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850 发表于 2009-3-10 20:30:51

[原创短篇小说] 《情归何处》

    她心里一直记得他。二十年前,他在嘎晒下了火车,走在荒郊的铁道上,不意发现铁道上,远处有个男人,追着一个女子。她拼命狂奔,手里抓个小包随着她拼命的嗔打也拼命甩动。他惊异而愕视,凝定俄而,便即以身体挡住那男人厉声盘话:“为什么追她?”“她是我老婆。她要私奔”男人说。女人却转身申辩:“他是坏人!我不认识他。”“你少管闲事。”“我管定了!”“那老子就不客气了!”“来吧!”他正好在嘎晒买了把《水浒》中扬志的捕刀,便“嗖”地拔出刀来,斥逐说:“滚!再不滚,我杀了你。”那男人被慑得转身落荒而去,这时,女人走近他说:“谢谢你救了我!”……    于是他知道她叫雪奴。她知道他叫祭鱼。    祭鱼侠味十足地告诉她:“不要怕,有事就找我吧。”二十年间,鱼、奴鸿雁传书,谈天谈地只是不谈人。那年那月那天,她给他写了信,祭鱼,想不到,你二十年前对我说的“有事就找我吧”,20年了,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事吗?    祭鱼把雪奴告诉了母亲,还告诉母亲,雪奴会来。     那天,祭鱼在火车站接到了雪奴。相对一见,两人都不是当年了:雪奴青春红潮已退,但却还依旧魅人;祭鱼呢,蓄起了一腮的黑须,已塑出个老成而深沉的男人。   “如果我没看错,你跟祭鱼的年纪也差不了多少吧!”到家后,祭母眯着微笑的眼睛说:“雪奴,就在我家住下吧。也正好陪我。”   “二十年了,……你过得好吗?”祭鱼平和地看着雪奴。雪奴低声说道:“父亲死后,家庭落泊了,我帮人家做保姆。我无兄弟姐妹,独自一个,一直陪伴着母亲。后来……母亲,也过世了。家里没有亲人了……在极度孤独中,我想起你说的话,所以……”   “你还没有孩子吗?”   “我一直没有结婚。你有孩子了?”   “我哪有孩子。”祭鱼的表情有些窘迫。    这许多年,祭鱼似乎在意识中等待什么,在心里暗暗祈愿雪奴幸福。除此外,为了写作,他经常离开母亲,很多时间在外,苦旅浪迹天涯。这次雪奴来,幸巧在家中的蜗室竭力于《魍域》的长篇创作。祭鱼还没有名气,但他走自己的路,是个自由之旅的作者。   “伯母!这鸡汤,趁热,你喝了。”雪奴把祭母当成了自己亲人,心里感到一种温暖和寄托。祭母接过鸡汤,深情地看着雪奴,说:“你喜欢祭鱼吗?他老大不小了,还不结婚,好象在等谁。    ……这种事,我还是相信缘份。”   “祭鱼,我刚做好的莲子羹。你写得很辛苦!”雪奴看祭鱼写到很晚不睡,便煮了莲子羹,双手捧上。祭鱼如饥如渴喝了一口莲子羹,“真好喝!你也没睡?你坐一会好吗?”说毕,突觉自己脸颊发烫,抬头着望雪奴,竟也面若桃花!    夜很静,只有两人时缓时急的喘气声,有些平淡,却也妙不可言……    终于,《魍域》一书出版了。    这天,祭母把雪奴叫到身边,亲昵地轻声说着话,说话间,有些哆嗦的手摸了雪奴的肚子,“肚子这么大,准是个男孩!”    两岁的了了指着桌上爹妈的结婚照,问奶奶:“怎么没有我呢?”奶奶对旁边的雪奴笑了笑说:“你还没有生出来呢!”了了却不明白,说:“不!我去问我爸。”    “别去!”雪奴一把拽住了:“别去捣乱!爸爸在房里写作。”……    祭鱼、雪奴,都头发白了。了了也结了婚。谁料,祭鱼一写完第二个长篇《秽恶之城》,就逝去了。雪奴竟出奇的平静,就像那年祭鱼救了她转身离去时一样,可那句话却依旧如雷灌耳:“有事就找我吧”!雪奴说:“再也不能等20年了,我现在就有事。”    那晚,秋风惊残叶,寒流潜涌。雪奴和衣而卧,心底悠然,顿觉驾鹤翔云,畅快之极。    次日,儿、媳终于没有能唤醒老人。    于是,祭鱼坟旁又多了一座坟茔。

峥嵘_岁月 发表于 2009-3-10 21:38:32

RE:[原创短篇小说] 《情归何处》

“不求同日生,但愿同日逝”这好象是情侣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寂静如莲(login) 发表于 2009-3-10 22:30:04

RE:[原创短篇小说] 《情归何处》

我也要用等待来感动一个顽石一样不能憾动的爱情,等待,等他娶我回家。

古渐风 发表于 2009-3-12 12:30:53

RE:[原创短篇小说] 《情归何处》

祝福楼主,心想事成。

w颠倒是非 发表于 2009-7-24 22:44:42

Re:[原创短篇小说] 《情归何处》

怎么幸福怎么做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原创短篇小说] 《情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