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兰心 发表于 2010-2-3 10:10:19

我们再虔诚的双手也无法改变生活的轨迹

“默洁,你总是想起我。我常常是在阳光明媚的时候才想起你的。”
  在默洁告诉陌飞她又想起他以后,他没心没肺的这样说了一句。默洁不知道是该哀伤还是该欣慰,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又叹了一声,哎•••怎么办呢?自己的微笑似乎都成了机械运动,笑得自然却没有感情色彩。虽然她很清楚的知道,再怎么微笑,隔着电脑屏幕,陌飞是根本看不到的。
  有时候默洁觉得自己是很荒唐的,她无可救药地喜欢着着陌飞的文字,因为在陌飞的博客里看了他忧伤得无与伦比的日记,她给他的日记日记取了一个名字,叫《心浪贝壳》。
  默洁很一厢情愿地想,陌飞是很珍惜她这个粉丝的.
  因为这样想,会比较幸福。
  突然有一天,陌飞说:“默洁,我突然觉得一直都很好•••••”他顿了顿,继续微笑着说:“因为你对我好。”
  默洁有些受宠若惊,却装的一副淡然的样子,问:“所以呢?”
  陌飞大概在偷笑吧,带着一如既往的忧伤语调,还夹杂着一些成熟:“所以觉得,很安心。”
  默洁忽然想起陌飞日记里的女主角,一个叫爱儿的女孩。她想象爱儿有着又黑又长的头发,又美又亮的双眸,温柔却不失俏皮可爱,灵巧却不失天真浪漫,就是那种喜欢带着很卡哇伊的白色帽子用手接住落下的雪的女孩。
虽然陌飞管她叫妹妹,可她分明能感受到屏幕对面陌飞每次提到她时的温柔,每每此刻,默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花了很多的钱买的水果,轻轻剥开,里面却有虫子一样别扭。
  陌飞很腼腆,并不多谈,换了话题。
  两人习惯杂七杂八地东扯西扯,如果陌飞没有在看电影或者玩游戏啥的,他们完全有能力从吃的小葱拌豆腐扯到地球大爆炸。
  末了,默洁还是忍不住问陌飞,“所以很安心”这句话里到底藏着什么玄机。
  陌飞带着男孩特有的成熟感和他独具的忧伤情调说:“就幸福啊。”

  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怀,我太没有文采,无法形容,只是刹那间,感觉酸酸的,鼻子。
   
  默洁其实不是很喜欢女孩哭哭啼啼的,她喜欢大气的女生,即使掉眼泪也不让任何人看见的那种。可她还是那个带着江南女子般柔弱的灵魂,怎么伪装都没用。比如她爱写日记,比如她爱听伤感轻柔的音乐和钢琴曲,比如她还是动不动会为陌飞的日记掉眼泪•••••
  “陌飞,你会喜欢默洁么?”这是默洁问过的最严肃也最不钻牛角尖的问题,如果他问陌飞其他问题,常常会把陌飞搞得头很大。
  就像她曾问陌飞,能不能想象她抽烟的样子,陌飞为难了很久,说可能像吃棒棒糖吧,她则折磨人地倒回来问他能不能想象她吃棒棒糖的样子呢,还好陌飞逻辑思维敏锐,回答说大概像她抽烟的样子。
可这个问题,默洁没有勇气纠缠陌飞。
  陌飞很玩笑地说:“这••••不知道哦。”然后很得意地问默洁为什么想知道。
  默洁贯彻着她的回答作风:“就是想知道呗,没有为什么。”
  这是一种很让陌飞头大的回答,陌飞曾很得意地以为自己学到了一个高招,就是当别人问一个他不会回答的问题的时候,他就微笑着问对方为什么想知道,可默洁却偏偏让他这一招展示不了。
  默洁想表现得很洒脱,可打字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她很希望自己带着的是若有若无的遗憾的语调说话,她知道陌飞一定不能感受到自己在紧张。
  也许是陌飞感受到了,也许是陌飞吃了一块糖,也许仅仅只是因为天渐渐变黑了,陌飞改变了答案,补充着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那晚,默洁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一整夜。
  “默洁,如果我说,我真的会把爱儿忘了,你会相信吗?”
  不信,哈哈哈。默洁看着聊天记录自顾自的笑了笑,这算是一种变相的承诺吗?这样没有把握的承诺要来有什么用呢?她有些伤感,伤感得有些不可言喻。很委婉地回答陌飞:“信,不过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的好陌飞,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默洁微笑嘴角的那一丝苍白呢?
   
