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淡泊名志 发表于 2008-10-19 06:32:26

【转帖】 吊在井桶里的苹果 作者:紫色梅子

    有一句话讲,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说的是做女儿的,特别亲父亲,而做父亲的,特别疼女儿。那讲的应该是女儿家小时候的事。     我小时,也亲父亲。不但亲而且还瞎崇拜。把父亲当作举世无双的英雄一样崇拜着。那个时候的口头禅是“我爸怎样怎样:。因拥有了那个爸,一下子就很了不得似的。     母亲还曾嫉妒过我对父亲的那种亲。一日,下雨,一家人坐着,父亲在修整二胡,母亲在纳鞋底。就闲聊到我长大后的事。母亲问,长大了有钱买东西给谁吃?我几乎不假思索而出,给爸吃。母亲又问,那妈妈呢?我指在一旁玩得小弟弟对妈妈说,让他给你买去。哪知小弟弟是跟着我走的,也嚷着要买给爸吃。母亲的脸就挂不住了,继而竟抹起泪来,说是白养了我这个女儿。父亲在一边讪笑,说孩子懂啥。语气里却透着说不出的得意。     待我真的长大了,却与父亲疏远了。每次回家,跟母亲有唠不完的家里长短,一些秘密的话,也只愿跟母亲说。而跟父亲,却只是三言两语就冷场了。他不善于表达,而我也不耐烦去问什么。什么事情,问问母亲就可以来了。     也有礼物带回,都是买给母亲的,衣服或者吃的,却少有父亲的。感觉上,父亲是不要装扮得,永远的一身灰色或白色的衬衫,蓝色的裤子。偶尔有那么一次,我的学校里有运动会,每一个老师发一件白色体恤。因我极少穿体恤,就挑一件男式的,本想给爱人穿的,但爱人嫌大,也不喜欢那质地。会母亲家的时候我就随手把她塞进包里面,带给父亲。     我永远忘不了父亲接衣服是的惊喜,那时猝然间遭遇的意外啊。他脸上先是惊愕,而后拿着衣的手开始颤抖,不知怎样摆弄才好,傻笑半天才平静下来,问,怎么想到给老爸买衣裳的?     原来父亲一直是落寞的,我却忽落他太久太久。 这之后,父亲的话明显多了起来,乐呵呵的,穿着我带给他的那间体恤。三天两头打电话给我,闲闲地说些话,然后好像不经意地说一句,有空回家看看啊。     暑假到来时,又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在电话很兴奋地说,家里的苹果树结很多苹果了,你最喜欢吃苹果,回家吃吧,保你吃个够。我当时正接一批杂志的稿在手上写,心不在焉地回家他,好啊,有空我会回去的。父亲“哦”的一声,兴奋的语调立即低了下去,是失望了。父亲说,那记得早点回来啊。我“嗯啊”地答应着,把电话挂了。     一晃近半个月过去了,我完全忘了答应父亲回家的事。一日深夜,姐姐突然来电话。聊两句,姐姐问,爸说你回家的,怎么一直没回来?我问?有什么事吗?姐姐说,没什么事,就爸一直在等着你回家吃苹果呢。我在电话里就笑了,说爸也真是的,街上不是有苹果卖吗?姐姐说,那不一样,爸特地挑了几十个大苹果,留给你,怕坏掉,就用井桶吊着,天天放井里面给凉着呢。     心被什么猛地撞击了一下,只重复说,爸也真是的,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井桶里吊着的何止是苹果?那时一个老父亲对女儿沉甸甸的爱啊。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转帖】 吊在井桶里的苹果 作者:紫色梅子