慲杺 发表于 2017-3-7 22:50:49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忆秦娥·娄山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