是有好多问题要问,拖着拖着就到吃饭的时间了.家人做好饭,生拉硬拽非让吃了饭走,老俩口又怕我不好意思吃饱,还专门弄一份饭菜让我和冰到另一个屋子里去就餐...寒暑假,林姨放行的话我就把冰带到乡下去,与我的父母兄弟一起享受田园风光,用父亲亲自种的蔬菜炒菜就饭吃...与冰在一起的日子一直快乐无忧....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那些细细碎碎的细节,至今想起来心里依然有密密的想掉泪的感动...   

冰上到初三没有考上就没再继续学习,而是直接在学校和家中间的邮电局找了工作.同一时间,我到另一座城市去上学,和冰一下子被隔在千里之外,那时彼此间的想念都很浓烈.除了偶尔打个电话,最多的则是书信来往,冰偏科,语文一科学得出奇好,字也写得漂亮,她给我的信中,对我的称呼,一直是:"亲爱的璇弟",信后的落款是豪气的:"想念你的冰哥"!两个女孩子啊,这样的称呼,想起就叫人忍俊不禁.   

每个寒暑假,必做的事,就是去冰那儿,两人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到了半夜二点有时还没睡,冰的母亲林姨就过去嘱咐我俩要注意休息,总是冲着林姨扮着可爱的鬼脸答应,等林姨走后两人又压低声音一直说到其中一个实在撑不住而睡去...   
   
期间有一年家中有事经济拮据,冰知道了,半年时间内竟然陆陆续续往学校寄去620元生活费,而她那时的工资是每月138元...分配工作那年,冰已经领了结婚证,另一半是我们那所中学的英语老师...每次听说我要去,冰还是象没成家时一样,提前买一堆好吃的,俩人在家里做好了等我...吃过饭收拾好一切,冰会把爱人赶到另一个屋子里,我们俩人关起门一说又是大半夜...在静静地暗夜里,两个女子,轻声诉说着彼此心中所有的的悲喜...   
原想,总有一天能好好回报冰回报那些善良的家人.可是单位不景气,每月挣的工资都不能按时发.终于,为了寻找出路,再次远走他乡...   
前年,忽然传来冰的父亲得了骨髓癌的消息,痛心得不能自已,回去看望老人的时候,一出来就忍不住和冰抱一起哭了...五个儿女,一个比一个有出息,想尽一切办法,终也无力挽回老人的生命...老人,在我心里,是恩人...一如我的家人...两个姐姐哥哥,在我心里,也一如我自己的哥哥姐姐...   
去年七月,去看林姨,冰当时去了婆家,林姨说冰要随夫去另一个城市的私立学校教书,就说在临走以前会去见她一面,不曾想,她却因为听我说要去,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菜,两个人走了岔路,互相都没有找到对方.冰回家的时候,我已经在南去的列车上了...   
这几天想冰想念那段日子:挨饿的滋味,真不好受,那几年可能是正在长身体的缘故吧,特别能吃,饭量大得惊人. 收获是,三年功夫,个子比入学时长高了14cm,更重要的,挨饿的时候,遇上了不是姐妹却胜似姐妹的冰,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知己!      

30896 发表于 2017-3-20 14:01:18

一切困难都是礼物!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原创】挨 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