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淡泊名志 发表于 2008-10-21 07:50:09

【转帖】 当一个贫穷的人走进大学 作者:来东亚

  城市的霓虹灼伤我的眼  那一年,我以全县理科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南京一所大学。  如果你来自一个偏僻而贫穷的小村,突然来到这么繁华的地方,突然见到这么高的大厦,见识到那么惊人的物价,没有人会镇静如常。  我和父亲走下火车的时候,看着火车站那么多的人立刻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本来在家就已经酝酿了很多遍的想法和勇敢的  行动都在这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跟着父亲在火车站广场转悠了好久,也没找到学校承诺接新生的校车和接待点。我俩像突然被扔进了太空一样,失去了重心,这里没有认识的人,也没有我熟悉的标志,只好跟在父亲身后,想让他的身影挡住我的窘态和恐慌。但是父亲和我一样,也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于是我硬着头皮向交警走过去,嗫嚅着想问一下36路车站在哪儿,但是我还没开口,他就转到一边和别人说话去了。我又重新走向一个卖报的大娘,在我的概念中,大娘应该是比较随和的,当我向她问起的时候,她有点茫然地看了我一下,随即便理解了我的意思,嘟囔着说了一句我听不大懂的话,就转身去向别人兜售报纸去了。我尽管没听懂她说了什么,但是也不好意思再问了。而且由于慌张我也没有想起来应该买一份报纸,那样的话说不定她就会耐心地告诉我了。第三次我鼓励了自己好久,找了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很热心,主动带着我到了36路车站。  终于进了学校了,路两边到处都是自行车,比镇上庙会的时候存车处摆的自行车都多得多。外边很热,路上却很凉爽,又高又大的梧桐树遮严了整个路面,有点微微的潮气。这条路仿佛望不到尽头,在树阴的笼罩下,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这里将是我学习的地方了,我不禁高兴起来,忘记了刚才经历的尴尬和不快。  我和父亲一直向前走,拎着两个小包和一个用蛇皮袋紧紧扎着的小被子,那是母亲怕学校暂时不发被褥一定让我带来的,我的学费和生活费也在里边的夹层里。还好,火车上秩序比较好,没有人打我这个穷学生的主意。  胆怯地来到年级办公室,里边好多人,充满了欢声笑语。我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我身上,我有点不自在,我担心我身上什么地方沾上了很多灰尘,才引起他们这样注意。父亲在我身后,因为他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里边一直持续的笑声和一束束的眼光已经在心理上压得我透不过气了,手上满是汗水。我往里边走了一步,我是父亲的儿子,在父亲眼中应该是很有出息的儿子,也是他的希望,所以我鼓起勇气对里边的人说我是新生,来报到。他们竟然一脸问号,我不知道哪里说错了。直到办公桌后边坐着的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笑着对我说“麻烦你讲普通话”,才让我醒悟过来,我讲了将近二十年的家乡话在这里是不适合的。接着也许是他们看到我的窘态,都随和地笑了起来,他们也大概明白了我是来报到的新生,拿出登记表给我填。后来就被领到了宿舍,里边空空荡荡的,还没有人来过,显然是刚粉刷过,很干净,很明亮,朝阳的窗子开着,外边的树影投在屋里,我感觉已经很满足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学校条件最差的宿舍。  我感觉学校的三号路竟然是那么漫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还有二号路,也没有想到学校竟然这么大。我和父亲走了好久,看了好久,看到很多高年级的学生在校园里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也许是每当新生入学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学生,所以也没什么人留意我,而我也就稍稍地自在了点,毕竟我还不习惯被很多人注意。  在宿舍放下东西并休息了一会儿,我和父亲就出来想随便转转,我怕找不到地方,牢牢地记住了宿舍号和宿舍楼的标志。我们一直走到了紫霞湖边上,转到里边那个小亭子,感觉这里环境太好了,大学就是大学!就在我们坐在湖边的小凳子上休息的时候,我向后瞄了一眼,发现有两个男女学生抱在一块,坐在离我们不太远的另外一张石凳上。我很是感叹了一番。  因为还不知道这里有招待所,晚上我和父亲就住在宿舍里。因为住宿用品到第二天报名后才能去领,宿舍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一个师兄从他们宿舍给我们拿来一张席子、一床被子、一条床单,晚上父亲坚持要睡在那张大桌子上,让我睡在唯一的一张席子上。整个晚上我都没有睡意,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斑斑驳驳的树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父亲第二天上午就去买车票了,说买到车票就直接回去。家里有太多的事情,还有田里的草也该锄了,已经将近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秋苗都在挣扎,像我一样地挣扎,为了将来的生存。而我和秋苗一样,都寄托着整个家庭乃至整个家族的希望和梦想。  父亲走了,而我就这样一直坐着,坐了一上午,又坐了一下午,中午也没吃饭,看着太阳升起在东边,又坠落在西边,也和我家乡的太阳一样明亮。  故乡是无法诠释的词目  我的高中生活是在一个地图上都难以找到的小县城里度过的,那里缺乏一个现代社会的人应该接触到的基本资源。那时候疯狂的只有梦想,就像上世纪六十年代家乡父老为了实现共产主义一样疯狂。  我的梦想都印刷在各个大学的宣传画册上,我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不断掉发的脑袋上。也许进了大学我就成功了一半,尽管那时我还不能明确说出什么是成功或者成功最简单的一些标志,但我一直期待着鲤鱼跳龙门的喜悦,在家乡人的眼中,那一定程度上是一个传说而不是一个目标。  那时候的一切生活都围绕着大学这个话题在转,为了这个所谓的理想,我十二岁就离家住校,在各种大大小小、美丽或残破的校园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而一旦失败,我将和很多的同龄人一样,结婚、生子,扛着父辈的锄头在那块土地上过完一辈子,同时再把希望留给下一代人去实现。  高中所在的小县城里资源贫瘠,信息的传递不断在途中逗留,所以我那时候还在疯狂地喜欢郑智化和杰克逊,以至于在不久之后大学里一个讨论会上,一个女生问我喜欢哪个歌手的时候,我自豪的声音立即引来了一片喧哗,这些人早都过气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转帖】 当一个贫穷的人走进大学 作者:来东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