  突然陌飞宣布封笔了,为了远方的爱儿。
  默洁什么也没说,沉默,微笑,心疼,就像被残忍的扔到河里的小猫,一边挣扎一边沉陷。
  陌飞说不写也是好的,远离那些忧伤的文字和伤痕累累的记忆。
默洁安静了许久,像窒息以后回魂一般开口:“陌飞要是都不写文章了,默洁,还有什么可写的?”
  “呵呵,不要吧,我还是喜欢看你写的。”陌飞说着,带着玩世不恭的语调。
  他不知道每一次的玩世不恭对默洁都是一种伤害,永远不会明白。默洁习惯性地拍了拍常常堵得慌的胸口。
  如果陌飞能清晰地感受到默洁对他文字的眷恋有多深,他是否会为了默洁而重新写文字呢?
  会的,一定的会的。默洁就喜欢这样安慰自己,然后莫名其妙地开心,再莫名其妙地失落。与此同时,电脑另一头的陌飞却还在孜孜不倦地看着电影,回忆着爱儿。
  后来,默洁傻乎乎地把钱包丢了。
  然后,爱儿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
  终于,陌飞忍不住重新开始写日记。
  默洁告诉陌飞,她在一个叫“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的博客里瞎逛,陌飞本能地唤了一声“爱儿”。这种本能让默洁很反感,默洁嘲笑自己自找没趣。

  陌飞说感觉这段时间默洁特别的忧伤,他给默洁留言说:“默洁不哭,要是想陌飞就给陌飞发短信吧。”然后把自己的号码大方的给了默洁。
  默洁上线时,告诉陌飞她最近是有些落寞。
  “为什么落寞呢?”
  默洁想了好久,没想出一个可以解释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想到了一句与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话,她说“陌飞,是不是忧伤是因为失去了什么,而落寞,是因为无从失去了?”
  “这•••••”
  默洁有些成就感,把陌飞给考住了。
  第二天,默洁出现在了陌飞的日记上。
“很近,又似乎遥不可及。我可以看到她,和我一样的落寞,和我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倔强,一样的脆弱。” 
  忽而默洁看到一句话,从头到尾浑身酸了一遍,却没掉一滴眼泪。
  “如果是默洁,会不会也有不愉快的笑呢?”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新认识陌飞的机会,我依然会义无反顾的把最美的微笑给他,因为他是陌飞•••陌飞••••
   
  陌飞说:“默洁,你让我变得不安静了。”
  默洁自顾自的耸了耸肩,还真是。以前的陌飞可没现在这么善谈。依稀记得陌飞日记里有一段可爱的聊天记录,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孩主动和陌飞说话,陌飞什么也不会多说,唯一一次主动开口说的是“我要下了,再见。”女孩无语的感叹号让默洁哭笑不得。
  陌飞带着调皮的语调接着说,“变开朗了。”
  “是我吗?”
  “还不承认。”陌飞发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
  那晚,陌飞还了默洁一个心愿,用她素来崇拜的文字书写他心里的默洁。
  “我们冲散在拥挤的尘世里,如所有美好的眷恋。可是,我永远记得她灿烂的笑容,逗人的表情,温暖得如光滋润了我落寞的容颜。那么唯美,那么绵长,梦幻般真切的温暖盖过我疼痛年华里所有的忧伤。”
  默洁瞪大眼睛,反反复复地问陌飞:“这写的是我吗?”
  陌飞依然玩世不恭地回答:“不是你是谁啊。”说完,他谦虚地告诉默洁,写得不好,虽然不能使默洁头扬名立万,但可以在他的记忆里千年不朽。
  因为,陌飞用文字写过的人,都是他铭记一生的人。
  默洁不想说感动,学着陌飞的语调吊儿郎当地说:“呵,我赚了。”
  下线之前,默洁问陌飞有没有想对她说的话。默洁猜想他要说“要幸福哦”。
  “一路顺风,想我的时候,”他停顿了半会,继续说:“记得我也在想你。”
  我不是爱儿,陌飞。
  这几个字分明已经打在了对话框里,硬生生地被默洁一字一字地删掉了。还是不要破坏这动情的场面吧,无论如何,有个留恋也是好的。

  老是不自觉地把自己跟爱儿比较,然后惨白惨白告诉自己无法比。陌飞,你可不可以心疼默洁一点,别让默洁自卑得这般无力•••••••
   
  陌飞的日记里开始频繁的出现默洁的名字,有意无意的。默洁还沉浸在循序渐进的惊喜中,被陌飞一句话打破。
  陌飞说,当他的日记里写满了她的时候,就注定了爱儿,会永远的离开。
  “即使她的世界里从没有过我,我也要让她以为,因为我的世界里已经有其他的一个女孩而让她不得不离开••••••”
  一瞬间,默洁手指冰凉。
  “呵呵。”默洁却微笑了。
  “因为她知道我从来没有轻易写过任何一个女孩。”
  终究,是为了爱儿•••••
  “呵,原来我已经成为你的掩护了。”她不知道陌飞能不能感受到她的凄凉。
  然后陌飞说没有,说他的文字没有任何虚伪的情感,只是顺水推舟,只是每篇文章都提到她,有些离不开她了。
  但默洁,一句也听不进去。
  她只想抱着娃娃大哭一场,然后关掉电脑,她还是她。她说:“陌飞,真有点后悔认识你。”
  陌飞笑笑,不置可否。
  闭上眼睛,默洁幻想陌飞微笑的样子,很漂亮的睫毛,很秀气的嘴巴,很腼腆的眼睛,很成熟的鼻梁••••••••很忧伤的陌飞。

  当繁华落尽的时候,会不会有一只勇敢的燕子,把默洁的心事告诉他?
   
  陌飞只身去了深圳,那段时间默洁很少上网。
  “我突然很想念影子.我很庆幸,在一个看不到的城市里竟然还能找到了所谓的温暖和依偎.也许,一辈子也见不到面。可是,彼此却会想念.”
  当默洁抽空上网时看到他日记里这样一段话,她在评论上写了“谢谢”两个字,却还是删掉了。她不是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只是愿意沉默。
  很及时,陌飞也上线了。
  默洁像逮着小猫一样逮着了他。
  “默洁,你想不想我啊?”
  看到这句话时,默洁想象不出他会是什么表情,很真挚地回答:“很想••••常常想••••”
  然后彼此沉默了很久很久。
  “陌飞,你在玩游戏吗?”
  “没有,我已经戒了。”
  默洁敲了敲脑袋,她都忘记了,陌飞是唯一一个不会主动开口找话题的傻瓜。她受不了这样的沉默,想了个招,“陌飞,你给我写情书吧,一定羡慕死别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陌飞一定会说一万个理由回绝吧,那也比尴尬着安静强。
  但陌飞还是很安静,什么也没回。
  第二天,在陌飞的博客里,首行标题上印着几个大字“给默洁的情书”。
  “他们说:默洁,她一定是你生命里某个很重要的人吧?你现在是不是有个喜欢看你写字的女朋友啦?
  是!我不知道我会说这样的一个字,但是我就是这样微微笑着的对着自己说了,好象从没有过的骄傲。
  那个声音的距离,好象是银屏之后我和静的距离,永远都到不了对面。
  可是离别着,离开了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感觉,这种感觉有点迟到。”
  “你说:我用几个小时在脑子里想陌飞这个人应该的样子。可是,很乱很乱。我想象不出他的微笑。
  那个夜晚我有些失眠,窗外月凉如水。可是,默洁,我梦见了花开,鲜艳的不是玫瑰。而是你的微笑,我听见了幸福。动人的不是童话 ,而是你的言语。”
  “我看到她脸颊上开出隐隐的酒窝,伤口一样生动,罂粟一样开满我脆弱荒芜的心田。”
••••••••
  
  我花了一个夜晚去幻想他写情书时的神态,很模糊很模糊。陌飞,谢谢你。



[ 本帖最后由 牧羊人51358 于 2010-3-18 06:20 编辑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们再虔诚的双手也无法改变生活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